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司法部

“父亲去世了,他没能看到我戒掉毒瘾,带着遗憾走了”

司法部

2018-06-14 21:18  来源:澎湃新闻 问政

本文原标题:《戒毒故事丨“父亲去世了,他没能看到我戒掉毒瘾,带着遗憾走了”》
一日吸毒,终身戒毒,毒品已成为世界公害。长期滥用海洛因对人体、心理、行为造成巨大影响,而且这种影响在脱毒后仍长期存在,成为海洛因依赖者难以适应社会及复吸的重要原因。
戒毒人员中的绝大部分人都对过往经历追悔莫及,也对改过自新充满期待。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探访了安徽三家强制隔离戒毒所,近距离了解戒毒者,了解他们背后的故事。
1
今天,为您讲述的是来自安徽省合肥市滨湖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人员小涛的故事。
图为小涛为同戒人员讲述自己的戒毒经历。
戒毒故事
小涛家住重庆,今年28岁。2004年,只有十几岁的花季少年沾上毒品。14年来,小涛断断续续被强制隔离戒毒几次,自戒无数次,依然没有摆脱毒魔的控制。
“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就这样流失,我失去了所有亲人和朋友。第一次吸食毒品海洛因时,我和很多吸食者一样,认为就一次不会上瘾,现在我深深地知道错了。毒品,不但可以摧毁人的身体、意志,还可以控制人的灵魂。”小涛说,自己成为毒品的俘虏,从烫吸发展到注射。
“父亲是一名中学老师,一生勤勤恳恳、兢兢业业。2012年,父亲去世了,他没能看到我戒掉毒瘾,带着遗憾走了。”回忆起父亲弥留之际的劝导,小涛流下悔恨的泪水,他发誓一定要将毒瘾戒掉,可没过多久就复吸了。
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小涛住在宾馆不吃不喝,大量注射毒品导致昏迷,被服务员发现后送到医院才捡回一条命。
一旦吸毒成瘾,人体机能将受到严重的、甚至难以救治的损害。毒品不仅侵蚀人的身体,也会逐渐控制人的思想和行为。
一次又一次承诺,一次又一次复吸……失望的家人将他送进戒毒所。两年过得很快,2014年,小涛走出戒毒所。原以为自己真正戒除了毒瘾,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然而当他再次面对毒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多么软弱。小涛再次复吸了。
“我是多么的恨自己,更看不起自己,世界上怎么会有毒品这么可怕的东西,它夺走了我的一切。”当冰冷的手铐扣住双手的一刹那,小涛的心里竟然有了一丝心安。2017年4月,小涛被公安机关送到安徽省合肥市滨湖强制隔离戒毒所,接受强制戒毒。
刚入所时,小涛带着强烈的消极抵触情绪,戒毒所领导多次找他谈心,还特意请来心理咨询师进行心理治疗,帮他走出毒品的阴霾。
“对于人生没有理想与追求的我,认为一切都是徒劳的。但是,民警们没有放弃,在生活上处处给我关心,在心灵上时时给我安慰,使我的心渐渐暖了起来。”小涛说,今年春节他特别思念母亲,可几年前母子俩已经失去联系。知道这个情况后,戒毒所几经周转,找到小涛家乡的居委会,当电话中传来母亲声音的那一刻,小涛泣不成声。
小涛勇敢地说出了自己的故事,他说要感谢身边所有关心和爱护他的民警,坚持不懈的教育和感化给了他力量,让他找回失去的亲情,也让他看到人生的希望。
民警视角
穿上藏青蓝才明白职业意义
对于很多不了解的人来说,戒毒所似乎就是阴冷、灰暗的代名词。其实只有穿上这身藏青蓝,身处其中,你才能明白这份职业的价值和意义。
安徽省合肥市滨湖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王晓雅刚来戒毒所时,对这份职业产生过质疑,她曾经怀揣疑惑问前辈同事:为什么毒品形势愈发严峻?为什么会有戒毒人员屡次复吸?为什么科学技术那么发达,戒断率却依然不尽如人意?戒毒民警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究竟在哪里?
“一名戒毒人员戒期两年,滨湖戒毒所有500余名戒毒人员,安徽省有近4000人,全国有35万人,这意味着,两年里,毒品交易市场上少了35万消费人群。”王晓雅说,只要这35万人中有一个人能摆脱毒瘾的折磨,我们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戒毒民警用法律法规告诫戒毒人员明理知耻,用点滴关爱温暖戒毒人员尘封的心,用科学手段帮助他们恢复健康,在如梭的岁月中陪伴他们走出人生阴霾。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获全胜、决不收兵。20年来,滨湖戒毒所干警们用汗水和青春实现了场所的底线安全,用拼搏与创新践行了新时代的治本安全,用忠诚、干净、担当凝聚起维护总体国家安全的强大力量。”在王晓雅看来,功成不必在我,但功成必定有我。
文章来源 | 法制日报 记者刘子阳
摄影丨王建军
编辑 | 李小凤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