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会亮相:是评奖,也是探寻创作的方向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8-06-13 22:17  来源:澎湃新闻

6月13日,由剧作家、国家一级编剧刘和平作为主席的第二十四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会亮相,与媒体见面。
左起:海外电视剧单元评委李·梅森、斯蒂芬·朗·米切尔,中国电视剧单元评委赵立新,白玉兰评委会主席刘和平,中国电视剧单元评委高群书、徐帆、徐纪周  视觉中国 图
今年是国产剧诞生60周年,中国电视剧单元的角逐受到相当的关注,高群书、徐纪周、赵立新、徐帆等评委的压力也是不小。今年有包括《白鹿原》《琅琊榜之风起长林》《我的前半生》等在内的13部作品参加白玉兰各大奖项的角逐。
对于本届评审标准,评委分别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写出过《北平无战事》《大明王朝1566》,获得过多项编剧大奖的评委会主席刘和平简单直接,表示“思想进步、技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作品”就是标准答案,同时让刘和平感到欣慰的是,“从创作到生产,(国产剧)都较以往更自觉地成熟了。这种成熟就是新的进步。”
而导演高群书则认为,对于电视剧的评审标准有三点。第一,好的电视剧表达有独特性,并且直指人心,让观众有共鸣。第二,技术也是关键,摄影、服化道、表演必须达到一定高度,精度。第三,无论是民间反馈,还是网络抽样来看,必须要有好的社会影响。他觉得国产剧仍有不小的进步空间。
高群书 视觉中国 图
高群书在评委里较为特别,他作为电视剧导演出身,曾拍过《征服》等口碑上佳的剧作,后又转型为电影导演,拍出《风声》《千钧一发》这样的力作。高群书感叹说,尽管技术越来越高端,他却开始怀念起年轻时看的《渴望》,其中原因可能是由于资本大量进入,“创作和表达这两年易受到阻碍”。拿坐在身边的编剧刘和平举例,高群书说:“《北平无战事》的剧本他写了7年,我是因此又燃起了对电视剧的欲望。”但遗憾的是,现在能用7年打磨一个剧本的情况太少,很多导演和演员都很认真,但更多停留在“行活”层面。
演员赵立新对高群书的观点较为认同,他提到最关键的评审标准在于是否真诚,不虚假,以及画面上的艺术美感。同样身为演员的徐帆更感性一些,她表示今年所看到的剧作都很吸引她,多数作品都同样制作精良,还要进行比较选择,“对我来说,是很难的。”但徐帆觉得,即便难,这个选择还是有意义,每年白玉兰大奖仍旧是对过去一年真正在行业里深耕内容的从业者的极大肯定和鼓励,这种鼓励可以让国产剧不断上台阶。
徐帆 视觉中国 图
每年白玉兰奖从入围名单到获奖作品,都很少将收视率或讨论度作为主要参考标准,依旧保持着艺术审美上的坚持和探索,例如去年获得最佳中国电视剧的《好家伙》。
评委会主席刘和平指出,“实际上国产剧的真正发展只有40年,能到今天这个程度,是叙事艺术叙事文学的一大步。”相比海外优秀电视剧,国产剧讲长故事的能力是一大优势,这得益于悠久的戏曲传统。当然,期待有所改变的地方也有,比如,有价值突破、美学突破、尺度突破的作品并非每年都有。他幽默地表示,国产剧优势就是地大物博、人多、钱多,套路化也是进步路上的过程之一。
“评奖不仅仅是评价,而是在倡导,通过这个奖项通过评选,选出一些很少的好东西,让大家看到他们的努力,他们的辛苦才能得到褒奖或得到发扬光大,尽管可能是凤毛麟角,但就要像从大海捞针一样捞出来,让大家都看到。”高群书说。
赵立新和刘和平(右) 视觉中国 图
在见面会结束后的采访中,有关这两年提到的高频词“现实主义题材”,刘和平再次重申了自己对国产剧谨慎中的乐观,“现实主义就是关注当下的生活,但艺术作品是在用美学的眼光看世界,看完今年片子我发现,现在结合得可以,既关注了当下的人,也还是坚持艺术创作原则,用美学的眼光在构建作品。中国电视剧还是在逐渐成熟。”这种成熟也在他自己的新作中有所体现,由于主要时代是北魏时代,主角们属于鲜卑族,刘和平透露,更多使用了西片的感觉,“《冰与火之歌》能表现什么,我们也可以表现什么。”
刘和平也提到剧本对国产剧的重要性,“剧本就是整个剧的最大公约数。公约数找不到,戏也好不了。”也因此,好剧作对编剧的要求越来越高。“不光是要懂得如何叙事,你还真正要懂得整个拍摄过程”,他提倡编剧要从一开始构建到选导演演员再到后期都全程参与。
除了不断被问问题的国产剧评委,谈到评奖意义,纪录片单元评委松江哲明倒希望参赛片创作者们应当看淡这层纸,只要是真实反映发生的事情,入围的作品都值得关注,而是否得奖,只是评委与剧作之间的缘分了。实际上纪录片这两年在国内也发展迅速,早就不是小众艺术领域,此次纪录片单元入围作品中的《生门》就曾在网络上引起过热议。国内纪录片评审彭辉曾参加过十几年的国内纪录片评奖,这一两年他也感受到了这种发展,他客观总结国内外纪录片之间的差距,“国外的张力比较大,国内的题材范围窄一些,这个可能是还需要改进的地方。”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