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庞观|“经济民族主义”大冲击或来临,全球经济面对双重挑战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庞中英

2018-07-12 13:47  来源:澎湃新闻

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是针对全球的,世界最大的经济体——欧盟而非美国——也遭受这场贸易战的冲击。这场全球贸易战是在美国新的“经济民族主义”指导下进行的。
“经济民族主义”(也可以叫做“经济爱国主义”)不是什么的新的理论与实践。在美国,“经济民族主义”是“美国传统”中的一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尤其是冷战后,“经济民族主义”几乎销声匿迹,即使有人主张“经济民族主义”,也是强调其“积极”之面。“经济民族主义”在21世纪于美国的重兴是当代世界的重大事件。当然,我们所知不足的是,仍然是全球第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的“经济民族主义”在这个变动不居的世界里到底能走多远。但是,我们能肯定的是,“经济民族主义”被美国现在的政府当作了矫正过去几十年美国的对外经济和安全政策以及全球化带来的问题的基本方法。
全球由此面对着美国“经济民族主义”的大冲击。有一些国家,主要是在发达世界,可能效仿美国走向不同程度和不同形式的“经济民族主义”。
特朗普真的想退出WTO吗?
中国当前面对的首要外部挑战之一,直接地看就是有可能向全球蔓延的“经济民族主义”趋势,这代表着一个全球经济中的重大转变——全球化未必倒退,但全球化在重组和重造,全球治理(不是狭义的,而是广义的世界经济的新安排或者新秩序)未必不存在,却在重建。
在强调贸易战的挑战时,人们往往忘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面对的比贸易战更深刻的全球挑战。这就是关于新的“全球竞争规则”的引入以及带来的国际冲突。
尽管特朗普政府拥抱“经济民族主义”,对包括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在内的已有多边体制充满敌意,但是,这或许并不意味着特朗普政府敌视自由贸易或者多边的“全球竞争规则”。特朗普政府一方面打贸易战,一方面也在要求WTO发生变革。与其说今天的华盛顿欲退出WTO,还不如说,特朗普政府以威胁退出WTO而压迫WTO的改革。世界的其他巨型经济体由于恐惧美国退出WTO而不得不面对WTO改革的议题。
概括地说,特朗普政府要“重谈”几乎现存的世界秩序中的一切,不仅要重谈北美自贸协定(NAFTA)、跨大西洋关系(美欧秩序),甚至北约(NATO)这样的战略安全框架。打贸易战是迫使美国的对手(即便是美国的盟友)“重谈”的一种方式。
新“全球竞争规则”初现
最支持多边主义和多边体制的欧盟目前和特朗普政府治下的美国之间充满了冲突,但是,跨大西洋两岸居然分享着一个有些人容易忽略的共同的东西,这就是欧美都支持新的“全球竞争规则”。带头挽救了美国退出后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的日本也一样。TPP本身是因为对WTO不满而组建的在有限范围(目前只有11个成员)替代WTO的新的“全球贸易规则”(人民网曾刊文指出TPP的新规则将对WTO的多边贸易体制产生严重影响,甚至可能架空WTO)。
欧美日有了这个共同性,才有今年5月31日发表的《美日欧三边贸易部长联合声明》。这一声明的核心是共同关切和反对 “非市场导向的政策和实践”(non market-oriented policies and practices),并有3个全球针对性明确的附件:关于产业补贴的标准(EU-JAPAN-US SCOPING PAPER to define the basi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stronger rules on industrial subsidies),关于技术转让的政策和惯例(Joint Statement on Technology Transfer Policies and Practices),关于市场导向的贸易条件(Joint Statement on Market Oriented Conditions)。
美欧日过去代表的是“工业(产业)发达世界”的主体,曾有过多次重大而成功的三边协调,但是,近几年欧美日协调似乎少了,加上最近的G7峰会在外交上的不协和,尤其是特朗普本人与一些欧盟国家领导人之间的激烈冲突,让人感到欧美日好像要分道扬镳了。其实不然。6月9日在加拿大魁北克发表的G7《夏洛瓦联合公报》,尽管没有特朗普政府的最后签字,却包括了最重要的建立新的“全球竞争规则”的要求,包括改革WTO的内容。《夏洛瓦联合公报》值得我们仔细研究和高度重视,因为这是在上述欧日美三边贸易部长联合声明基础上更加一般的关于未来全球经济治理的联合声明,将影响即将在阿根廷举行的今年的G20峰会的过程和结果,事关WTO等的命运。
世界面临新的双重挑战
我这篇短评的结论大体如下: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的经济和全球经济治理面对至少新的双重挑战。一方面是全球化时代快被当成历史陈迹的贸易战的回来,一方面是新的竞争规则的产生。这是一则以惧,一则以喜。
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是国际贸易的基石,也是全球贸易健康有序发展的支柱。如果WTO因为局部和结构性的新竞争规则的产生而面临边缘化,甚至去功能化的威胁,从而促使WTO进行变革,以更好地适应当下新的全球化形势,那么也未必不是好事。比如,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由打工者到合作者、竞争者的转变,在制定国际规则过程中由倾听者到平等的谈判者的转变,也是WTO需要调整和适应的一个方面。
中国自加入WTO以来,始终坚定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在前不久发布的《中国与世界贸易组织》白皮书中,中国更是表明了“与多边贸易体制休戚与共”的态度。同时,面对自身在国际舞台上作用和影响的变化,以及新的全球经济形势下,中国也需要与时俱进地做出调整和适应,在新的全球贸易规则和多边体制的形成中发挥积极作用。
我们高兴地看到,中国和欧盟已经同意组建工作组,一起探讨“WTO的现代化”。这是中国为世界多边贸易体制与时俱进的改革做贡献而迈出的一步。
向前看,进一步,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面对的上述两大挑战才能从根本上化解。
(作者系中国海洋大学国际关系学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国观智库学术委员会执行主任)
“庞观”是中国海洋大学国际关系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庞中英教授的专栏,从理论到现实,多维度解读中国如何参与全球化、全球治理等问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