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上海电影节|成为“世界第一市场”,中国电影准备好了吗

澎湃新闻记者 潘妤

2018-06-24 13:45  来源:澎湃新闻

“我记得2001年,我刚刚博士毕业的时候,我们中国电影一年的票房只有9亿元人民币。但是到去年,我们已经有550亿元人民币的票房规模。十几年来,我们市场的规模增加了几十倍,我们的观众人数也增加了八倍以上。大家都在谈论一个话题,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市场,而且我们做二望一,马上要超越北美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但我的问题是,中国电影真的准备好了吗?我们还要做哪些方面的工作才能不负‘第一市场’的称谓。”
6月21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系列论坛——“挑战与机遇:电影的新时代”上,主持人石川教授的一番开场白,成为这场论坛最聚焦的话题。
在中国电影屏幕数量已经达到5.5万块,去年票房总量仅次于美国成为全球第二的情况下,中国电影该如何实现“曲线超车”?
在这场由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海戏剧学院联合主办的上海电影节官方论坛上,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公司高管、知名导演、电影制片人、学者、教育家和相关人士一起,对中国和世界电影的未来环境和机遇进行深入讨论。
论坛现场 本文图片 刘佳奇 摄
中国迟早会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影票房市场
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的总裁艾理善的一组数据分析引起了广泛关注,这位来自美国的从业者,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崛起和发展持有十分看好的态度。
他分享了中国电影协会在本周出具的一份报告,报告中提到,在2017年的时候,全球的票房是增加了3%,一共达到了399亿美元。其中美国占到111亿的票房,中国是80亿,整个全球是280亿。
在艾理善看来,中国迟早会成为全球最大的票房市场。
“美国在过去五年当中,没有什么太大的增长。但中国比前年增长了13.45%,毫无疑问正在推动着全球票房的增长。中国会成为一个全球最大的票房市场,要么到今年的年底或者明年的年初,相较于北美是全球第一。”
与此同时,《战狼2》在2017年全球票房前十的电影中排到了第六位,这也是中国电影第一次进入到全球前十排名。
艾理善还提到,去年有9个美国电影在中国的票房比美国还要好。“我觉得这一点对我们的行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告诉我们中国的市场是非常重要的,中国甚至将是决定成败的非常重要的市场。”
相较于美国每人年均3.5次观影数,中国的年均观影是1.93,这意味着中国未来还有着极大的市场空间。此外,中国电影的线上销售可能是全球最好的,中国观众网上购票的比例已经超过了80%以上,这也是让所有人看好中国电影市场未来拓展的重要理由。
美国电影协会亚太区的总裁艾理善  
中国电影有巨大电影人口,应该先聚焦本土市场
在对中国电影未来充满信心同时,艾理善也反复强调,中国电影必须先聚焦中国的本土市场,然后再寻找海外市场机会。
在这一点上,最先进入中国电影市场并建设影院的香港导演吴思远也有着完全一致的意见。在他看来,中国电影是大有前途,但目前不必急于走出去,而应该做好自己的本土市场,因为中国有着巨大的人口红利。
“当中国整个农村改革,农村城镇化以后,中国电影的规模是不可想象的,这就是所谓电影人口。全世界除了美国电影能去到全世界以外,其他国家都是以本土为主,不管印度、英国还是德国、匈牙利等。”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电影市场也完全可以继续开放。“如果我们朝着一个准确的方向,美国片进来再多都没有关系,观众到时候会有选择,选择和多元这很重要。我们可以从美国优秀的电影里面吸收到养料,我们感觉到自己不足,这其实也是一种双赢”。
论坛现场
要征服世界,必须讲真实的中国故事
华沙国际电影节主席斯塔凡·劳丁分享了同样是非英语国家的波兰电影发展的一些经验。包括对艺术电影的一些补贴等。
他提到,在波兰几乎每周都有媒体写到中国,整个世界都在关注中国。他同样十分看好中国电影的未来。每年华沙国际电影节也都会播映几部中国电影作品。
但同时,他也提醒中国电影,“无论如何,我们希望讲述的是中国的故事,而不是去模仿外国的故事,希望以此征服世界,这是不可能实现的。要征服世界的,你要讲的必须是真实的中国的故事。”
几位来自中国的电影人从各自角度,谈到了中国电影巨大发展下面临的问题。
中国电影家协会的秘书长饶曙光
中国电影家协会的秘书长饶曙光说:“在中国电影出现票房极度增长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和理智的头脑。”
他提出,如何创作一个新的机制,有利于创作、有利于满足巨大银幕扩张下的内容生产,有利于观众多样化、差异化的需求?如何在全方位借鉴世界上一切先进电影文化经验的基础上,更加细致梳理中国电影的传统,构建中国电影的学派和话语体系?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的。
导演郑大圣
而艺术电影如何寻找放映渠道这个老话题再度被探讨。拍摄了《村戏》等多部小众艺术电影的导演郑大圣说:“我们一直没有很好的平台或者渠道,让不同的电影,从特别大商业的到成本很不高的电影,都能够准确的找到合适自己的观众。虽然有好几代电影人在努力尝试常见独立院线、艺术院线。但这个问题一直没能解决,好在最近三五年有好的苗头,有影视电影联盟,像有众筹点映的模式,但也只能说现在是刚刚开始。”
与此同时,作为论坛主办方之一,上海戏剧学院党委书记楼巍也表示,在思考电影新时代变化和挑战的同时,也希望所有人一起思考,中国电影的高等教育该怎么走,该如何办一所面向未来,走在时代前列的电影学院。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梁佳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