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赢家

中国电竞走上NBA管理模式,林书豪给他的战队请了营养师

澎湃新闻记者 马作宇

2018-06-12 17:54  来源:澎湃新闻

当电竞成功牵手亚运,并和奥运的关系越来越“暧昧”之时,“打游戏”终于要成了一件正经事。
上个周末,一场中国DOTA2超级锦标赛决赛在上海源深体育馆举行。比赛还未正式开始,赛场之外就挤满了年轻观众,当日的门票也早早被粉丝抢购一空……如此盛景,是此前任何在源深体育馆进行的传统体育赛事难以比拟的。
然而,这项站在风口浪尖上的“竞技运动”依然不断受到质疑,即便登上了奥运的大雅之堂,电竞该如何良性发展,电竞选手如何维持职业的稳定性,依旧是问题。
林书豪的身份是电竞战队投资人。
电竞要效仿NBA商业模式?
“电竞比赛现在可火了啊,比篮球还要火。”在源深体育馆,不少观众都有这样的感受。
两个月之前,另一场DOTA2亚洲邀请赛同样在上海举行,彼时的比赛地点是能够容纳12000人的东方体育中心,那场比赛同样座无虚席。比赛期间,场外还有很多希望到现场“碰运气买票”的粉丝和观众。
电子竞技的号召力,如今已经超过了很多传统体育赛事,特别是在亚洲地区。
据市场研究公司Newzoo的数据,2017年全球电竞观众为3.85亿,同比增长近20%,其中来自亚太的电竞爱好者占全球比例为51%,远高于欧洲的18%、北美的13%。
一位电竞产业的相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如今鸟巢体育馆年轻观众上座率最高的赛事,就是电竞比赛,还没有一项传统赛事能打破这个纪录。”
不过,在一位电竞赛事的主办方看来,如今的火爆并没有为电竞培育出“理想”的商业模式。
“现在的诸多电竞比赛,由于赛事规则不同,目前不是联盟制,而是锦标赛制。但在未来,可能是30年或者50年之后,电竞的商业模式应该效仿NBA,办成一个职业联盟。”
作为DOTA2在大陆的独家运营方也是赛事的主办方,完美世界CEO萧泓在赛事期间对电竞这项运动的未来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电竞最终的归宿就是纯竞技,所以这项赛事未来的商业模式可以参考NBA。目前NBA的收入来源包括了门票和赞助以及转播。”
而借着管理理念革新,完美世界旗下全资子公司、完美世界征奇(上海)多媒体科技有限公司及完美世界游戏有限责任公司,与美国Valve公司共同宣布将在已有的合作伙伴关系基础上,开启“STEAM中国”项目的合作,该项目将为中国的游戏玩家和开发者提供一个触达STEAM上丰富多彩游戏及娱乐产品的新通道。
林书豪不仅经常和战队成员分享自己在NBA打球的经验,同时还为他们雇佣了按摩师和营养师。
按摩师、营养师,一个不能少
事实上,在DOTA2以外的其他电竞项目中,已经有不少赛事开始启用了类似NBA联盟的选手转会和工资帽模式。
而电竞已经和NBA一样,拥有了“造星”的能力。
“现在电竞选手的奖金和年薪一年比一年高,选手年薪百万不是问题,这对于电竞产业有什么影响?”
当萧泓在比赛现场听到一位记者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后,他笑了,“任何一个领域的顶尖选手,年薪百万都不是问题,但重点是,顶尖选手是很少的一部分人。在电竞领域也是如此,不是所有选手都是年薪百万。”
就以中国DOTA2超级锦标赛为例,总奖金150万美元,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这份奖金。
如果不依靠奖金,很多中国战队在有俱乐部赞助的情况下,每个月的薪水也就是近万元人民币左右,而那些所谓的“草根战队”,在成名之前,经济状况可能更加窘迫。
完美世界CEO萧泓。
这也是为什么,不少电竞赛事的从业者支持这项运动在未来走上类似NBA的模式。而作为NBA联盟里“最会打DOTA2”的球员,林书豪也有着类似的想法。
这个周末现身中国DOTA2超级锦标赛的林书豪,其实身份是电竞战队的投资人。目前拥有两支电竞战队的他,正是以一种NBA球队的管理模式在打造电竞战队。
他不仅经常和战队成员分享自己在NBA打球的经验,同时还为他们雇佣了按摩师和营养师。
“他们训练久了,肩部和颈椎都会有一些问题,而这些身体上的疾病同样也会影响他们在比赛中的发挥。”林书豪说。
“在NBA,球员可以和球队签很多年,然后不管状态好坏,可以一直有机会。就像我,虽然没有得到总冠军,但是我的薪水可以维持我的生活。我希望在电竞上也是这样,选手可以拥有比较长的合同,不会因为一次比赛没有打好,就被其他人代替。”
Liquid战队最终夺冠。
奥运能治电竞的病?

“电竞运动依旧处于他的早期阶段,这个发展过程还有很长,可能要30年甚至50年。”完美世界CEO萧泓这样看待如今火爆的电竞赛事和它的市场。
即便电竞成为了雅加达亚运会的表演项目,并且在2022年成为杭州亚运会的正式项目,甚至有可能在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登上“大雅之堂”,但电竞要走的路还很长。
在如今的时代背景下,电竞有它的优势。
《彭博商业周刊》称,电竞是与那些不太愿意观看常规体育项目、不愿消费传统媒体的年轻观众获得联系的途径。
在传统体育的收视率被蚕食的背后,正是网络为播出平台的新兴体育项目“电子竞技”的崛起。
2017年,在英国《卫报》的“体育2.0”专题报道中,电竞被其描绘为“体育2.0生态”中的核心要素,而其一个有意思的数据对比就是:2015年一项电竞赛事单场转播的独立观众总数可以达到3600万,而2016年勒布朗逆袭勇士夺冠的直播在美国也不过吸引了3100万人。
另一方面,2017年11月底,游戏市场研究机构Newzoo预测,全球游戏市场到2020年将产生1435亿美元的总收入,作为其中一项分支的电竞自然是一座富矿。
不过,在明显的优势之下,电竞的问题也依旧显眼。
尽管国家体育总局2003年就将电子竞技列为我国正式开展的运动项目,但时至今日,依然有很多人认为,电子竞技就是打游戏,甚至有人称其为一种“消极的诱惑”。
不仅如此,在电竞的生态圈中,包括选手和主播在内的不少从业者,他们的“职业寿命”都非常短暂。
也许这一切,真的需要奥运会来治。
“电竞的终极目标就是奥林匹克。”阿里体育CEO张大钟曾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这样说,“只有纳入奥运,才能得到更多认可,权威性和价值认同才能统一。”
责任编辑:沈关哲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