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法治中国

法者|命名检察官季毓桃:自学法律过司考,32岁穿上制服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2018-06-12 11:16  来源:澎湃新闻

“八起盗窃案你到底参加了几起?”
“两起。”
“你再好好回忆回忆?”
2018年6月4日,安徽芜湖无为县检察院传唤室内,40岁的女检察官季毓桃一边敲击键盘,一边将眼神投向身边的犯罪嫌疑人,目光犀利。
“四起……但我不知道这是犯罪啊。 ”
“不知道不是理由,犯罪了就得认。”
仅一上午时间,季毓桃就传唤了三名犯罪嫌疑人,直到忙完她才得空抓起桌边的半块煎饼啃上几口。
在无为县检察院,季毓桃的勤奋和“泼辣”是出了名的。2018年5月2日,以她之名成立的安徽省芜湖市首个“命名检察官工作室”——“季毓桃检察官法雨润苗工作室”在无为县检察院正式揭牌。
一个月来,成为“命名检察官”的季毓桃更忙了:又是调研留守儿童及未成年人犯罪社区矫正工作情况,又是策划组织小学生参加“检察开放日”,还要兼顾未成年人以及其他公诉案件处理。
同时身兼芜湖市人大代表和无为县政协委员的她说,这只不过是她的职责所在。
季毓桃和工作室同事们一起探讨未检工作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图
前传:不甘心一辈子打字,自学通过司考
和检察院里很多同事的人生轨迹不同,季毓桃正式穿上这身检察官制服的时候,已经32岁了。她自嘲,自己的人生是“倒置”的。
在此之前,她以聘用书记员的身份在无为县检察院敲了十年文书。2008年,已过而立之年的季毓桃想给自己的生活来点改变,她自学通过了司考,辞职,当了大半年律师。
季毓桃坦言,其实她更喜欢当律师的时光,要不是老检察官父亲的一通电话,她可能不会再回到检察系统中来。
1978年,季毓桃出生在安徽省芜湖市无为县,父亲当兵转业后在县检察院工作,母亲是一名上海知青。18岁那年,季毓桃中专毕业,打小要强的她一心想自己开店做买卖。90年代中期,无为县检察院刚开始实行信息化办公,院里正缺一个会打字的年轻人,季毓桃被父亲说动来了。
要把大摞大摞的资料录入归档,很考验人的耐心,季毓桃猫在办公室里一打字就是十年,偶尔也会听检察官们聊起手头在办的案子,听得她心里“直痒痒”。
2004年,季毓桃有了自己的宝宝,不知将来孩子问起“妈妈是做什么的”该怎么回答的困惑一直缠绕着她。不甘心一辈子打字,季毓桃决定读书考学充实自己,开挂的下半场就此开启。
不到六年,她拿下了法学自考本科文凭、司法考试,以及安徽省地方公务员笔试和面试,进入无为县检察院。
为了实现旁人眼中的毫不费力,季毓桃付出的努力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些年,白天婆婆帮忙带孩子,她下了班就往婆婆家赶,晚上等到把孩子哄睡了,她又折回自己家看书温习。
终于,2010年,命运之手又一次把她牵引到检察院门前。
季毓桃站在以她名字命名的工作室门前
受命:“命名检察官工作室”或许是一个机会
来到无为县检察院公诉科后,季毓桃遇到的首个考验是一起寻衅滋事案。虽然在检察院工作了多年,但她从来没以检察官的身份出过庭,开庭前,她准备到了深夜。时至今日,她还能清楚的记得该起案件的当事人姓名、所犯何罪和最终判决等关键信息。
季毓桃的工作电脑里也将所有经手过的案件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地理在一个个文件夹里。因为季毓桃的业务能力出色又为人宽和,检察院里的小姑娘们都爱喊她“阿桃姐”。
无为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左兴东告诉澎湃新闻,几年前季毓桃曾办理一起在该县有很大社会影响力的集资诈骗案件,多名被害人情绪激动,多次上访闹访。作为承办人的她,不仅站在法律的角度,更设身处地站在被集资人角度考虑,逐渐化解矛盾,最终让案件取得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双赢。
2017年开始,司法责任制改革在全国铺开,走马上任的员额检察官权责比以往更大了,对于改革中出现的检察官执法办案责、权、利如何有机统一,怎样考核监督等问题,上海、天津、四川、广西等多地探索用“命名检察官办公室”破题。
2018年4月某天,领导把季毓桃叫到办公室,说想以她的名字成立命名检察官工作室,承担涉及未成年人的司法办案和诉讼,以及帮扶教育、预防犯罪等职能,让未检工作实现专业化和系统化。季毓桃感到有些意外:“为什么是我季毓桃啊?”
一天的考虑时间里,季毓桃想起了两年前在公诉科承办的一起未成年人打架斗殴事件。那一年,17岁的辍学高中生黄某某跟随若干名社会青年在校门口随意殴打一名中学生致其轻伤。黄某某被移送审查起诉后,他的母亲哭着来找季毓桃,希望能为儿子求得一个从轻处罚的机会。
经走访黄某某所在社区、学校,季毓桃发现,因为父母长期在外经商,忽略了对黄某某的教育,但他对祖父母都极为孝顺,此次也属初犯,遂对其作出了附条件不起诉决定,在为期八个月的考察期限里,季毓桃给黄某某开了一份书单,要求他每周写一份读书心得给她看,还时不时把他叫来谈心。最后,黄某某在多方力量的帮教下顺利通过了考察,被宣布相对不起诉。
然而,时隔一年,黄某某因容留他人吸毒再次犯罪,这一次,他已年满18周岁。审查起诉时,黄某某跟受理案件的其他检察官说:“千万别告诉季检察官,我对不起她”。
采访当天,季毓桃想起这个案例仍然会难过到落泪。她忽然觉得,检察官的工作似乎不应该止于一纸文书和一次出庭而已。
有没有可能从根子上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或被侵害?季毓桃想知道答案。她觉得,成立“命名检察官工作室”或许是一个机会,她下定决心,告诉自己“我能行”。
行动:如何守护七千个父母都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
自2018年5月2日“季毓桃检察官法雨润苗工作室”正式成立后,季毓桃带着团队,一起设计勾画任期内要完成的事。在工作室成员、无为县员额检察官程灿看来,年过40的季毓桃思维活跃,“点子比年轻人还多”。
可基层的情况远比想象复杂,光有想法当然不够。左兴东向澎湃新闻回忆了多年前一起涉及未成年人的性侵案件,事后,检察院曾建议被害人申请转学,但在与教育主管单位协调后,终因手续繁琐等因素未能达成。
身兼芜湖市人大代表和无为县政协常委双重身份,季毓桃觉得,或许可尝试发动妇联、共青团等群团组织一起,来完善未成年人案件当事人或受害者的后续挽救、心理干预等工作。
2018年5月23日上午,季毓桃组织了芜湖市一批人大代表,对无为县留守儿童及未成年人犯罪社区矫正工作情况开展调研。
交流讨论中,性格直率的季毓桃率先开炮,当着一桌人的面指出:“很多工作是不是都是为了考核而做,能不能形成长效机制?”如此一来,在场的人大代表开始纷纷提出自己的建议和意见。
座谈后,季毓桃又把人大代表们拉到无为县襄安镇松院南庄自然村留守儿童校外活动室现场调研。
季毓桃告诉澎湃新闻,无为县目前登记在册的、父母双亲都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共有7076人,但与之相对应的留守儿童校外活动室目前还很简陋,尤其缺乏适合学龄儿童阅读的书籍。季毓桃希望能够在志愿者的协助下,发动社会力量进行书籍捐赠,解决留守儿童阅读问题。
“家庭和学校才是防止未成年人走上犯罪最重要的一环,很多走上犯罪道路的年轻人都曾经是家庭关爱和监护缺失的留守儿童。”季毓桃希望,能够呼吁志愿者团队和社会上各群团组织一起加强对留守儿童群体的关注。
前路:“未检”工作任重道远
因为女性的性别优势,无为县大部分性侵案件、涉及未成年人犯罪或被侵害的案件都由女检察官受理。
据统计,2015年至今,芜湖市各级检察机关共办理了涉及未成年人刑事案件247件共371人。在办案过程中,女检察官们完善了社会调查、亲情会见、强制辩护、犯罪记录封存、心理干预等一系列适合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的办案制度,许多探索被刑事诉讼法和有关司法解释、规范性文件吸收。
季毓桃坦言,命名检察官工作室成立以来,让她感受到的并不是荣誉,而更是一种责任,一种担当,“未检工作的前路依旧任重道远”。
2018年5月31日下午,“季毓桃检察官法雨润苗工作室”联合无为县留守儿童协会,在无为县滨湖小学开展了一次不一样的“检察开放日”。
在活动中,她和同事们利用展板和微电影,向师生和家长们展示了“季毓桃检察官法雨润苗工作室”以及未检工作的相关内容,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解读了和学生们相关的法律问题,同时还教授他们面对危险时应如何保护自己。
季毓桃觉得,检察开放日活动不失为一种别开生面的普法工作方式。不过,这个过程中也发现了不少问题:学生们对检察院的概念和检察工作的内容和方法普遍知之甚少,这也给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带来了一些实际困难。
“孩子们很少知道检察院是干什么的,甚至有人会把‘检察’写成‘检查’。”随着普法工作的深入,季毓桃期待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也能在未来更加系统化。
成立命名检察官工作室,对她而言,这条路才刚刚开始。
责任编辑:马世鹏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