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南非土地改革会步津巴布韦的后尘?特朗普想多了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郭俊逸

2018-09-02 07:50  来源:澎湃新闻

近日,南非正在酝酿中的土地改革引起了万里之外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关注。
8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文中宣称,“南非政府正强占白人农场主的土地”,他同时要求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研究土地的“无偿征用”和“针对农场主的谋杀”问题。 这件事情发生在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于8月20日发表的题为“特朗普应当在土地征用问题上警告南非”的社论后。卡托研究所刊发的社论警告说,发生在津巴布韦的暴力土地再分配行动和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可被视为前车之鉴,该社论敦促特朗普出面,警告南非不要采取过于激烈的土地改革法案。
仔细探究南非酝酿中的土地改革法案,它究竟是否会像发生在津巴布韦的例子一样?而南非又是否会紧随津巴布韦、伊朗、土耳其、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的脚步,受到巨大政治冲击(例如油价下跌,美国制裁,暴力土地改革),导致本国货币崩溃,进而受到政府的严格外汇管控,同时使得外国投资者无法进行货币兑换?
当地时间7月31日,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公开表示,允许无偿征地,并强调此举对南非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南非不会成为下一个津巴布韦
众所周知,津巴布韦在2000年左右实行的暴力接管白人农场主土地带来了十分混乱的局面,这不仅导致了食品生产的崩溃,更导致了整个经济体系的垮塌,而直到今日,津巴布韦才渐渐得以复苏。南非会遭遇同样的命运吗?
津巴布韦发生土地掠夺的原因与自私且腐败的政客妄图将土地占为己有有着密切的联系。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津巴布韦土地改革引发的经济崩溃不会发生在南非。南非有着强大且健全的市民社会以及独立的司法系统,这两者共同作用,已迫使南非前总统雅各布·祖马于今年2月引咎辞职。
根植于南非公民社会、新闻媒体和司法机构的审查和制衡机制似乎已经挺身而出,反对政客的腐败,而他们的所作所为也都被报纸公之于众。此外,南非还拥有运行良好的经济体系——这包括完善的金融行业、采矿业、农业和制造业。相比之下,津巴布韦并没有强有力的反对派和成熟的市民社会,而其经济规模也十分有限,并且过度依赖于农业和采矿业。
虽然南非在祖马政府的治下最近几年表现欠佳,但在腐败排名,脆弱国家指数以及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排名中,它仍处于比津巴布韦更好的状况。南非无疑也存在腐败的政客,但南非的反腐运动正开展得如火如荼。我认为这有助于国家的稳定。
土地改革的一个谬误:黑白之争
南非的土地改革也并非如特朗普所想象的那样,是横跨在白人和黑人间的种族问题。实际上,南非最大的土地所有者是一个黑人——祖鲁王,古德维尔·兹韦利蒂尼(Zulu King Goodwill Zwelithini,生于1948年,1971年继任第八任祖鲁国王,是南非祖鲁族人的传统领袖。在当代南非,祖鲁王不再握有世俗王权,但负责本族的文化和宗教事务——编者注)通过因戈尼亚信托基金会(Ingonyama Trust)拥有2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南非政府的目标是为农村和城市地区的贫困人口提供有效的土地所有权契据,以便他们能够获得基本的经济保障,但土地改革最大的反对声之一其实就来源于想要维系现行旧制的祖鲁王本人,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有自己对土地的所有权利,而他的祖鲁族人休想对他的土地有任何权利和所有权。
AgriSA是南非最大的商业性农场主联盟,其主要由白人农场主构成。这个农业联合会曾公开宣布,他们理解土地改革的必要性,并愿意为此做出妥协,同时为新的黑人农场主提供协助,来帮助土地改革取得成功。此外,南非前国防部长莫修瓦·莱科塔(Mosiuoa Lekota)正领导一个名为“人民大会党”的小型反对党,他公开批评从白人手中掠夺土地并将其交到黑人手中的土地改革政策,同时也反对这是“白人殖民主义vs. 黑人土著居民”的论调。莱科塔指出,每个白人农民都曾为自己的土地付出了相应的代价,而有欧洲人、印度或黑人血统的南非人都属于一个集体并应享有平等的权利。
尽管许多人希望将这场关于土地改革的辩论视作种族问题,但事实上它不是。在分析政治风险和理解非洲政治时,最重要的是要将社会、经济、历史和其他因素考虑在内,并将种族作为分析切入点。仅仅通过“黑人vs. 白人”或“祖鲁人vs. 科萨人”(祖鲁人和科萨人都是南非的主要民族——编者注)的视角看待非洲政治的做法则早已过时,这种方式也已无法提供准确的分析参考角度。
土地改革、贫困的大多数与大选
南非80%以上的农业用地都掌握在商业性白人农场主的手中。在1994年曼德拉成为南非第一任黑人总统时,大约有55000名商业性白人农场主,目前这一数字约为36000人。非国大的土地改革政策希望将土地归还给在20世纪被白人政府夺走土地的最初黑人土地所有者。1994年设定的目标是在5年内归还30%的土地。然而一直到1999年,只有不到1%的土地完成归还。直至今日,2018年,也只不过有大约8%的土地得以归还。
迄今为止,非国大的土地改革计划仍是一场令人沮丧的失败。预算并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协商出让价格时遇到的困难,以及把土地还给正确的人。而其中最困难的一点是如何为新的黑人农场主提供支持——他们没有运营农场所需专业知识和资金。换言之,土地改革的复杂性不在于政府没有足够资金或白人农场主不愿意出售土地,而在于政府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寻找新的黑人农场主并给他们提供新的农业、商业方面的支持。据统计显示,超过50%的新商业农场主最终都失败了。
去年12月在约翰内斯堡召开的第54届非国大的全国会议上,“无偿征收”政策得到正式认可。这是非国大中祖马派系推动签署的政策,尽管该派系并没能使他们推举的候选人——祖马的前妻,德拉米尼-祖马(Dlamini-Zuma)当选为党派主席。而拉玛福萨则被迫支持祖马派系提出的土地改革政策。
在8月23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的一篇社论中,拉马福萨隐晦地提到了津巴布韦的例子,他这样写道:“南非从其他国家的经验中汲取了教训,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但是南非不会重复那些其他国家犯过的错误。”他接着说:“‘无偿征收’的构想是更广泛的土地改革方案的要素之一,其旨在确保所有公民的土地权都会得到认可,无论他们居住在公共土地、非正式居住区还是商业农场。” 值得注意的是,拉马福萨优先考虑使没有土地的穷人获得土地。
在我看来,拉马福萨已经明确列举出那些最需要获得土地的人:生活在公共土地上的人(在祖鲁王等部落首领控制下的农村地区),生活在非正式居住区(城市贫民窟)和商业农场(农场工人)中的人。
现在南非正在酝酿中的土地改革主要是出于在2019年总统选举中赢得选票的需要。目前,由前非国大青年联盟主席尤里乌斯·马勒马(Julius Malema)领导的南非第二大反对党,经济自由斗士党(Economic Freedom Fighters)一直以来都十分推崇这份有民粹主义倾向的土地改革计划——把土地免费分发给穷人,因为穷人是经济自由斗士党的主要拥护者。非国大在2016年地方政府选举中失去了三个重要城市,他们同样有笼络住贫困的大多数选民的需求——尽管拥有一个黑人政府,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也并未因南非的经济发展受益。
鉴于大量的贫困黑人人口只获得了极少的经济机遇,非国大的此类做法不可谓不正确——政府通过经济变革来为贫困的大多数的利益而服务。谨慎而协调的行动就是在不摧毁经济现状的前提下提供经济转型的方案。
看来特朗普完全被误导了,在南非,没有对白人农民系统性的谋杀,也没有仅仅针对白人农田的征收。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