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科技湃

“基因魔剪”专利案维持原判:华裔科学家张锋所在机构又赢了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2018-09-12 17:51  来源:澎湃新闻

张锋
6年前,新一代基因编辑技术“基因魔剪”CRISPR/Cas9问世,成为生物技术领域的“宠儿”。巨大的市场潜力引发了美国两个顶尖团队围绕CRISPR/Cas9技术的专利的漫长争夺。最新动态显示,华裔科学家张锋所在机构继续占据上风。
当地时间9月10日,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AFC)发布了一项备受关注的裁定,维持美国专利审判与上诉委员会(PTAB)的判决,将CRISPR基因编辑专利授予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的博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裁决认定,华裔科学家、博德研究所张锋等人的专利申请并没有干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Jennifer Doudna和维也纳大学前科学家Emmanuelle Charpentier团队基于该技术申请的专利。
此前的当地时间2017年2月15日,美国专利审判与上诉委员会曾作出关键裁决,张锋所在机构博德研究所保留2014年获得的CRISPR专利权,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专利申请没有冲突。
这一决定是张锋及其联合创立的Editas Medicine公司的胜利,Editas Medicine旨在利用CRISPR开发治疗人类遗传疾病的疗法。同时也意味着另两家CRISPR领域的主要对手公司,即由Jennifer联合创立的Intellia Therapeutics公司和Emmanuelle联合创立的CRISPR Therapeutics公司的失利。
在美申请专利纠纷回顾
CRISPR/Cas9技术始于2012年。当年6月,Jennifer发表利用原核生物的CRISPR系统在体外编辑试管中的DNA的论文。张锋实验室争分夺秒,在2012年10月向《科学》投稿,并于2013年1月3日在线发表,率先在真核生物细胞(包括人类细胞)上实现CRISPR基因编辑。
论文发表过程中,专利之争同时拉开帷幕。2012年5月25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向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提交了与CRISPR相关的专利申请。同年12月12日,张锋与博德研究所也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交了申请,申请对象是在哺乳动物细胞的基因组上进行CRISPR/Cas9基因编辑这一方法。
值得一提是,尽管在申请时间上,张锋比Jennifer晚了近7个月,但由于专利申请周期长,且博德研究所通过缴纳70美元的快速审核通道,凭借能证明张锋比Jennifer更早做出实验的实验记录本,最终博德研究所在2014年4月15日获得了美国专利商标局关于CRISPR的第一个专利授权。
专利权限包括在真核细胞或者任何细胞有细胞核的物种中使用CRISPR。这意味着张锋拥有在除细菌之外的所有生物,包括老鼠、猪和人身上使用CRISPR的权力。
当然,Jennifer等人没有就此让步,她们认为张锋等人在申请专利过程中采取了“非正当竞争手段”,并积极寻找更多证据证明自己才是CRISPR的第一发现者,并向美国专利商标局提出针对CRISPR专利归属的干预程序。
2016年12月,博德研究所的律师在美国专利商标局称,双方发明了不同的东西。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专利申请只涉及了如何使用CRISPR/Cas9来编辑试管中的DNA,以及像细菌这样的原核生物。相比之下,博德研究所的专利则特别描述了在真核细胞中使用CRISPR/Cas9,其中包括植物、动物及人类。博德研究所认为,张锋等人的发明是独一无二的,可以单独申请专利。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律师则认为,除使用对象不同外,就技术本身而言,在真核细胞中使用CRISPR/Cas9并不需要“特殊的材料”,因此博德研究所的专利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申请存在冲突。
然而,美国专利商标局没有认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方面的说法,认为布罗德的专利描述了一项明显不同的发明。这一决定阻止了干扰程序,并且使得确定CRISPR/Cas9的最初发明者变成无关紧要的前提。
更复杂的是,另一位CRISPR科学家、维尔纽斯大学的 Virginijus Šikšnys,恰好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于2012年申请专利的前几周,也申请了CRISPR/Cas9的专利。当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博德研究所处于纠纷之时,Virginijus的专利得到了批准并公开。
Jacob分析,“这有可能会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专利申请中留下的所谓‘最先发明’这一点也被淹没。”
专利之外的荣誉归谁
才此前美国专利审判与上诉委员会于2017年2月15日作出关键裁决之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美国专利商标局的决定向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提起上诉。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于2018年4月受理了此案。
此番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作出裁决之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可以要求联邦巡回上诉法院重新审理,或者试图将案件提交至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不过,长期密切关注此案的纽约法学院Jacob Sherkow教授表示,上述两种情况都不太可能发生,因为没有新的法律问题出现,“这几乎肯定宣告了这一专利纠纷的结束。”
Jacob 说,“即便你不认同,PTAB的决定仍然是彻底且合理的,因此联邦巡回上诉法院除了肯定它之外,没有什么可做的。”
值得注意的是,裁决中提到的“不受干涉”意味着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院从来没有就究竟谁是CRISPR/Cas9的最初发明者辩论过,而这恰恰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最想得到公正答案的问题。
赢得专利之争的博德研究所则在裁决后的一份声明中敦促,“现在是所有机构跳出诉讼的时候了。”并呼吁所有机构共同努力,确保这项革命性技术更广泛、开放地被应用。
尽管博德研究所让学校和非盈利性研究人员免费使用CRISPR/Cas9工具,但这份判决将如何影响Intellia Therapeutics公司和CRISPR Therapeutics公司的未来前景,目前尚不清晰。
不过,尽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美国战场上失利,但在欧洲、中国则均取得了CRISPR/Cas9的专利。
2018年2月,欧洲专利局(EPO)撤回Broad研究所的一项CRISPR/Cas9核心专利(EP2771468),原因有三:专利缺乏新颖性;优先权日确定不合规;张锋团队和洛克菲勒大学Luciano Marraffini之间的纠纷。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CRISPR专利(EP13793997B1)则被EPO获批,包括将CRISPR用于原核生物细胞、原核生物、真核生物细胞和真核生物。
此外,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科学家们还发明了CRISPR的新版本,它可以替代被博德研究所掌控的现行方案。
专利之外,科学界又是如何看待CRISPR工具的发明?
Jacob称,历史将如何记载CRISPR的发明者,“科学奖项会说明一切”。目前,Jennifer和Emmanuelle均获得了著名的科学奖项,包括世界奖金额度最高、被誉为“科学界奥斯卡奖”的科学突破奖突,以及卡夫里科学奖(Kavli Prize)。
“卡夫里科学奖让你知道,科学团体最看重的是什么。”Jacob补充道,“专利纠纷的裁决只会让科学家们在心中断定,专利法根本不符合科学发现和发明的实际过程。”
责任编辑:李跃群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