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翻书党

别样的“阅读嘉年华”:小学生都出书了!还办了书展

澎湃新闻记者 彭珊珊

2018-06-12 17:38  来源:澎湃新闻

小学生的“专属书展”
“这是最后一本《上海小囡之希腊印象》,卖完就不补了。”展台上的“小作家”和“小导购员”一边如数家珍地向客人介绍新书,一边忙着帮给自己参与创作的图书签名。
这是一场别样的书展。2018年6月4日-6月12日,上海市黄浦区蓬莱路第二小学展出了99位小学生创作的67本图书,这些书均由学生手绘、原创,由学校印制出版,单本印数达到1000册。其中,《魔兽使者》、《星球环游记》、《植物城奇遇记》等8本图书组成的《蓬莱小镇之魔法小书店》套书已经由学林出版社正式出版,另有8本组成的《蓬莱小镇之魔法小书店2》套书也即将在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发行。
“蓬莱小镇阅读嘉年华·蓬莱小镇书展”:“我们自己写的书”
小作者正在“签售”。
截至2018年6月共有99位小学生创作的67本图书在“蓬莱小镇”出版
“蓬莱小镇”是蓬莱二小在校园内打造的微型社会,为孩子们开设了模拟邮电局、中餐馆、消防局等社会组织的42个小课程。“魔法小书店”是其中一门,每年都有“小镇居民”创作新书,并且召开校园新书发布会、小作家见面会等活动。
自2015年第一本由孩子创作的图书在学校内部出版至今,热情参与写书的小作者越来越多,仅2018年上半年就有31本新书在“蓬莱小镇”出版。许多小作者甚至有了自己的“粉丝”,也因此成了校园里的“小明星”。这是“蓬莱小镇”第一次举行书展,三年来由校园小作家创作的图书集中亮相,一些小读者拿着自己列好的书单前来“按图索骥”,用小镇内部流通的特制“货币”购买。孩子们可以通过参与学校组织的活动获得“小镇货币”。
由学林出版社正式出版的8本书
著名儿童文学家、《没头脑与不高兴》作者任溶溶为小镇书展写的题词
在书展上可以看到,孩子们的创作主题多种多样,天马行空。有人做了一个梦,于是把梦写成侦探小说;有人喜欢猫,于是想象出《天降喵星人》;有人看了电影,改编出一部《Star Wars 8侠盗一号》;有人穿越历史去和李白下馆子,为想出唐朝的菜名绞尽脑汁;有人写生活,把出国旅行的经历写成了小镇里的“畅销书”;有人向喜欢的文学作品致敬——因为受到《窗边的小豆豆》启发而写下《我的豆世界》,小作者在卷首写道:“我要用这本书告诉她(《窗边的小豆豆》中的豆豆),她的许多梦想,在蓬莱小镇已经实现。”
刘驰成和他的三位小伙伴一起写了《回家的路》这本“悬疑小说”。灵感源于一个梦,经过四个人的分工合作完成。故事从“小利比的失踪”开始,一共十九章,一路侦探、闯关,最后发现“最美的风景就是回家的路”。附录还提供了解开书中“锦囊”的谜底,宛如设计一次纸上的密室逃脱。
创作形式也丰富多姿,有用全英文写作的《My first Fairy Tales》,小作者陈谷扬用英文写了三个虚构的童话故事;有纯漫画作品《小柠的日常》,小作者蔡昀昕和王影倩的手绘实力令人惊叹。
漫画作品《小柠的日常》
五年级学生全英文写作的《My first Fairy Tales》
在“蓬莱小镇”,每一本图书的出版需要经过严格的“申请书号”、“审核讨论”、“签约仪式”等环节,小作者需在“合约”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写作、绘图,并通过指导老师的审核。
从1本到67本
这场特别的书展源于一个偶然的发现。
2015年,当时就读二年级的蓬莱二小学生袁子涵在草稿纸上写故事,校长余祯偶然看到以后,便鼓励她写下去。“我觉得小朋友从自己的视角编写一本书,很有意思,就鼓励她写完,学校来印刷,并且在‘蓬莱小镇’出版。当时在学校里举办了声势浩大的‘新书发布会’,在学校操场上进行‘小作家签售’,有很多小朋友拿着‘小镇货币’来购买。小作者自身觉得很受鼓舞,其他孩子也因此萌生了写书的愿望。”余祯说。
袁子涵写作的第一本书《我和妹妹艾迪》,取材加工自她和表妹之间的故事
“到了第二年,又有4位小朋友提出想写书,我们为他们做了同样的事情。接下来一发不可收拾,截止到2018年6月一共有99位孩子出版了67本书。”余祯说,眼看着这件事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她便开始考虑更规范地来执行这个项目。
“蓬莱小镇”的“魔法小书店”逐渐形成了一套毫不含糊的出版流程:先申报选题,再经由老师审核讨论,通过的颁发“书号”,未通过的要给孩子反馈,告知原因和修改意见。选题通过的小作者需签订协议,协议上有甲方、乙方、义务、权利,规定截稿时间,要求原创。“这个过程也是一种契约精神、诚信教育的实践。”余祯说。
孩子们自己也总结出一套“出书经验”:“申请书号需要制作一份合格的小样,包括封面、目录、第一章、书号申请表;题材新颖,条理清晰,字体端正,图文并茂……”选题通过后,学生可以请一位导师参与,可以是班主任、语文老师,也可以是家长。完稿后,图书馆的负责老师将进行三审三校的工作,孩子们需根据反馈意见进行修改,直到新书正式出版。
袁子涵和她的书
“一发不可收拾”的还有当年在草稿纸上“写着玩”的袁子涵。今年读五年级的她已经是学校里的“知名小作家”,连续在“蓬莱小镇”出版了6本图书,其中有2本在出版社正式出版。
袁子涵告诉澎湃新闻,正是一年级时在“魔法小书店”的课程上体会阅读、爱上阅读,才有了自己写作的想法。在《我和妹妹艾迪》之后,她还创作了“蓬莱小镇”里的第一本侦探小说《神龙宝剑失窃之谜》,讲述侦探队伍前往西双版纳寻宝的故事,挑战不同的写作类型。“最近的一本书叫《致彼此》,因为快要毕业了,希望给我的小学生活留个纪念。”袁子涵说。
手绘的蓬莱小镇月报上有小作者们的专栏
值得珍视的童心童言
“其实很多孩子都有写作的兴趣和欲望。他们可能不喜欢写命题、半命题的作文,但是特别有热情写自己想写的东西。事实证明,不少孩子的表达欲望在这个过程中被激发出来,一些原本不爱看书的小朋友也开始喜欢阅读。我们锻炼孩子的写作、逻辑和表达,就从他们喜欢写的东西开始。”余祯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
为小学生出书,并且举办专门的书展,是前所未有的经验。蓬莱小镇每本新书的印数是1000册,“定价”很便宜,每本只需2元“小镇货币”,可谓“物美价廉”。但实际印刷成本大约每本需要5元。“我们相当于是把买奖品的钱用于帮孩子们出版图书,我觉得非常值得,这比买一支铅笔、一块橡皮要有意义得多。”
余祯表示,“我们希望孩子们在这个过程中爱上阅读,学会表达。今天他们参加了‘蓬莱小镇’的书展,到七、八月份上海书展举行之时他们也会自然地关注到上海书展。这是从学校到社会的延伸,我们的办学理念就是培养未来的社会人,希望孩子们为成为未来的社会人做好方方面面的准备。”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尹后庆(右二)、蓬莱路第二小学校长余祯(右四)在翻看孩子们写的书
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上海教育学会会长尹后庆也特地前来参观书展。他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教育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并不是只有讲课、听课、抄写、背诵才是学习。把生活中有趣的事,他对生活的感悟记录下来,这个过程是他学习语言、学习写作的过程,也是观察生活、带着儿童视角去分析感悟的过程。这种过程的学习,比在课堂里的学习丰富得多、活跃得多。”
“如果只有命题作文或者半命题作文,孩子们可能无法完全把所思所想表达出来。用写作的形式,让孩子们出版自己的书的形式,让他们在真实的情景里表达自己的思想,表达自己对生活的感受,这对孩子而言是很好的锻炼,是一个完整的学习过程。他学会表达,学会画画,学会写作,并且通过出书,他们学会完整地勾勒一件事情,从计划、分工、努力到完成,克服困难,获得成就感,经历这么一个过程,不仅是知识的学习,更是能力的培养。” 尹后庆在参观书展后说。
著名儿童文学家、《没头脑和不高兴》作者任溶溶在为小镇书展的题词中写道:“祝愿蓬莱小镇的小作家用童心、童言写出更多小伙伴喜闻乐见的作品。”
如果每一个孩子的童心、童言都被记录、被珍视、被鼓励,也许世界上就会多几位自由生长的作家。
责任编辑:郑诗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