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防务

观察|美国战略新攻势:印度未接招,地区格局分化持续

澎湃新闻记者 刘乐凯 杨一帆

2018-06-11 19:01  来源:澎湃新闻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
“你(今年)坚持得还好吗?”(“How are you bearing up?”)
在今年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香会”主办方IISS(国际战略研究所)咨询委员会主席、法国前外交官员François Heisbourg在一私下场合向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问道,这一提问的考究之处在于马蒂斯在去年同一场合上要求美国的地区盟友们“对我们耐住性子”(bear with us),彼时的特朗普政府试图安抚地区国家对美国安全政策的不安和疑虑。
“我讨厌有人援引我之前的话……”马蒂斯似乎对这一问题有些没好气,这颇为尴尬的一幕被IISS高级研究员William Choong捕捉到,并发表在了《海峡时报》时评文章中。
眼下亚太地区安全局势的快速变化或许着实让这位美国将军颇为心急,纠结过往更如嚼蜡。据新华社6月1日报道,美国国防部30日宣布,将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为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以彰显印度洋对美国日益增强的重要性。但与马蒂斯在“香会”期间传递的最核心信息之一的“(中美)在能够合作的地方进行合作,在必须竞争的地方进行竞争”不同,今年的另一大主角、首次与会的印度总理莫迪则不把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视为战略竞争或拥有有限会员的俱乐部,而是坚持一个自由、开放及包容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
“美国的亚太地区政策的内容走向了新的方向。体现在(特朗普)总统’美国第一’手段上,两个议题居于优先地位:1,朝鲜核项目的快速进展;2,与本地区国家的双边贸易逆差。”IISS在“香会”开始前发布的“2018年亚太地区安全评估”中写道,“但美国政府的其他成员则重申了更为传统的优先政策,以寻求给盟友和伙伴再确认美国领导力的性质或深度,以及对地区的承诺没有发生重要变化。”
孟加拉国前外长乔杜里(Iftekhar Ahmed Chowdhury)在“香会”现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特朗普“美国第一”的理念严重伤害了亚太地区的国家。“大家已经意识到,地区的未来不能只依靠美国的慷慨。”他说。
“美国虽然提出多边合作,但没有给出具体的框架。” 缅甸代表团团长、国家安全顾问当吞(Thaung Tun)对澎湃新闻也表达了失望之情,“东盟仍需要观察美国新的亚太政策,谨慎应对。”
“美国哪也不去!”
今年“香会”已经落幕,但和往年不同,美国重要媒体和重量级智库接连推出“会后评估”,反思此番马蒂斯对美国地区安全战略阐释的不足和乏力。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金(Josh Rogin)6日发表评论文章列举了特朗普政府新的地区安全战略的诸多不足,明确指出过分强调地缘战略竞争的表述吸引不了印度总理莫迪,后者明确表示对遏制中国的同盟关系没有兴趣。
文章尤其关注地区伙伴国家的担忧,尽管马蒂斯在演讲中做出多项再保证,“但美国的承诺和他们看到的实际情况仍然存在巨大的鸿沟。”文章写道,“特朗普政府正在冒风险,犯奥巴马政府在‘再平衡’或称为‘转向亚太’战略上一样的错误——提升(地区)期待,而实现不够。”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8日也在其官网上发表文章评估“香会”上地区国家对美国新的安全战略动向的反应。文章从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为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展开,谈及这一更名背后折射的美国对印度洋战略地位定位的提升,但文章坦言这一战略变化背后的支持力不足,尤其体现在经济维度的更大投入上。
文章进而重点谈及美、日、澳、印组建的四方会谈框架,认为莫迪此次演讲有意避而不谈这一四边机制引发了广泛关注,而日本和澳大利亚防长也未谈及此事,该机制的局限性明显。
海外网6日援引菲律宾德拉萨列大学学者理查德·贾瓦德·海达里安在香港亚洲时报网站发表的评论文章称,今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标志着“印度洋-太平洋战区”的概念正式成形,相应也标志着印度成为该地区安全架构的一个新支柱。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称,此番马蒂斯在演讲中系统阐述了美国“印太”战略,是迄今为止美国官方在这一概念上的最全面而权威的表达。
2016年的“香会”上,首次以防长身份亮相的马蒂斯备受期待,但当时马蒂斯关于特朗普政府亚太政策的阐释未能消除地区盟国和伙伴国的担忧。新加坡防长黄永宏当时对澎湃新闻表示,东盟在寻找与大国合作的“黄金比例”,以使地区内的大小国家都能维护自己的利益。
“相比于去年,马蒂斯对美国地区政策的阐述进一步完善。” 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外国军事研究所研究员刘琳日前在新加坡现场对澎湃新闻说。
除了细化地区政策,马蒂斯在对话会期间多次打出“历史牌”、“感情牌”,希望盟国能确信美国对本地区承诺的有效性。
而在马蒂斯讲话后,参与“香会”的美国众议院议员、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成员亨利·奎利亚尔(Henry Cuellar)举行了记者会,并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再度重申,“美国是一个太平洋国家。我们在这一地区保持存在,也将一直都在此保持存在。”
“美国哪也不去!”他强调说。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菲籍访问学者奥丹尼尔(Jeffrey Ordaniel)在马蒂斯演讲结束后现场向马蒂斯提问美菲同盟覆盖范围的问题,但他对澎湃新闻直言对马蒂斯的回答感到悲伤。对于马蒂斯的演讲,他认为“过于泛泛而谈,不够具体”。
除了军力,其他发力空间不大
美国主流媒体和智库的反思,与地区盟友和伙伴国家近来一段时间持续存在的疑虑不无关系,但今年的一大新讯息来自印度总理莫迪。
“美国的失望是显而易见的。” 印度代表团成员马尼什·昌德(Manish Chand)在现场对澎湃新闻表示,“莫迪的演讲没有明确支持美国,而美国希望得到印度支持。两国在’香会’期间的互动说明了这一点。”
IISS高级研究员William Choong也注意到,莫迪因没针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而遭到美国的某些不悦。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印度和南亚中东非洲军事研究室主任丁皓在现场表示,通过近一年的观察,在经历反复后,印度对美国的疑虑仍未消失。“所以,印度总理的演讲才强调本地区包容与开放的精神,其实没有接美国的话题。”
刘琳也认为,印日等国都感受到美国政策的不确定性,对美国领导力的担心并未消解。“马蒂斯围绕南海大做文章,只是企图对华施压的一个反映而已。”刘琳说。“ 而在南海问题上,相比于军事措施,美国在其他方面可发力的空间并不大。”
6月5日,据美国国防部官员对外透露,4日两架美国B-52轰炸机在南沙群岛附近飞行。五角大楼发言人表示,拥有核打击能力的B-52轰炸机在离该群岛约20海里处飞行。
对于在本地区面临的诸多战略上的局促,美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的亚洲问题高级顾问、强硬派代表人物葛来仪(Bonnie S. Glaser)7日在《纽约时报》为“对抗中国”吹响号角,提醒特朗普政府“美国需要的是盟友”。
“盟友应该处于美国与崛起的中国有效竞争战略的核心地位。”文章写道。
不过,美国与盟友的关系似乎继续遭遇滑坡。七国集团(G7)中的其他国家8日已在各国财长此前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对特朗普总统对钢铁和铝征收关税表示了“一致关切和失望”。
一位曾参与香会的前中国代表团成员表示,周边国家在“香会”期间对中美继续保持观望,地区格局的分化之势仍在进行。
中国同样谨慎地观察着印度的立场。刘琳认为,虽然去年中印之间在洞郎地区的对峙对印度的对外战略形成了很大的影响,但目前看来,印度并未因此打算放弃自身的战略自主性。
“印度对中国海军在印度洋的活动并不担忧,但的确非常关心。”印度海军西部舰队前司令谢克尔·辛哈 (Shekhar Inha)告诉澎湃新闻说,他是印方代表团中唯一的前军方官员,“印度不反对中国海军在印度洋的活动,但非常关切中国未来的动向。”
“印度在国际体系中处于一个十分有利的地位。”中国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所研究员赵小卓认为,“对美国来说,印度是世界上再也难以找到的那么一个大国:与中国相邻,又跟中国有领土争夺,而且又拥有美国欣赏的政治体制。”
责任编辑:张同泽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