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上合影响超越一隅,G7举步维艰:两种全球治理的理念与现实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朱杰进

2018-06-14 15:23  来源:澎湃新闻

2018年是全球治理极其困难的一年,也是不同全球治理理念和行动展现差异以及相互交锋的一年,其中几乎同一时间召开的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与七国集团(G7)加拿大夏洛瓦峰会就是典型。上海合作组织从2001年成立到现在,走过了17年历程,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已经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改革完善全球治理的重要力量,而G7从1975年成立,走过了43年历史,曾经一度辉煌,但近年来峰会变得格外艰难,一些媒体称夏洛瓦峰会中G7已经演变成了“G6+1”。那么,为什么原本作为一个地区组织的上海合作组织在全球治理中影响力越来越大,而一向号称为“全球治理中心”的G7却在全球治理中举步维艰?其背后根源正是两种不同的全球治理理念所造成的效果差异。
峰会理念差异:“上海精神”Vs “G7精神”
任何一个国际组织都是建立在一定的理念基础之上,这是观察国际组织发展演变的一条准线。作为第一个以中国城市命名的政府间国际组织,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以来始终保持旺盛生命力和强劲的合作动力,根本原因在于它创造性地提出并践行了“上海精神”,即“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理念。G7在1975年首次峰会发布的《埃维昂宣言》中宣称“开放民主、个人自由和社会进步”的精神是凝聚G7国家的价值观基础。
实际上,“上海精神”与“G7精神”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全球治理理念:上海精神倡导相互信任、相互平等,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核心是支持每个国家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而G7精神则是发达工业国家向全世界宣扬西方价值观,背后暗含着以西方文明来改造世界其他文明的信心。
在青岛峰会中,中国创造性地从新发展观、新安全观、新合作观、新文明观、新全球治理观等五个方面来阐释新时代的“上海精神”。一方面,这将为上合组织扩员以后的发展打下理念基础:新成员加入以后,需要真正地理解和接受上海精神;另一方面,这也将进一步彰显上海精神的特质,从而与西方大国主导的全球治理理念即“G7精神”形成区别。具体来看:
第一,新发展观。“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新发展理念是新时代中国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发展的理念,这一次利用青岛峰会的平台将其上升为上合组织的新发展理念,直接针对的就是解决世界性的发展不平衡难题。
发展问题是当今世界所有乱象的根源,西方国家之所以会“逆全球化”和“民粹主义”盛行,其根本原因在于发展不平衡,全球化的发展成果未能被大多数人所分享,从而导致西方国家的国内政治中出现精英脱离民众,国际政治中出现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盛行的现象。G7精神未能给出发展问题的有效答案,而且在G7内部,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对来自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的钢铝产品加征进口关税,使得美国与其盟友之间出现尖锐分歧,其他G7成员国公开批评美国,导致G7夏洛瓦峰会笼罩在欧美贸易战的阴影之下,其成员国对G7 精神的认同出现了裂缝。在这个意义上,新时代的上海精神首先体现为新发展观,直面全球性的发展不平衡难题,可谓抓住了全球治理的“牛鼻子”。
第二,新安全观。“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的新安全观是上海合作组织过去发展历程的宝贵经验总结。上海合作组织从安全合作起步,也在安全合作领域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冷战结束以后,中、俄、哈、吉、塔五国从建立边境地区军事互信和裁减军事力量入手,建立了上海五国机制,后来演变成为上合组织。2002年,上合组织成立了常设反恐机构——比什凯克反恐中心。随后先后通过了《打击“三股势力”上海公约》、《反恐怖主义公约》、《反极端主义公约》、《成员国边防合作协定》等合作文件,而这些机构和合作文件的背后理念正是新安全观。而反观G7,由于其诞生于冷战期间,至今其安全治理还未能彻底摆脱冷战思维和集团对抗的思维。
第三,新合作观。针对当前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沉渣泛起,全球贸易战一触即发的形势,中国在青岛峰会上提出新时代上海精神的第三个方面是开放、融通、互利、共赢的新合作观,拒绝自私自利、短视封闭的狭隘政策理念。而在G7中,美国对加拿大、欧盟等国钢铝产品加征关税,对此,法国称其他6国无法理解美国的行为,主席国加拿大认为美国的行动削弱了传统上将G7团结在一起的价值观基础。
第四,新文明观。平等、互鉴、对话、包容的新文明观是新时代上海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与G7精神包含的要以西方文明改造世界其他文明的理念形成鲜明反差。青岛峰会支持乌兹别克斯坦提出的关于在联合国大会通过《教育与宗教的包容》特别决议的倡议。而G7对西方模式那种自信背后的逻辑就是西方文明中心论和优越论。
第五,新全球治理观。倡导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与G7在全球治理中倡导所谓“民主国家共同体”有着本质区别。
峰会成果差异:《青岛宣言》Vs《夏洛瓦宣言》
通过比较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和G7夏洛瓦峰会所取得的成果会发现,两个峰会的成果迥异正是源于两种不同的治理理念。
青岛峰会顺利发布了《青岛宣言》,将中国倡导的新发展观、新安全观、新合作观、新文明观、新全球治理观等新时代的“上海精神”转化成了成员国的共识,为扩员后的上合组织发展筑牢了价值基础。另外,峰会还通过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未来5年实施纲要,为成员国进一步发展睦邻友好关系,将共同边界建设成为永久友好边界规划了路线图。
夏洛瓦峰会经过艰难谈判,主席国原本认为已经通过了代表7国的《夏洛瓦宣言》而不是单方面的《主席声明》,不料峰会结束两小时后,特朗普突然发推特称由于加拿大总理在峰会结束后的记者会上的“不实陈述”以及其他国家对美国发起不公平贸易行为,美国不准备签署《夏洛瓦宣言》。尽管特朗普是通过推特这种非正式的社交平台发布消息,而非美国政府正式的外交立场,但这使得G7自建立以来,第一次出现在峰会结束之后有成员国领导人公开反对联合宣言的尴尬现象。
在安全合作方面,青岛峰会取得了一系列突出成果,包括批准打击“三股势力”2019至2021年合作纲要,制定措施防范极端主义思想在青少年中传播,完善针对外国武装恐怖分子的情报交换机制等。夏洛瓦峰会在安全合作方面则成果寥寥。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核全面协议之后,英法德等国希望利用夏洛瓦峰会来游说美国改变立场,但未能取得任何成果。阿富汗问题是两种不同安全合作理念和效果差异的典型表现,这个曾经是西方大国在谈全球安全治理时必谈的话题,这一次在《夏洛瓦宣言》中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阿富汗的字眼,反而是在《青岛宣言》出现了一大段关于如何解决阿富汗问题的论述。
在经济合作方面,青岛峰会通过多份经济务实合作文件,涉及贸易便利化、国际道路运输便利化、粮食安全、海关协作等众多领域,“一带一路”倡议获得越来越广泛的支持,呼吁维护以世贸组织规则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而夏洛瓦峰会中,主办方加拿大设置的第一项议题是“包容性经济增长”,加拿大和欧洲各国希望讨论的是“包容性”,即经济增长如何能够惠及更多人,包括提高教育普及率、降低儿童死亡率等,而美国的关注重点则是“经济增长”,特朗普认为他的政策已经在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因而在峰会上主要是向其他G7国家传授经验,这一分歧导致峰会在这方面未能取得成果。
在社会人文合作方面, 青岛峰会通过了《上合组织成员国环保合作构想》,商定继续在相互尊重文化多样性和社会价值观的基础上,推进文化、教育、科技、卫生、旅游、青年、妇女、媒体、体育等领域的合作。而在夏洛瓦峰会中,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将性别平等和海洋环境保护作为“进步议程”列为峰会的重点。加拿大提出要将性别平等的理念在G7中“主流化”,即G7在讨论所有议题时,都必须融入性别平等的视角,并为此带头捐款4亿美元,希望其他G7国家也跟进,以达到甚至超过加拿大前任总理哈珀在2010年慕斯科卡峰会上实现的G7为母婴健康捐款73亿美元的目标,而最后只募集了38亿美元,远低于预期。在海洋环境保护方面,夏洛瓦峰会将治理海洋塑料垃圾作为重点,推动通过了《G7海洋塑料宪章》,但令主办方加拿大感到不满的是,美国和日本并没有在宪章上签字,尤其是日本作为一个海洋国家拒绝加入该治理进程。
在全球治理方面,上合组织实现了突破。原本作为一个地区组织,上合组织的重点是处理地区事务,但随着近些年发展,上合组织在全球事务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力。青岛峰会不仅有联合国等长期合作伙伴派负责人与会,还首次迎来欧亚经济联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的高级代表。上合组织秘书处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签署了合作文件。G7长期以来作为工业化民主国家俱乐部和全球治理的引领者,向世界各地输出发达国家的制度和模式,但充满讽刺意味的是,夏洛瓦峰会中,主办方加拿大曾打算将“防止外国干涉民主国家选举”作为峰会的一项重要议题,并将有关条款写进《夏洛瓦宣言(草案)》,但据特鲁多总理后来在记者会上的解释,这一条未能在G7内部形成共识,最终被删除,这其实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西方大国在全球治理中的相对衰落。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