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特朗普“任性”破旧却难立新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士琛 姚旭

2018-06-20 12:29 

当地时间2018年6月19日,美国华盛顿,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黑莉一同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6月1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共同召开记者会,宣布美国正式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这是美国继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巴黎《气候协定》、跨大西洋伙伴关系(TPP)、伊朗核协议等之后的又一次“退出”。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英文为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简称UNHRC,是联合国系统中的政府间机构,负责在全球范围内加强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工作,改善各国出现的侵犯人权的状况,并对此提出对策。UNHRC总部位于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
目前,由47个通过联合国大会(General Assembly)选举产生的成员国组成。美国退出之后,这一数字降为46个。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此举也使其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立以来首个自愿退出的成员国,成为明确拒绝参与理事会的会议与审议工作的国家。
美国被批评就宣布不玩了
在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上,黑莉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称为“虚伪的、自私的”机构。发言中她表示在今年早些时候及至这些年以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五项针对以色列的相关决议,而这个数量甚至超过针对朝鲜、伊朗和叙利亚决议的总和。她认为这种不成比例的现象证明人权理事会是被政治偏见所驱动的而非人权。
她在2017年就指责过人权理事会,认为这一机构有着“反以色列偏见”,“并不是真的为支持人权而存在”,并宣布美国将重新考虑其在人权理事会的位置,并会依靠自身的努力“重塑理事会的合法性”。
美国此次宣布退出事出有因。最近,特朗普宣布将会实行新的反偷渡政策,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一旦发现有偷渡者希望进入美国,美国边防警察会将他们逮捕,其中未成年人将被送至专门的未成年人收容所,而成年人则会被送至其他机构,等待被遣返。这一政策将家庭强行拆散,会造成“骨肉分离”的现象。
尽管这一政策符合特朗普一贯反对移民的主张,也是应对涌入美国的墨西哥移民的无奈之举,但如此强硬的政策很难不招致批评。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Zeid Ra’ad就批评该政策“没有良心”,一系列人权组织也对美国的决定表示强烈谴责。
非营利性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John Sifton明确提出,美国所关注的似乎只有以色列,如果特朗普政府不断抱怨人权理事会充满政治偏见的缺陷,“他们自己则更甚(They've just made it more so)”。
作为特朗普政府特别维护的对象,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推特上热烈欢迎了美国的这一决定:“美国离开这一充满偏见的实体的决定是一个不能更充足的明确说明了。”
美国国内对此的反对声浪也十分高涨,甚至连总统夫人梅拉尼娅也罕见地首次介入政治议题,公开在媒体上表示,自己并不支持丈夫的这一做法。
美国在人权理事会一度顺风顺水,常常发起对别国人权状况的审查,并对其他国家说三道四。但这一次,由于去年以色列在人权理事会受到批评,美国自己的移民政策也被点名,让美国咽不下这口气。同中国在其中积极斡旋,有理有节不同,美国选择了最直截了当的方式:我不玩了。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一同出席发布会时评论,认为人权理事会现在已经是人权进步的阻碍和对美国的威胁。“如果某个组织会破坏我们的国家利益和我们的盟友,我们不会成为这个组织的同谋,我们不会妥协也不会保持沉默。”
特朗普继续挑战国际秩序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为了特朗普上台之后推出的又一个国际组织或国际协议,此前,这份列表上已经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巴黎气候变化大会成果文件、伊朗核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等。
一次又一次的“退出”,让特朗普挑战现有国际秩序的企图昭然若揭。特朗普对于现有的国际秩序不满,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他认为气候变化是一个伪命题,是用来骗取美国经费和科研成果,随即退出气候变化协定。他认为伊朗核协议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尽管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在这个问题上美国的国家利益究竟是什么,就退出了伊朗核协议。他觉得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并不能给美国经济和贸易带来什么好处,得利的反而是其他参与的国家,立马不顾众人劝说,退出TPP,让一干小伙伴都傻眼。他觉得中国通过中美贸易获益太多,必须改变这种局面,因此和中国开打贸易战。如今,发现有一个联合国机构居然敢批评他的移民政策,那必须要退出这个机构。
特朗普挑战国际秩序才刚刚迈出了几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绝对不会是他退出的最后一个国际组织。而在“大破”之后,特朗普的“大立”才刚刚开始。
在国际经贸上,特朗普反对多边主义和全球化,偏好同不同国家进行双边谈判,认为可以借此取得对美国最有利的谈判成果。他几乎已经跳开WTO框架,试图同中国、欧盟、加拿大等重新进行双边贸易谈判。在欧洲事务上,他认为欧洲盟友应该自己承担更多的防御和安全责任,而不是指望美国来负担北约(NATO)的大部分开销。他对于欧盟也表示不屑,认为欧盟根本没有能力治理好欧洲。在朝鲜问题上,他试图同朝鲜建立起直接的沟通管道,而不需要过度依赖中国在这一问题上发挥影响,尽管目前看来,管道虽然建立起来,但还远未达到美国让朝鲜完全无核化的目标,更不可能缺少中国的支持。
他脑海中的新秩序目前并不清晰,而在中国、欧盟、日本、韩国、加拿大等国家纷纷同美国交恶的时候,要建立这样的新秩序,只怕是难于上青天。想要建立国际新秩序的特朗普,会有下一个四年实现他的愿景吗?
(王士琛,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研究员、日内瓦大学、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姚旭,复旦发展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博士。本文首发于“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微信公众号,原标题为《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继续挑战原有国际秩序》,内容有删节,澎湃新闻获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