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评论

马上评|不要等张养浩故居遗址“都做了土”再后悔

澎湃评论员 西坡

2018-06-13 11:52  来源:澎湃新闻

张养浩雕像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元代文学家张养浩的《山坡羊·潼关怀古》几乎人人耳熟能详。但是没人能想到,去世几百年之后,张养浩又上了新闻。
据报道,位于济南的张养浩故居遗址被规划建住宅。近日济南规划局回应称,遗址不在文物保护名录内,只能尽力保留。目前,来自全国各地的张养浩后人正在为保护故居遗址而奔走。
济南真的那么缺乏住宅用地吗,以至非把张养浩故居遗址毁了不可?接受采访的张养浩研究学者马继业说得好:“开发有很多种形式,在基地盖楼是一种形式,把它作为遗址保护起来也是一种形式。最根本的是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一种冲突和衡量。”
盖楼是财富创造的最便捷方式,土地出让金、房价、各项税费,这笔账很容易算。但损失的却是宝贵的无形财富。对张养浩后人来说,遗址是独一无二的心灵寄托。对公众来讲,这也是发思古之幽情的宝贵处所。
张养浩在潼关怀秦汉之古,今人在这里怀张养浩之古,所谓“诗意的栖居”不正是如此吗?一旦盖成了楼,所有意境都荡然无存了。
文明正是在一代代人的回望中丰富起来、厚重起来的,而精神回望是需要物质支点的。如果没有岳阳楼,就没有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等千古名句。如果没有古罗马遗迹,也不会有吉本的名作《罗马帝国衰亡史》。
吉本写道:“我踏上罗马广场的废墟,走过每一块值得怀念的——罗慕洛站立过的,西塞罗演讲过的、恺撒倒下去的——地方,这些景象顷刻间都来到眼前。”由于中国古建大都是土木结构,所以我们对西方的古代建筑遗存常常只有羡慕的份。因而对于能够保存下来的遗址、文物,就要更加珍惜
城市规划者如果只看得到高楼的价值,而看不到历史的价值,无疑是可悲的。城市的文化气息,不体现在仿古一条街上,而体现在对真实古迹的尊重与保护。
对济南来说,张养浩故居遗址更是一个不容重犯的错误,因为有济南老火车站的教训在前。
济南老火车站曾是亚洲最大的火车站,曾是世界上唯一的哥特式建筑群落,曾被战后西德出版的《远东旅行》列为远东第一站……然而虽然有这么多荣誉,济南老火车站还是在1992年被拆除了,在济南人心头留下一道永难消失的疤痕。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2013年8月1日,济南市旧城开发投资集团对外公布,将复建21年前拆除的老火车站以及行包房。与拆除老火车站时一样,复建的提议同样遭到舆论强烈反对,有专家表示“这是一蠢再蠢”。
一座城市不该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张养浩故居遗址不应重演济南老火车站的悲剧。等一切“都作了土”,再后悔就晚了。
责任编辑:程仕才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