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运动家

拉基蒂奇亲笔:发烧39度踢满整场,我不想脱下克罗地亚球衣

拉基蒂奇 ArseneLupin/肆客足球编译

2018-07-12 18:11 

【编者按】
在克罗地亚和英格兰的比赛前一晚,拉基蒂奇发烧了。但是他生生挺下了第二天的120分钟。
“我发烧接近39度。我躺在床上,依然找到了比赛的力量,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有需要,我会一条腿踢决赛。”
是什么支撑着拉基蒂奇强大的信念?是他对克罗地亚球衣20年的忠诚。
近日,美国《球星论坛网》刊载了拉基蒂奇亲笔撰文的成长故事,该网站的编辑总监正是科比,杜兰特等球星也是股东之一。
在拉基蒂奇的笔下,他描述了自己在瑞士和克罗地亚国籍纠葛时的感受,但他最终,听从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拉基蒂奇描述了他和克罗地亚的故事。
我爸把它们从箱子里拿出来的那一刻,我哥和我就知道——
我们不会把它脱下来了。
当然了,当这个箱子到达我们在瑞士的家的时候,我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箱子上面潦草写着退回克罗地亚的地址,那是我们叫做家的地方,不过我和我哥从来没去过那里。
在家里我们都说克罗地亚语,而且这个瑞士小镇上也有不少克罗地亚人。但对我来说,克罗地亚依旧非常遥远。
1991年,前南斯拉夫爆发内战后,我的父母离开了那里,再也没有回去。哥哥德扬和我都出生在瑞士,我们对克罗地亚的了解都来自于电视和父母给我们看的照片。
以及在打电话时从电话里听到的故事。
作为一个小孩子,很难理解巴尔干半岛发生的一切,我的父母也没有跟我说过关于那场战争的事,这可以理解,毕竟他们自己也不愿意提。
我还记得他们和一些回到克罗地亚的人打电话的时候,有时会哭出来,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可能是像一场噩梦?
我们很幸运,离战争很远,所以没有见证正在发生的悲剧。但这些从来没有真正远离过我父母的脑海,他们的很多朋友和亲戚都留在了那里,我父母失去了很多他们爱的人。
后来,我记得大概是我四五岁的时候,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则新闻报道,我看到了关于战争的图片和录像。那晚我躺在床上想着:这不可能,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在克罗地亚正式宣布独立之前,我们的国家队还踢了一场比赛。我觉得这足以说明足球对我们的意义,对所有国家,以及那里的人民的意义,不管他们生活在哪里。
以当我的父亲拿着小刀切开盒子,给我和我哥拿出了两件克罗地亚球衣之后,那种感觉太震撼了。就像,我们是它的一部分那样。
我们是穿着这件球衣睡觉的,第二天我们就穿着它去了学校,那一天之后,我们也不想脱下来。天啊!我们有了克罗地亚的队服!红白格子战袍,但是后面没印名字,我们想来上十件,因为我们不想穿别的了。它们对我们来说太特别了。
当我开始踢球之后,我没有穿克罗地亚的战袍。我穿的是另一个国家——瑞士的球衣。我必须要说实话,我跟别人说的是:“我是瑞士人。”
这话也总会引来奇怪的目光,“瑞士人叫伊万·拉基蒂奇?”但我出生在瑞士,成长在瑞士,在瑞士上学,我的朋友们也都来自瑞士。
所以我真的很骄傲,在效力瑞士青年队的时候,可以穿瑞士战袍征战五年。
但我内心最重要的部分还是属于克罗地亚,一直如此。
在战争结束几年之后,我的父母还有我们哥俩终于有机会回克罗地亚看看。当我们到那里的时候,战争依旧是人们讳莫如深的字眼。看起来就像是,我们必须要忘记战争,我们必须继续前行,把它抛之脑后才行。
第一次去克罗地亚让我想到了莫林(Möhlin),那是我们在瑞士的家乡。很多克罗地亚人都像我们一样,来到了这里,所以我家周围有很多克罗地亚的餐馆和家庭。在1998年,克罗地亚第一次参加世界杯,莫林的窗口和门前有很多飞舞的克罗地亚旗帜,大家都疯了。
在1998年世界杯上,我哥和我还有我爸在瑞士的家里观看了比赛,当然我们穿着克罗地亚的球衣,而且我们不许说话。
整整90分钟里,唯一重要的事就是电视上的比赛。“赛后我们可以说话,”我爸说,“现在,好好看比赛。”
你问任何克罗地亚人关于1998世界杯的事,他们都会想起同德国的四分之一决赛,这他们怎么会不提呢?我们在1992年才被正式认可为国家队,六年之后居然就在第一次参加世界杯上和德国在四分之一决赛上对决!
我爸简直要疯了,我不记得有谁比我爸——卢卡·拉基蒂奇还痴迷于足球。作为一个在巴塞罗那踢球的人,做出这个评论很说明问题。
在我们去瑞士之后,我爸从事建筑行业的工作,他非常强壮,当他年轻的时候也踢球,还是一位防守型中场,号码嘛,四号。
克罗地亚击败德国之后,他什么样?
他简直要上天了。时至今日,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正在实现我们两个人的梦想。在前往瑞士之前,他在波斯尼亚踢球,水平真的很高。而他不再踢球之后,为了来看我的比赛,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足球和克罗地亚对他来说,意义就是这么大。
所以当我必须要选择是为瑞士国家队踢球,还是为克罗地亚踢球的时候,有一次我给瑞士教练打电话,听到了我爸在门外来回踱步的声音。
说实话,我曾经一度以为,我不会为除了瑞士之外的任何国家队效力,我从来没考虑过别的可能。我要为瑞士踢球,那是我的球队,但是十年前,比利奇和克罗地亚足协主席特意来巴塞尔看我踢球,赛后我们见了面。
首先,和比利奇共处一室,他说的一切我都很爱听。“好的,我想跟你混。”他是我的英雄,但那一刻,他根本没有给我任何压力。他只是跟我讲了自己的建队计划,以及他希望我成为球队一份子的迫切愿望。
“跟我来,”他说,“为我们的国家效力吧,我们会找到最好的方式。”
我心里想着,我愿意跟你共事。他给了我很多信心,就像那种让我们并肩作战吧,好吧!
我能说比利奇什么?他是我足球生涯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他对我的影响不仅是因为主教练,从个人角度也是。他与众不同,非常特别。
他有一种魔力,让你今天想为他踢球,明天也想,一次又一次。而且你会发挥出最好的状态,因为他会激活你。而且你还会觉得,这人愿意为我做任何事。
但就算和比利奇坐在一起,听着他说的一切,我也知道,我不能马上就做决定。瑞士给了我太多,所以我决定花点时间好好思考一下。
我在巴塞尔的赛季结束后,要去德国为沙尔克04踢球,在此之前,我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关于国家队的选择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决定在前往德国之前解决这个问题。
我希望在我为新东家效力的时候,已经解决了后顾之忧,可以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俱乐部上。
坐在我的房间里,我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做。我来回踱步,考虑着和我有关的所有人,以及我应该去哪里。
然后我开始想内心的呼声。
我拿起了电话,开始拨号。
第一个电话是打给瑞士主教练的。在我目前为止的足球生涯中,都是瑞士队的一员,所以必须要先打给他,去解释我为什么要加入克罗地亚国家队。我跟他说,这个决定并不是针对瑞士,而是为了克罗地亚而做出的,在那之后,我又打给了比利奇。
“我跟你走,我要成为克罗地亚的一份子。”
比利奇对我说:“全体克罗地亚人都会为拥有你而感到骄傲,别想其他的,享受足球就行了。”
这两个电话的时间都不长,但我听出来,我爸一直站在我的门外,因为走廊里一直回荡着他的脚步声。
当我终于打开门的时候,他也停下了脚步,看着我。一开始我没告诉他我的选择,但是他对我说,不管我选择了哪支队伍,他都会支持我。对于我俩来说,那真是感人的一幕。
于是……我打算逗逗他。
“我会继续为瑞士队效力。”我说。
“哦,”我爸说,“挺好的,很棒。”
“不不不,”我笑着说,“我要为克罗地亚踢球了。”
泪水开始溢满他的双眼,他哭了出来。
拉基蒂奇加盟巴萨。
当我身披克罗地亚战袍登场的时候,我想起了我爸爸和那一刻。我知道我爸也希望能站到我这个位置,穿着我的球鞋,我知道很多克罗地亚人也希望能够这样。为你的国家而战,捍卫你国家的颜色,这种感觉找不到词语来描述。
来自克罗地亚的人都很特别,他们有着自己特别的性格。当我和球队一起出现在球迷面前的时候,那感觉简直就像是你永远不希望比赛结束一样。
就像,我不知道怎么说,就像我想给每个人一个热情的拥抱一样。你想永远不离开,你想每天都和他们并肩作战,你想每一天都出现在球场上。
这很有意思,和那个盒子到我家的时候相比,我已经老了很多。但我依然不想脱下这件球衣。

身穿那件球衣肯定会伴随着压力,但这是良性的压力,你希望向全世界展示克罗地亚能做到什么。你希望能和比利奇和苏克那些名宿一样,做好这份工作。
我觉得我们依然在向世界展示我们的能力。同希腊的预选赛是我们五六年来踢得最好的一场比赛,我跟更衣室里的小伙子们说:“让我们一直保持这样吧。”
我和莫德里奇看着彼此和其他人,哇哦,为什么我们之前没能这样?
就像你们之前知道的,我的家庭后来也成了“多国部队” 。我老婆是西班牙人,我的两个女儿都是在巴塞罗那长大的。这种感觉很奇特,因为女儿们与我有着相同的经历:来自另一个国家,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生活。当然了,我的女儿们都是我的超级粉丝。
所以在世界杯开始前,我必须要做出一个非常特殊的要求。
有一天我回家的时候给她们带了一个盒子,里面有两件新的克罗地亚球衣。
她们跟我说,根本不想再脱下来了。
我知道她们的感受。
(本文系肆客足球授权澎湃新闻刊载)
责任编辑:腾飞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