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教育家

杭州语文老师免费给外来务工子弟上书法课:谈不上是教育理想

梁建伟 陈宏程 胡海文/钱江晚报

2018-08-09 17:58 

钱江晚报 图
“放暑假了,我发现我们学校有间教室里,还有老师在给学生上课。”前两天,杭州丁蕙小学的江珊老师给钱报记者爆了个料。
“一到暑假,学校里都是静悄悄的。那天我值班,忽然听到一楼的一间教室传出声音,像是有人在给学生上课。”江老师说,她非常惊讶,就跑过去看。
上课的老师名叫黄光平,是一个才入职一年的小伙子,教语文。
黄老师上的是书法课。那天记者去的时候,课堂上坐着6个孩子,年纪都在七八岁。孩子们正安安静静地坐在位子上写字。
黄老师在边上巡视,不时俯下身子指导某个孩子的书写。他身穿一件黑色T恤,一条灰色短裤,一双棕色凉鞋,是一位很阳光的老师。
黄光平今年27岁,一年前浙江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到杭州丁蕙小学成为了一名语文老师。虽然还很年轻,但他已经结婚并有了孩子,第二孩子也很快就要出生了。
“不管在家里还是学校,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孩子王’。”黄光平笑着说,脸上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
放暑假后,因为要照顾妻子,黄光平一般都待在家里。每天下午,他会到路口等妻子下班回家。附近有个小卖部,有不少孩子聚在这里,要么玩耍打闹,要么用手机玩电子游戏。在等妻子的间隙,他会到小店里坐坐,慢慢地就跟一些孩子熟悉了。
“我发现,这些孩子多半都来自住在附近的外来务工家庭,一到暑假就没人管了。”黄光平说。在暑假里,家庭条件好一点的孩子,都会上各种培训班、夏令营,这些孩子家里负担不起费用,就只能到外面玩,既不安全又浪费时间。
“反正我也闲着,何不在学校里给孩子们上课,既可以打发时间也能帮他们学点东西。”于是,黄光平把这个想法和孩子的父母沟通,大人们非常开心,结果很快就传开了,免费书法班的微信群的成员也越加越多。
“一开始我以为顶多只有五六个孩子,到最后竟然有17个孩子报名。”黄光平说,为了让上课更有质量,他将孩子们分成三个班分期培训。现在是第二期课程,从8月1日到8月10日,等第三期上完课,差不多就该开学了。
面对家长们的赞扬,黄老师还有些不好意思,“我教这些孩子也谈不上是教育理想,只要是老师,有时间有机会都会去做的。”
在他看来,最好的教育,就是牵着孩子的手,陪伴他们慢慢成长。
现在的小学,男老师算得上是“稀有物种”,教语文的男老师就更少了。
“当初毕业时,本来想去教初中的,后来学校推荐我来当小学老师。想到初中生我可能管不牢,自己又喜欢小孩子,于是就来了丁蕙小学。”黄光平笑着说。
“自从当了小学老师,工作时天天在一堆女老师中间,我发现我的性格都有点变了。”黄光平说,刚来学校时自己是个“糙汉子”,不及女老师细心,后来和女老师们相处久了,也慢慢变得细致起来。
“刚来的时候,带的是一年级。因为没有经验,还闹了乌龙。”黄老师说,“班上有个大大咧咧的男孩,我一直以为他应该能够很快适应小学的生活,就没太管。直到有一天,发现那个孩子眼睛红红的,找到家长一问,才知道他几乎天天都是哭着上学的。再问才知道,原来班上很多学生都觉得我太严厉,很怕我。”
“私底下我是一个比较随和的人,但是一直觉得老师应该要有威严,所以上课时比较严肃,没想到孩子竟然这么害怕我。”发现问题后他便向身边的女同事们请教,到了课间主动和学生们聊天、玩游戏。
孩子们现在都说,课堂上,黄老师是严格的老师,下课了就是一个有趣的朋友。
钱报记者采访当天,果然发现,一下课,黄光平就和学生们玩起了游戏。
“老师你又输了,输了要惩罚的!”一个穿蓝衣服的孩子大声喊着。
“不行,不行,所有比赛都是三局两胜,还要再来一次才算数。”黄光平“孩子王”的本性全暴露了。
一旁的江老师偷偷告诉记者,黄老师还是一枚暖男,“前两天,我想叫他一起吃午饭,他却说要回家给老婆烧饭。”
“老婆怀了二胎,我怕她太累,所以这个暑假就当她的‘专职司机’和‘保姆’。”黄光平笑着说,他的大孩子18个月大,因为夫妻俩工作太忙一直放在老家,和孩子见面的机会比较少。现在,他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把孩子接来杭州,一家人团聚。
(原题为:《暖男黄老师做了件暖心事 免费给外来务工子弟上书法课》)
责任编辑:李敏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