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一号专案

滴滴司机载客与另一辆车斗气飙车致四车连撞,被判拘役四个月

正义网

2018-08-09 21:50 

载客途中,本应遵守交规安全驾驶,可滴滴司机张某却上演了一场生死时速,疯狂飙车最终造成四车连撞,致使早高峰拥堵两个小时。日前,这起危险驾驶案在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开庭审理,案件当庭宣判,以危险驾驶罪判处张某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与张某飙车的董某同样因犯危险驾驶罪,被判处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
“张某在高速公路上追逐竞驶,造成四辆车连撞的结果,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车辆重大损失,但造成的潜在危险是无法估量的。”该案的承办检察官、石景山区检察院公诉部检察官王硕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滴滴司机载客飙车酿祸 最高时速高达144公里
5月30日上午8时许,阜石路高架桥上发出几声尖锐的撞击声,一起因疯狂飙车导致的交通事故引起了关注。事故发生后,行车记录仪和沿途公交站台的监控视频还原了全过程。
行车记录仪记录下的情况。  本文图片均来自正义网
行车记录仪显示,接上乘客后,滴滴司机张某驾车由西向东行驶至门头沟区双峪路口时,在强行变更车道时,别挡了董某驾驶的汽车。
“我当时是正常行驶,他突然压白线变更车道别我,我就鸣喇叭喊他停车,他却摇下车窗对我竖中指。”董某认为,这是对自己的侮辱挑衅。“我想别停下张某,要个说法,把事情说清楚。”
随后,张某和董某开始了阜石路上的较量。期间,张某还不忘提醒乘客:“坐好了,咱得跟他斗。咱们就得绕点远了,要不就得打起来”。
从沿途一座公交站台的监控录像看,两车的飙车行为明显,在车流中频繁穿插、互相别车。经事后鉴定,张某驾驶车辆最高时速达到144公里,董某驾驶车辆最高时速达到118.4公里,而事发路段限速为每小时80公里。
在追逐竞驶约5公里后,张某驾驶的汽车与董某驾驶的汽车发生碰撞,而。张某的汽车还先后撞到正常行驶中的一辆SUV指挥车(王某刚驾驶)、和一辆环卫作业车(王某娟驾驶),最后直到撞到高架桥旁边的水泥隔离墙停下。事故造成环卫作业车司机王某娟头皮血肿,经鉴定构成轻微伤。环卫作业车作业车、SUV指挥车遭到损坏,修复价格分别为7.2万余元、1.3万余元。
提起这起事故,乘客朱某惊魂未定,“我再也不坐他(张某)的车了”。据朱某回忆,滴滴司机张某先是压白线强行并线,之后又猛打把轮别挡后车,董某从左边追上来后,张某做出侮辱动作后,开始加速行驶,连续变换车道想甩开后车,后车也一直在追赶,最后就发生了事故。当日,张某、董某分别报警,后均被民警查获。
张某涉嫌危险驾驶案宣判。
滴滴司机被判拘役四个月 曾试图掩盖飙车事实
事故发生后,记者了解到,张某还曾试图掩盖飙车事实。在接受民警询问时,他谎称事故发生前没见过董某的汽车,自己载客人去上班途中,因与右侧车辆发生碰撞,自己的汽车失控造成事故。因行车记录仪记录了当时的情况,张某见无法蒙混过关,才如实交代了事故发生的全过程。
“张某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触犯了刑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危险驾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随后案发后不久,石景山区检察院对张某提起了公诉。
面对检察机关的指控,张某表示愿意认罪。但对为何高速行驶,针对为何不及时停张某解释说有着自己的说辞:主要是因为车上载有乘客,自己就想着不停车赶紧跑,不想与对方发生肢体冲突。
“自己想想也后怕。”庭审中他哽咽着说,当时就是太冲动不计后果,已经通过此事长了教训,“我认识到自己错了,希望能警示其他人开车别太快”。
不过,事故发生后,张某曾试图掩盖飙车事实。在接受民警询问时,他谎称事故发生前没见过董某的汽车,自己载客人去上班途中,因与右侧车辆发生碰撞,自己的汽车失控造成事故。因行车记录仪记录了当时的情况,张某见无法蒙混过关,才如实交代了事故发生的全过程。
作为飙车的另一方,董某也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董某当庭表示,对指控内容没有意见。不过,他认为事情因张某而起,主要责任也在张某,“我是要找他理论”。记者注意到,庭审前,张某、董某均已分别与受害人王某刚、王某娟就民事赔偿问题达成协议,二受害人均表示不再追究张某、董某的刑事责任,对他们的行为表示谅解。
“张某、董某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在道路上与他人驾车超速追逐竞驶,且造成其他正常行驶的车辆受损及他人受伤的后果,情节恶劣,他们的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同时,石景山法院认为,鉴于二人均有自首情节,可依法从轻处罚。二人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可再酌情从轻处罚。
基于此,石景山法院判处张某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判处董某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3000元。
董某涉嫌危险驾驶案宣判。
检察官:远离“路怒症”,不开“斗气车”
刑法明确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构成危险驾驶罪。该案承办法官牟芳菲表示,张某、董某主观上均存在故意,客观上均实施了曲折穿行、多次并道、快速追赶行驶的行为,可以认定属于追逐竞驶。
“他们的行为已危害到正常的道路交通秩序,且造成一人微伤及两车损失的情况,充分说明足以威胁途经人员、车辆的生命财产安全,足以引起同道路行驶车辆的恐慌。”牟芳菲补充说。
“张某所驾汽车内搭载着一名乘客,张某未考虑到乘客的安危,且事故是因其有不文明驾驶并线行为所引发,其行驶速度也高于董某,社会危害程度较董某略大。”记者注意到,张某是载客途中飙车牟芳菲表示,张某所驾汽车内搭载着一名乘客,张某未考虑到乘客的安危,且事故是因其有不文明驾驶并线行为所引发,其行驶速度也高于董某,社会危害程度较董某略大。
近年来,因飙车行为导致的交通事故频发。追逐竞驶型危险驾驶案件的常见类型包括:饮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无驾驶资格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在道路上驾驶非法改装的机动车追逐竞驶、以超过规定时速50%的速度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以及在车流量大、行人多的道路上追逐竞驶等。
记者了解到。一些追逐竞驶行为不仅可能会导致交通肇事罪,甚至还会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重罪。王硕蕾提示,机动车驾驶员在道路上行驶,难免会与人发生小摩擦,但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要考虑车上乘客以及其他车辆的安全。驾驶员要遵守交通规则,远离“路怒症”,不开“斗气车”。
(原题为《滴滴司机上演生死时速 144公里/时疯狂飙车致四车连撞》)
责任编辑:马世鹏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