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人物

风水先生变形记

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2018-06-23 13:33  来源:澎湃新闻

在江西赣州大余县街头,无论水果摊主,还是茶馆老板,都知道“阴间省长”。
“阴间省长”本姓钟,是当地有名的风水先生。最近,他的名气传出了大余县。这与今年5月的一则新闻有关——
“大余县组织风水先生召开殡葬政策法规宣传培训会。人称‘阴间省长’的风水先生钟某,主动请战,自愿担任县殡葬改革领导小组的迁坟顾问。”
大余县民政局局长许自才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思路:风水先生不是敌对分子,是人民内部矛盾。“毛主席讲中间是我们的主要力量,两头得转化。优秀的跟落后的要把它拉过来,为党工作怎么不行?”
宣传培训会上,县里找来政法部门工作人员“训诫”风水先生:你们不属于收费主体,认真追究完全可以算违法乱收费。但既往不咎,现在要引导大家参与殡改。
虽然“钟省长”请缨做顾问没有额外收入,但许自才认为:“人活到一定年龄,活得就是一张脸,一个面子,一种成就感,为政府做事,他更有成就感。”
5月下旬的一天,大余最高气温约37.5度。“阴间省长”上午帮人迁坟回来,中午顶着太阳,骑着小电动车,戴着草帽,来接受记者采访。
他告诉记者最近忙得很,生意实在好。
“阴间省长”。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图
“抬棺游街”
在大余县,并排两家平房可能不是一个朝向。一家朝南,另一家朝西南偏个角度。这是风水先生测算的。
邻居两家,大门朝向不同。 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图
看风水在当地盛行,无论是红白事、盖新房、搬家、作灶……不仅民众,一些官员也相信。
大余县文明办主任张鄂湘介绍说,当地曾有一位风水先生,据说可以算准官员升迁,不少官员慕名而去。
县里拍摄过一部微电影——《风水》。 影片中风水先生手托罗盘,上山给亲家选了“左青龙,右白虎”的寿井(活人墓)福地。
在大余,年满60周岁或身体抱恙的人,会考虑修寿井。为延年益寿,也保佑儿孙飞黄腾达。修寿井,要请风水先生到山上选地,请土工做工,少则1万,多达3万。
一家人埋在不同山头的情况常有。清明节扫墓,一天要跑几个山头。
“抬棺游街”也是当地风俗。
许自才介绍,2016年10月前,几乎每天下午1点都能在街头看到:八个人抬着棺材,周围有人吹喇叭、放鞭炮,后面跟着一排戴孝帽的“孝子孝孙”。每逢大的十字路口,棺材被放下,烧纸、放炮,围棺走三圈。沿着县城主干道,县城绕一遍,死者为大,车辆让行。
抬棺游街。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翻拍
人民论坛网《江西大余县: “五步法”深化殡葬改革》一文中介绍:2016年以来,针对传统殡葬习俗抬棺游街、开门见坟、重殓厚葬等乱象,大余县集中开展“向陋习宣战、树文明乡风”暨殡葬改革“零点行动”。
文中提到“335”转变,分别指棺木回收处置率、火化率、骨灰入葬公墓率“三个100%”;
群众家中无棺木存放、从业人员无棺木工匠、流通市场无棺木销售,“三无”目标;
开门见坟的山变成旅游区、人鬼混居的村变成和谐秀美的景、抬棺游街的城变成创建全国文明城、风水先生变成乡风文明理事会成员、昔日存放棺材的祠堂变成村民的读书房,“五大转变”。
当地很多在“三沿”(指公路、铁路沿线两侧可视面、河流主干道两侧可视面)“六区”(指城镇规划区、风景名胜区、文物保护区、自然保护区、饮用水源保护区、农田保护区) 的坟墓涉及迁移。
迁坟前,很多人会找风水先生挑日子。做完寿井的人,会请风水先生指导平坟,去公墓选个位置。
迁去公墓,“以房换房”
2016年10月,在民政局5楼,聚集了县里30多位风水先生。
这是第一批培训,此后县里又到各乡镇摸底,找到一百多位殡葬从业者陆续进行培训。
县民政局、公安局、科协、市场监督管理局、文明办、政法委等部门工作人员也在,他们要给这些殡葬从业者进行普法教育和政策解读,让他们签订《殡葬从业承诺书》。
一位风水先生坐下后把脚搭在桌上,文明办主任张鄂湘让他坐端正。
张鄂湘原来在公安系统工作,有说一不二的气场,一个下马威,向全场传递震慑力。
会议还请来70多岁的老县长,他退休十多年依然热衷公众事业,是当地烹饪协会会长,颇有威望。
老县长现身说法,用自家经历宣讲土葬的坏处,死人折磨活人。其他在场工作人员宣传国家殡改政策,举出风水先生被判敲诈勒索的实例。
把腿搭在桌上的风水先生忍不住吐槽,“要失业了,没饭吃了”。
组织方有备而来,对有转岗意愿的从业人员,提供就业信息和岗前培训。转岗的工作包括公墓管理、葬礼司仪、巡山护林、红白理事会。
大余县在全县118个村(居)建立了红白理事会,全程指导、操办、监督婚丧嫁娶事宜。
红白理事会由村干部一名和村中有威望的人组成,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老医生、老工人、风水先生等。
丁瑞华是南安镇花园村村委会副主任,花园村红白理事会会长。他介绍他们村每家每户都发放了宣传“移风易俗”的扇子。
花园村“移风易俗”宣传扇。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图
南安镇还有各式宣传,比如做环保袋,每村都有微信公众号,把相关政策发到微信群里等。
村里有老人去世,丁瑞华和红白理事会成员第一时间送“吊唁信”,请当事家人签署“承诺书”,承诺不搞封建迷信活动。他介绍平时红白理事会成员也会上门宣传政策。
成员中有一位风水先生黄祖强(化名),丁瑞华告诉澎湃新闻,有时黄先生上门劝说村民,效果更好。
对做好寿井、不愿迁坟的人家,黄祖强劝他们:虽然“寿井”花了很多钱,也不能用了,迁去公墓是“以房换房”;对亲人入墓、需要起棺迁坟的人家,他说旧房子已经住了那么多年了,这是“旧房换新房”。
黄祖强今年45岁,专职看风水15年。他告诉澎湃新闻,过去每月平均收入几千块,一旁的乡镇干部打断他:“黄先生谦虚了”。
殡改后,黄祖强加入红白理事会,每年有1200块钱补贴,除此之外,还有每年按全县人口2元/人标准的工作经费。
收入减少,有打扫卫生的活,村干部优先考虑黄祖强,公墓管理员的工作也让他做。
“原来看风水是零售价,现在得是批发价”
除了红白理事会,许自才告诉记者大余县还有两支队伍,殡葬改革信息员队、县乡综合执法队。执法队100人,每年100万经费。他强调执法队没有出动过,还是以做思想工作为主。
许自才和县里其他领导曾随团到山东河南等地考察学习,印象最深的就是:不能强制,不能采取过激行为,搅动思想很关键,要先转化特殊人群思想观念。
风水先生和党员干部都算作特殊人群。县里要求基层干部用群众语言做工作:告诉群众公墓就是地下的“发达地区”,进了公墓就是进了地下的发达城市;进了公墓不会成为孤魂野鬼,就是打麻将都不愁没有牌友。
许自才总结,大余殡改开展顺利,是前期“搅动思想”做足了工作。
他说,大余县在2017年6月正式启动“零点行动”前,用了6个多月时间做思想工作。县里雇了一辆宣传车,宣讲政策。“慢慢开,像卖水豆腐的一样,很早就开始了,中午休息,下午一直播到差不多天黑。”县里还排演了殡改地方戏,进村入组巡回演出,印发宣传单。
文明殡葬宣传车。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翻拍
许自才去公园时,听老头老太太们讨论“听说现在死了,不能装在棺材里抬到山上,要去火化,不知道这个烧的有没有痛?”,他接话,“唉呀老奶奶,烧的有痛你就没死,死了哪里烧的有痛?”
丁瑞华回收棺木总结经验,尊重风俗人情,比如初一十五比较吉利,就等那个时候上门做工作。
除了人情,也搬法规。村干部们告诉村民,我们是按政策、按法律法规来行事,又不是我们独创的,而且这种到处都在提倡,也不单在中国。
村干部们也有压力,大余县将殡葬改革纳入单位年终绩效考评,作为干部提拔使用的重要参考依据,对开展殡葬改革工作考评不达标的,实行“一票否决”制。
《江西大余县: “五步法”深化殡葬改革》中提到:在推进殡葬改革中,一开始大多数老百姓对迁坟工作不理解、不支持,认为这样扒“祖坟”的事情很不人道,是“千古罪人”,也有不配合工作的。
许自才告诉记者,普通人工作好做,有钱有势力的人,要花点精神。他们总结的经验是,“先缓一缓,大家都这样做了,让你成为少数,成为个别。你觉得还没面子了,会跟风。”
涉及迁坟,政府默许殡葬从业者继续给迁坟的人看日子、起棺、拾遗骨。大规模迁坟,南安镇宣传委员俞上敏告诉澎湃新闻,他们让风水先生们少收些费用,“原来看风水是零售价,现在得是批发价”。
挣得比省长多,人家叫他“阴间省长”
“阴间省长”参加了培训会,请缨做殡葬改革顾问。“我名气这么大,必须支持组织,如果我反对,讲殡葬改革怎么不好,可能会影响其他人。”
许自才认为风水先生也不全是靠忽悠,他们对建筑学等领域有研究,哪里潮湿,风沙比较大,是否适合建公墓,风水先生可以给参考。
“阴间省长”本名钟煜华(化名),1945年出生,后当上民兵连长,19岁成为大队支部书记。1975年11月入党,1978年当上党支部书记,1980年调入县里农业局,做兽禽防疫站站长,2005年退休。
钟煜华从事风水工作,迄今51年。堂哥带他入门,告诉他什么时代都需要这个手艺,要做好事,不做坏事。
“省长”的称号从1991年开始。那时钟煜华一年靠看风水收入约两万元,他在农业局月工资24.5元。周围人说他挣得比当时省长多,叫他“阴间省长”。
有公职期间,他不敢明目张胆接活,只在空闲时看风水。
钟煜华告诉记者,自己做兽禽防疫站站长,向那些卖鸡鸭,卖猪的摊位收税。一些商贩开始不愿交,知道他的“本事”后,多少有点畏惧之心。他去农业局前,同部门每年税收金额为十几万,他去后收到80万。
2005年,钟煜华退休,专职看风水。名气大,生意好。他告诉记者每年从初五开始做生意,到十五都不在家,广东、澳门、深圳、湖南四处有人请他。
钟煜华在大余县城盖了三层半独院楼房,家里12口人,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如今,二儿子、儿媳、4个孙子外孙和老两口一起生活。
他负责一家人的吃喝,贴补儿孙们的生活。
看迁坟,也有人发“520”
钟煜华从今年3月份以来“忙不赢”, 90%的活都是迁坟。他统计两个月以来,已经替270多家迁了坟,后面还有380多家排队。
他给人看风水,不主动要钱,东家包红包,给多少接多少。现在智能手机普及,他给人看迁坟日子,对方把生日、家里男人的生日发来,他把算好的日子用手机发回去,对方打红包。
顾客们彼此打听,形成定价。看迁坟,东家的红包有低有高,当地以“6”“8”“9”为吉利数字,也有人发“520”。
其余项目也基本定价,雇主生活条件不同,出手也不同。结婚、搬家、看门朝向等,有几百块,也有几十块。
钟煜华说平均一天有三单生意。妻子劝他这么大岁数,该歇歇了。他决定再做五年,儿女孩子都还小,要帮帮他们。
他每早6点前起床,有活的话,起床后喝口茶就去东家,吃完早餐,上山迁坟。如果不需要出门太早,他会去早餐铺,给家人买“烫皮”(当地特色早餐)。
大余县规划建设农村公益性墓地(骨灰堂)57个,其中很多是钟煜华参与选址的。“他们觉得这是钟煜华选的,没问题”, 钟煜华告诉澎湃新闻,自己和妻子也选了位置。
据县政府统计的数据,截止5月8日,县里累计整治坟墓12584穴,其中搬迁坟墓10716穴,拆除“活人墓”1868穴。
在迁坟工作开展前,县里先回收棺木。钟煜华和妻子的棺木放在老家,村书记是他侄子,问叔叔怎么办。他说:“不影响你的工作,你就帮我们留着;如果影响,你就上交。”
他和妻子的棺木随着全县18000多副棺木一起被回收,这些回收的棺木,县里称或集中焚烧、或制作蜂箱、或用作砖厂燃料。
与此同时,大余县地毯式整顿土葬用品市场。由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林业局、城管局等部门协调配合,对56家销售棺木、“活人墓”石材以及其他土葬用品的店铺,下达整改通知书,督促店主签订《不再销售土葬用品承诺书》。
殡葬用品店朱红元(化名)告诉澎湃新闻,他也去参加了宣讲会。殡改以来,生意少了一半。虽然火葬场告别仪式也使用花圈,公墓允许在焚烧池烧纸烧香,但他担心早晚会像做棺木、吹唢呐、做道场那群人一样失业。“那也是几代人传承下来的手艺,现在有的打零工,有的扫大街。”
上个月,钟煜华姑姑去世,家里人找他,他指导家人按照政策来,给殡仪馆打电话,火葬后入公墓。
风水先生黄祖强接受采访时,在村干部面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风水多少有些装神弄鬼、骗人的成分在,以后就不做了。
钟煜华认为自己不讲虚话,靠本事吃饭。这几年慢慢培养二儿子学风水,儿子在学校工作,他把教育部门的生意都留给了儿子。他不认为这行会失业,不信的不信,信的人还是会信。
那部叫《风水》的微电影中,大余县前剧团团长饰演的风水先生,给亲家选好了寿井位置。女婿是村长,做寿井影响女婿公职,影响外孙评“优秀学生”。一对亲家及时转变观念,放弃做寿井,双双被选入村里“红白理事会”,担任了角色。
大余县街头,多处悬挂“文明殡葬”宣传条幅。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图
责任编辑:黄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