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范

山姆·史密斯:他不是老灵魂,只是求爱而不得

阿水

2018-06-13 16:21  来源:澎湃新闻

新世纪“悲伤情歌大王”Sam Smith(山姆·史密斯)的巡演10月23日将来上海。我们有机会看到的,将是一个比初出道俊俏消瘦不少的“骚姆”,希望减肥的副产品——胃酸反流不会影响到他的声音。
2014年Sam Smith发布第一张专辑《In The Lonely Hour》的时候,还是一个胖嫩的蓝眼睛英国年轻人。这张长度不及一小时的专辑一鸣惊人,收获四座格莱美、一座奥斯卡、五首排行榜前十单曲。
群众迅速给他“男版阿黛尔”的称号,因为二人都是英式骚灵风格,又都建立用情至深又永远心碎的音乐人格,而且唱功了得真假声切换自如,颇符合新世纪对诚挚苦情歌的需求。
Sam Smith年少走红,却未逃脱“一开口就是错”的困扰。去年《纽约时报》对他作了一次长篇人物专访,最令采访者惊异和触动的却是他的眼泪。
似乎任何话题都能让这双清澈的蓝眼睛滴下泪水——童年成长的房子、第一位声乐老师、第一次心动、他在伊拉克摩苏尔遇见的孩子们;他低头看见手臂上的纹身,上面有阿拉伯文撰写的“Be good, be kind”字样,又哭了。说到“爱”,他索性后仰四肢张开倒在沙发上,目光看向上方,好像因为触碰到如此神圣之物而暂时魂灵出窍。
对于他的眼泪,Pitchfork曾经调侃地用“鳄鱼的眼泪”作标题评论他的第二张专辑《The Thrill of It All》主打歌《Too Good at Goodbyes》。这就有点刻薄了。
Sam Smith是出了名的人好心善还实诚。第一张专辑发布不久他便宣布出柜,不希望成名以后让公众费劲猜测“他究竟是不是gay”。此举搞不好就会斩断前程,幸好他的实力、天时和运气没有熄灭这颗新星。
出道后,Sam Smith的坦诚不仅表现在性取向上。他一直很愿意与人掏心掏肺,也把“出柜”这件事想得过分简单。
毕竟是在娱乐圈,而他“不幸”一出道就跳过独立音乐人的阶段,直接变成一个大明星。在此之前,他只是出生在距离伦敦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小村庄Great Chishill的普通男孩,资质平平,朋友很多,爱过不少直男,从未找到能融入其中的社群。
他最爱看的电影是《泰坦尼克号》和《恋恋笔记本》,打扮复古,曾因公开表示不喜欢Tinder和Grindr等约会软件而遭嘘。不喜欢的理由是:破坏了恋爱的浪漫。
被视作拥有一颗老灵魂的Sam Smith,其实只是因为对感情的渴求从未被满足过而始终缱绻悲伤。第一张专辑完全围绕一段求之不得的感情,他爱上了一个已婚直男。第二张专辑的视角稍微看向更广阔的地方,有了几首明亮的歌,但仍是关于求之不得的感情。
三岁时,Sam Smith的母亲就发现他是gay,10岁时他自己也明白并接受了这一点。如果没有成为明星,而只是一个喜欢唱歌和打扮的英国男孩,这本来不会太困扰到他。体重才是长期困扰他的顽疾。
然而他一夜爆红,想在公众面前保持诚实的自己,公众却对他有更高的要求——做LGBTQ群体的代言人。而他自己,19岁才在伦敦遇到另一位同性恋者(此前身边都是直男),至今没有像自己期望的那样被全心全意地爱过,也不知如何正确地“做一个gay”,“学校里从来没有教过同性恋史这门课程。”
他的眼泪和坦率容易成为嘲讽对象,“我不是同志歌手Sam Smith。我是歌手Sam Smith,碰巧是同志”的宣言又被指责为“想出柜,但不想做一个太gay的gay”,很难做。
不过这些都幸而没有影响到他的音乐事业。去年,Sam Smith的第二张专辑《The Thrill of It All》依然成功。他学会用更深邃的方式表达情感,并决定以后少用标志性的假声,因为“假声终将随着年华老去而衰退”。
他的偶像是Amy Winehouse,她的绝望和情感迸发出的音乐比Sam Smith的激烈很多。Sam的理想是有朝一日成为嗓音低沉,手中夹一支烟边唱歌边喝酒的歌手,像Joni Mitchell的《Both Sides Now》专辑封面一样。
他甚至期待岁月早日磨砺他的嗓子,毕竟他才26岁,还在做梦的年纪里。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