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上海电影节|电影公司不以生产好内容为目标,那就是在耍流氓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8-06-18 16:46  来源:澎湃新闻

论坛现场 上海国际电影节微信公众号 图
除了影迷们的狂欢,上海国际电影节也是每年业内复盘讨论中国电影新形势、新发展的时机。6月17日,“新时代的中国电影”金爵电影论坛集聚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平,上海电影 ( 集团 ) 有限公司董事长任仲伦,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兼CEO王中磊,博纳影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总裁于冬,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等,共同探讨在新的时代中,中国电影目前发展如何?未来五到十年将如何发展?
内容才是首位
据人民日报报道,2018年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票房总收入达到202.17亿元,超过北美同期的28.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3亿元),首次成为世界第一。而10年前,中国全年电影票房也仅仅只有40多亿元。
随着票房升高的,还有中国观众日益提高的欣赏口味,近年来“叫座不叫好”、烂片收获高票房的情况逐渐减少。电影生产者们愈加认识到,内容才是首位,“做最好、最对、最中国化的内容”是每个中国电影人的共识。
华谊兄弟CEO王中磊表示,内容和创意是他创造华谊兄弟时的核心,而未来的规划也依然如此。“当时我们在做的时候,其实比现在的行业规模小非常得多,能够合作的创意人员也是有限的。到现在20年过去了,市场发生很多变化,但是我们一直保持初心。”
他提到华谊今年的新片单,希望可以丰富国产电影的多样性,“我们将在今年会有贾樟柯导演的《江湖儿女》,还有《找到你》这样情感浓度非常高的电影,让中国观众看到特别不一样的电影类型。”
光线影业董事长王长田现在也非常认可好的头部内容的重要性,“我曾经给光线制订过很多的目标,成为最高票房的公司、产业链最完整的公司,中国最大的电影公司,等等。做了十二年电影之后,我觉得这些都不是那么重要了,我现在只想成为中国最好的头部内容的生产公司。”
“如果一个电影公司不以生产好内容为目标的话,那就是在耍流氓。好电影是我们存在的唯一理由。”王长田说到。今年光线的《超时空同居》获得了巨大成功,今年电影节的开幕片《动物世界》也同样来自光线,接下来还有黄渤即将上映的导演处女作,这些都能窥到光线在内容口碑上要做改变的决心。
中影总经理江平说,从组建开始,到前年作为第一个上市的电影国有企业,“中影有钱,但是不任性。中影可以投入、投资,但是绝不投机” ,要做出新时代的好作品。与此同时,他还强调了中影服务观念的转变,要为中国影片制作提供优质的硬件软件服务,“中影基地6个摄影棚,去年一年1月到12月,没有一天空过,天天排满。”他认为在座的电影人都是抱有“中国电影情结”的,要团结起来为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产业链形成更有行业推动力
除了生产好的内容之外,完善产业体系也是当务之急。上影集团董事长任仲伦表示,在这样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市场背景下,不能只执着于单一领域,在完善联合发行体系的同时,上影集团在智能的背景下,也在建立电影制作的体系,拥抱新技术、打造全球影视制作高地,是目前的重要目标。
王中磊表示,这几年深度感受到,产业链的形成可以建立一个可持续性的发展,“让电影的商业价值可以持续化和丰富化,反过来再反哺整个电影,让IP效能最大化。”
于冬认为要从“导演中心制”向制片人做主导转变,“中国的电影导演是全世界最享受的导演,因为他们越来越没有预算的意识,越来越不听制片人的意见,因为钱多投资人也很多。这个时候如果一味靠资本市场不断融资,我认为这个不现实。要制片人做主导,而不是导演拿着剧本、拿着创意在融资,无限制要预算。导演们做庄,这不对。”
于冬还提到,博纳的电影是提前一年左右的速度在准备。“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电影都已经拍完,等着排队,像飞机跑道一样,等着上映、收钱。我没有什么片单,但四大档期博纳从来没有缺席过,2020年春节在做什么,2021年春节是什么片,在这样一个规划面前,不以某一个导演的做法来定,而是制作公司要定。用这样的要求来对待一个公司,我们有竞争力,同时对这个行业有推动力。”
中国电影的未来肯定会光明
对于中国电影的未来,于冬认为“是中国电影超越好莱坞最好的一个十年,也是最接近的一次”,在美国电影市场被各种续集充斥时,于冬认为这就是国内还有些内容情怀的初代电影创业人去赶超的最好时机。他还表示,中国电影今年的观影人次将突破20亿人次,中国电影现在成为全球电影发展的动力和引擎,与第一代电影创业家、企业家的努力分不开。在珍惜来之不易的成果的同时,还要抓住机遇,每年要实现更大的票房增长。
导演出身的江平表示,自己几乎完整经历过国内电影的发展,现在感受到的还是在变好,要有信心。“关于电影的排队,在我印象当中有三次排队让我震撼:一,40多年前,1976年10月一声春雷,文艺界终于重见光明,很多电影再次上映。有的人为了看一个《三笑》看几十次,排队。十几年前《马路天使》《乌鸦与麻雀》拿出来放映的时候,依然排队。但是好景不长,不久后很多电影院拆的拆,迁的迁,改的改。后来再出现了一次排队现象,1993年10月7号到10月14号,第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很多人昼夜排队等着看电影,看以好莱坞为主的电影。(我)作为第一届电影节的参与者、策划者,激动,同时又悲哀,咱们的电影怎么没有这种现象了。好,这些年这些现象又回来了。这些年发展得有多好,总书记说的天上不掉馅饼,不怕板凳坐得十年冷,只要起撸袖子加油干,肯定会光明。”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