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金改实验室

李光荣的保险往事(下篇)|华安保险控股权迷局

澎湃新闻记者 胡志挺

2018-06-13 07:12  来源:澎湃新闻

市场对华安保险与李光荣保持关注的同时,似乎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华安保险到底是谁的?
李光荣是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安保险”)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李光荣控股的特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特华投资”)是华安保险的第一大股东,持股20%。仅这些信息很容易得出,华安保险是李光荣所控制的企业。
实际上,华安保险也是李光荣长期的事业重心。一位特华投资的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相比而言,李光荣呆在深圳的时间会比北京多一些,以前有时候会来特华,有时候可能办公室都不来,更多是谈谈事情,参加一些活动,“华安可能倾注老板的心血会多一些”。
虽然李光荣在2002年已入主华安保险,但该公司的股权信息变更发生在2003年8月。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信息显示,此次股权信息变更后,华安保险共有12家股东,李光荣实际控制的特华投资及其联合的深圳市庆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庆宝”)、广州市鑫中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鑫中业”)、深圳市深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深信”)、广州市百泽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百泽”)、广州市泽达棉麻纺织品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泽达”)、广州利迪经贸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利迪”)分别持股10%、10%、10%、10%、9%、5%、5%。
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华安保险股东情况

自李光荣接手华安保险16年来,该公司共计发生过十次股权信息变更。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华安保险共有11家股东,分别为特华投资(持股20%)、广州泽达(持股14.77%)、海航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资本”,持股12.50%)、湖南湘晖资产经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湘晖资产”,持股12.14%)、北京国华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国华荣”,持股8.57%)、上海圣展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圣展”,持股8.57%)、广州鑫中业(持股7.43%)、海航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海航投资,000616.SZ,持股7.14%)、广州百泽(持股4.23%)、深圳深信(持股3.57%)、广州利迪(持股1.07%)。
就上述11家股东来说,大体可以划分为三大“派系”,即特华系、海航系、湘晖系。特华系,指的是李光荣自己实际控制的特华控股及其关系人名下的公司,截至目前,特华控股持有华安保险20%股权,为第一大股东,李光荣则持有特华投资98.6%的股权。
所谓湘晖系,是指湘晖资产所控制的公司及相关企业,而湘晖资产的背后则是李光荣的湖南老乡卢德之、卢建之兄弟,二人被资本界称之为“卢氏兄弟”。湘晖系还有一个标签,即被市场认为是曾叱咤资本市场的“德隆系”的一支遗脉。而李光荣也与德隆系掌舵人唐万新交往甚密。
一位接近李光荣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称,李光荣与唐万新之间有点惺惺相惜,两人都是一个路子。
李光荣2002年入主华安保险后,湘晖资产也出现在华安的股东名单中。“天眼查”信息显示,2005年12月6日,深圳市宝安区投资管理公司和海南宝华实业股份有限公司退出华安保险股东名单,湘晖资产进入,持股比例为5.4%。在随后的几次股权变更中,湘晖资产的持股比例一度达到16.2%,位列第二大股东。直到海航资本和海航投资进入,湘晖资产的持股比例才降至12.14%并延续至今。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工商资料和“天眼查”信息发现,剩余股东中,虽然广州泽达、广州百泽、深圳深信、广州利迪、北京国华荣、上海圣展等6家公司注册地分布在多个省市,但其相关股东、负责人以及对外投资等活动与海航集团间均存在较为紧密的关联。
2011年,海航集团通过海航资本和海航酒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酒店”)通过增资进入华安保险股东名单,海航酒店之后又将股权转让给海航投资。根据华安保险2018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目前,海航资本和海航投资分别持有华安保险12.5%、7.14%的股权,合计19.64%。换而言之,从明面上看,海航集团与华安保险第一大股东特华投资的持股数量仅相差0.36%。
海航集团曾于2016年7月计划通过旗下的渤海金控(000415.SZ)收购广州泽达持有的华安保险14.77%股权。不过,该交易于2017年8月30日宣布终止。如果该交易达成,海航集团将实际持有华安保险股权34.41%,超过三分之一,与当时正处于征求意见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相悖。
不过,华安保险与海航集团之间的故事并非仅仅如此。
小股东迷踪
自2011年引入海航集团旗下两家公司作为股东后,华安保险的股东结构至今未变。但华安保险多家小股东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却在发生变化。
渤海人寿2015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的股东情况

自2015年起,多家注册地为海南的公司相继成为华安保险多家小股东的股东,有些公司后来再将股权转给个别自然人股东,有些仍保持不变。巧合的是,在股东发生变更的同一年,这些小股东还相约入股了海航集团成员企业渤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渤海人寿”)。渤海人寿2015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该公司的注册资本由2014年的8亿元增至2015年的58亿元,渤海金控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渤海金控,000415.SZ)与另外8家公司参与增资,其中包括广州泽达、广州利迪、广州百泽、上海圣展和北京国华荣这5家华安保险的小股东。
华安保险6家小股东的股权变化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5年4月,海南航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海南航辉”)与海南航誉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海南航誉”)成为深圳深信的股东,分别持股73.21%、26.79%,海南航誉后退出,海南航辉全资控股深圳深信至今。深圳深信成立于2001年,广州利迪、北京国华荣、广州泽达曾为该公司股东。
同样在2015年4月、略晚于入股深圳深信,海南航辉和海南航誉又迅速成为广州百泽的股东,分别持股73.21%、26.79%。“巧合”的是,海南航辉和海南航誉在同日还入股了另一家公司,也就是广州利迪,两者分别持股52%、48%。此后海南航辉、海南航誉分别退出广州利迪和广州百泽的股东名单,变更后,海南航誉100%持有广州百泽,海南航辉100%持有广州利迪。
目前,广州利迪的单一股东为珠海德琴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海南航辉已在2017年退出;广州百泽的股东仍为海南航誉。在对外投资方面,除了华安保险,广州利迪和广州百泽均为广州中科恒源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科恒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兰州银行的股东。其中,中科恒源是湘晖系“卢氏兄弟”与另一湖南投资圈低调大佬向军共事的公司。
2015年5月,海南飞航旅游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海南飞航”)和海南恒善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海南恒善”)成为上海圣展股东,分别持股66.6%、33.4%,后来两家股东均退出。经过多次变更,上海圣展目前的单一股东为宁波杭州湾新区浩铭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浩铭企业管理”)。浩铭企业管理的股东为宁波杭州湾新区欧铭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欧铭企业管理”),自然人张永梅、丁德政为后者股东,二人也同样是浩铭企业管理的经理和监事。而欧铭企业管理对外投资的天津长江十七号租赁有限公司、天津长江十五号租赁有限公司等多为海航资本旗下公司。
同年6月,海南飞航和海南恒善又成为北京国华荣的股东,分别持股30%、70%,后来两家股东均退出。目前,北京国华荣的单一股东为深圳汇泽投资有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北京国华荣有明显的特华系色彩,该公司的历史名称为北京特华国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杨巍曾在2000年至2011年担任特华投资总裁办公室主任一职,而特华投资也正是在2000年成立。
在“进击”华安保险时,上述两家小股东的步调也格外的一致。2004年7月,北京国华荣和上海圣展同时进入华安保险股东名单,取代深圳市创世纪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石化塑料有限公司,分别持股10%。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两者股权均已被稀释至8.57%。
持有华安保险14.77%股权的广州泽达成立于1999年8月,该公司曾投资了另一家位于湖南的“泽达公司”——益阳泽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益阳泽达”)。广州泽达持有益阳泽达80%的股权,另外两名自然人李建华、王开湘分别持股10%。李建华曾在湖南南县供销社任职,而李光荣正是湖南南县人。1998年9月至2001年,李建华又在广州特华担任部门经理,后回湖南任益阳泽达总经理一职近10年。目前,益阳泽达的公司状态为吊销未注销。
海南赢通2015、2016年度报告

与前述广州百泽、广州利迪等公司相比,广州泽达与海航集团间的交集开始的更早。2014年1月15日,广州泽达股东谈立军和胡访将各自持有的20%和80%股权转让给海南赢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海南赢通”)。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广州泽达2014年度报告中披露的企业电子信箱为wang-lu1@hnair.com,该邮箱后缀名为“@hnair.com”,即海航集团旗下海航控股的公司域名。该邮箱在后两年的企业年报中已被修改。
海南赢通从2015年度报告中开始披露企业电子邮箱信息,即“gang-liu3@hnair.com”,同样归属于海航集团。不过,海南赢通在2016年度报告中已将企业电子信箱信息变更为“YTPartnership@163.com”。
上述华安保险多家小股东背后浮出的海南航誉、海南航辉、海南飞航、海南恒善、海南赢通等公司,相互间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盘根错节的关联关系背后,又有海航集团的身影隐现。
工商信息显示,海南航誉在2015年6月发生过股权变更,原股东姚太民和张毅刚分别持股50%。姚太民还担任海航集团旗下海南海航康乐实业有限公司和新三板挂牌公司海南海航饮品股份有限公司(海航饮品,872009.OC)的法定代表人。
海南飞航的法定代表人陈蝶同时参股了一家名为北京鸿瑞盛达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鸿瑞”)的公司,北京鸿瑞的法定代表人林鸿柏又是海南航誉的两名自然人股东之一。与此同时,海南飞航、海航航誉、北京鸿瑞还同为大新华航空有限公司的股东。
除了频繁闪现于华安保险各家小股东的股东名单中,海南航辉还是海口美兰国际机场的股东之一。海南航辉的股东王媛媛(持股40%),同时还担任上海贝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贝御”)的法定代表人。渤海金控2018年一季报显示,上海贝御为该公司并列第四大股东,持股4.26%。
曾参股上海圣展和北京国华荣的海南恒善,其历史主要人员名单中出现了曾标志和徐露的名字,前者曾担任法定代表人,后者担任监事。这两人的名字同样出现在海航系公司管理层名单中,海南海航基础设施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海航基础,600515.SH)副董事长为曾标志,海航投资则曾有一名叫徐露的监事。此外,海南恒善还曾经与海航资本控股的天津燕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参股北京鼎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从上述股权信息中或多或少可以看出,虽然李光荣通过特华投资仍持有华安保险20%的股权,明面上为第一大股东。但众多小股东、或者说他曾经联手入股华安保险的小股东,股权或早已易主。华安保险小股东的股权在2015年都闪现了海航系公司的身影。
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广州泽达、广州利迪、广州百泽、上海圣展和北京国华荣在渤海人寿17家股东中合计持有41.07%的股权,在华安保险11家股东中合计持有37.21%的股权。若算上深圳深信,上述6家公司合计持有华安保险40.78%的股权。
对于华安保险背后的股权归属问题,亦有消息称,2011年,海航集团入股华安保险使其赔付率达到监管部门要求的的同时,也相当于签订了对赌协议:华安保险必须在三年内上市,以保障海航的利益;三年期满不能上市,李光荣必须转让华安保险的控股权。
李光荣曾向身边的人谈起转让控股权的事情,有人就坦言他不应该放弃华安这个阵地。但李光荣当时的判断是,海航离不开职业经理人,他认为即便自己不控股,海航还是会叫他当董事长。
渤海信托三年
如果一人同时担任控股股东下属两家子公司的董事长,可以说是合情合理的;倘若一人同时在两家股权上看不出有任何关系的公司担任一把手,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2014年8月,受海航资本推举,华安保险董事长李光荣正式出任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渤海信托”)董事长。渤海信托2014年年报显示,这一事项早在2013年3月29日就已经渤海信托四届一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但李光荣的董事长任职资格直到2014年7月才获得原银监会核准。
曾有李光荣身边的人劝他说:“人还是低调点好,不要把这个面铺那么宽,难免失误。你在好几个地方当董事长,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必须得有所取舍。”不过,李光荣比较自信,认为朋友支持他让他去帮个忙,他也得讲哥们义气。在渤海信托任职时,李光荣还带上了华安保险行政管理部总经理、董事会秘书任惊雷以及华安保险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助理陈雷等人,分别担任渤海信托副总裁、董事会秘书。
根据官网简介,渤海信托成立于1983年12月,前身为河北省国际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2006年完成重组,成为海航集团成员企业,2007年更名为渤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2015年7月31日,公司完成整体改制,正式更名为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为河北省石家庄市,注册资本36亿元,是目前河北省唯一一家经营信托业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
李光荣上任不久,渤海信托进行了一次股权关系梳理,6家海航系股东退出,新更名的海航资本以及中国新华航空集团有限公司成为渤海信托股东。也正是在李光荣同时担任华安保险和渤海信托的董事长期间,海航集团试图正式成为华安保险的控股股东。
2016年7月,海航集团计划通过旗下的渤海金控收购广州泽达持有的华安保险14.77%股权。若该笔交易达成,海航集团将通过海航资本、海航投资和广州泽达持有华安保险34.41%的股权。不过,2017年8月30日,该交易宣布终止。
根据渤海信托2017年年报,在上述交易终止的前夕,2017年5月11日,李光荣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职务。同年7月27日,渤海信托副总裁任惊雷和渤海信托董事会秘书陈雷的职务也一同被免。其他与李光荣入职渤海信托相关的人士也先后去职。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李光荣在渤海信托任职期间,前两年比较谨慎,发展也很快,但后来还是出现了一些问题。卸任渤海信托董事长后,李光荣旗下的特华投资因一宗贷款担保问题还坐上了渤海信托的被告席。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告

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告,渤海信托诉特华投资控股等公司金融借款合同一案在6月7日开庭。“该案件尚在审理过程中,相关情况请见法院公开信息”,6月5日,渤海信托方面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记者采访时如此回答。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此案源于一起贷款合同纠纷。2016年9月13日,深圳市满溢贸易有限公司与渤海信托签订了贷款合同,渤海信托向前者发放贷款金额1.2亿元,贷款期限一年,年利率8%,特华投资等公司和自然人蔡穗新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贷款到期后,该深圳公司未能按约定归还本金及利息,保证人未承担保证责任,抵押人也未履行担保义务,经多次书面通知无果后,渤海信托向特华投资等五名被告提起诉讼,要求偿还本息及罚金1.26亿元。
6月7日上午,渤海信托不同意法庭调解,审判长宣布休庭。
责任编辑:郑景昕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