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法治中国

法者|黑龙江监狱民警岳海:守护艾滋病犯十余载,医病更医心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2018-06-08 07:38  来源:澎湃新闻

从哈尔滨城区出发,驱车沿着前往阿城巨源镇新丰村的城乡公路一路北上,道路两旁的高楼逐渐退去,一亩亩农田映入眼帘。行驶40公里后,车子抵达终点:黑龙江省新康监狱(下称“新康监狱”)。在被高墙电网围起的4栋建筑里,关押着全省近千名身患艾滋病等传染性疾病的服刑人员。
过去十多年,黑龙江省原新康监狱狱政科科长、现松滨监狱纪委书记岳海几乎每天都要重复这样的行程。监狱人民警察(下称“监狱民警”)的工作看似平凡却也暗藏风险。9年前,岳海在制服一名袭警的艾滋病犯时被带血的玻璃划伤手指,险些感染。
2018年1月,岳海被司法部评选为“新时代最美监狱人民警察”,他说,这份荣耀同样属于坚守在一线的逾万名黑龙江监狱民警。
2009年,岳海在与服刑人员进行谈话教育。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我往后退,别人怎么办?”
在岳海和妻子颜辉的记忆中,2009年5月14日注定是一个绕不开的日子。
那是岳海调往新康监狱的第三年,这座落成于2007年的病犯监狱占地面积4.8万平方米,集中收治关押身患艾滋病、肺结核等传染病的服刑人员。为了拉近和服刑人员的心理距离,除非是面对窗口期的肺结核患者,岳海坚持在岗时不戴口罩。
对于丈夫的工作,颜辉嘴上虽不说,心却一直悬着:“肺结核可以通过飞沫传播,他咋还总不戴口罩呢?”岳海却很坚持:“戴了口罩总觉得(和服刑人员)隔了一层似的”。
向来自信的岳海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21岁的艾滋病犯彭立华会起身用头撞破卫生间窗户玻璃,拿起沾着血的碎玻璃径直朝自己冲过来。
2018年6月1日,彭立华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的老家远在四川凉山,因犯盗窃罪在黑龙江被判刑入狱。彭立华进入新康监狱的时候已经全身溃烂,但此前他并不知道自己已身患艾滋。得知确诊的消息后,他以为自己活不久了,每天都沉浸在“濒死”的心情中。“我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就是想拉着他们同归于尽。”彭立华回忆。
2009年5月14日,岳海和另两名同事一起处理违纪犯人王某,此时,原本坐在一旁一声不吭的彭立华忽然站起向卫生间窗户冲了过去。
撞破头的彭立华挥动着沾满鲜血的碎玻璃,向岳海等人大吼:“谁敢过来,我就拉他一起死。”
“住手,你冷静点!”身为监区负责人的岳海,第一个冲上前去抓住彭立华的双手,将其按倒在地。挣扎中的彭立华试图用玻璃捅向岳海腹部,被岳海用手挡住。这一挡,在岳海右手无名指上留下了一道近三厘米的伤口,至今还能看到疤痕。
彭立华被制服后,同事们这才发现岳海的手有两处被刺伤,渗出的鲜血已跟彭立华的血液直接接触。岳海随即在同事陪同下前往哈尔滨市疾控中心,直到这时,岳海才意识到“这回问题有点大了”。
当天在场的新康监狱民警张树雷向澎湃新闻回忆,岳海在同事们面前丝毫没有流露焦虑,在疾控中心接受包扎和初步阻断治疗后,他又回到监狱进行突发事件的后续处理工作。
回家后,同为监狱民警的颜辉见到丈夫右手被厚厚的绷带缠绕,心生疑惑,在她不断追问下,岳海才告知了白天发生的事。那一夜,颜辉整夜都没合眼。岳海对颜辉说,若真的不幸感染,他就一个人净身出户。说完这句,夫妻二人抱在一起,哭了。
那一年,他们的孩子才刚满8岁。
接受阻断治疗的三个月里,岳海因为心理压力和服用药物产生的免疫反应,暴瘦了20斤,但即便如此,他也从未请过一天假。
在岳海被刺伤后的第90天,老同事严石知道这是岳海去拿艾滋病毒检查结果的日子,特地给他去了一通电话,“想直接问结果,但又怕万一是阳性可怎么办”,犹豫许久后,严石开口问:“嘿,哥们,要不要一起去吃个烧烤?”
“走啊!”听到电话那头的回复,严石心里的石头落地了。
三个月的阻断治疗后,岳海幸运地与艾滋病擦身而过。说起9年前的挺身而出,岳海坦言:“真没多想,只是身后还有其他同事,如果我往后退,别人怎么办?”
2013年,岳海在清查艾滋病患监舍内违禁品。
“再十恶不赦的人也有软肋”
这或许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
在岳海的家族谱系中,三代人里已经出了8名监狱民警。
1974年8月,岳海出生于黑龙江讷河市一个普通的监狱民警家庭,童年记忆里,穿制服的父亲是岳海崇拜的偶像,“长大后也能像爸爸一样当个穿制服的人,那可就威风啦!”
1994年,20岁的岳海报考了黑龙江省司法警官学校会计专业,1996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哈尔滨市郊的黑龙江松滨监狱。
警校会计专业出身的岳海并没有系统地学过法律,从事监狱民警工作只能算是半个科班,这让他感到捉襟见肘。彼时,监狱的条件也比现在艰苦得多,监狱民警们大都是刚毕业的愣头青。“那时候年轻啊,下班都不愿意回去”,因老家不在哈尔滨,岳海就长住在监狱旁边的宿舍里,每天7点不到就走路去上班,下班吃过晚饭后又重新回到办公室里啃资料。
在松滨监狱,岳海目睹了各种未见过的场面:初入监狱的服刑人员因不服从管教而打闹生事被关禁闭,也有人因思念家人而绝食、割腕,更有甚者出狱后又屡次“进宫”。究竟如何改造一个人?这让岳海陷入了困惑。
“犯人也是人,只有知道并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才有可能找到最合适的方式去纠正、改造他们。”岳海说,他找出自己管辖的服刑人员名册,逐一翻看家庭背景和案底,并把他们的姓名、年龄、身高、相貌特征、身体状况、学历、籍贯、罪名、服刑时间和家庭成员等信息全部背了下来。每当有服刑人员从他面前经过,岳海就能在脑海里快速检索出几个最重要的关键词,为进一步的谈话教育做准备。
2018年6月1日,澎湃新闻在新康监狱内见到了现年40岁的服刑人员张杰,还有三年他即将刑满释放。张杰是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17年前他犯下一桩抢劫案后逃亡他乡,2011年在天津落网时距离案发已整整十年。在这十年间,张杰已结婚生女。
两年前,张杰在监狱内得知父母相继离世的消息,一度情绪低落,整夜失眠,既不愿意参加劳动,也不主动跟其他人说话。岳海发现张杰的异样后,抽空就单独约张杰谈心,宽慰他失去至亲的痛苦,还特别安排同监舍的服刑人员照顾张杰的情绪。
张杰告诉澎湃新闻,女儿是他坚持改造唯一的盼头。锒铛入狱那年,女儿还未满周岁,至今她还以为“爸爸是在国外打工”。为鼓励张杰,岳海时常安排他跟家里通亲情电话,好让他听听女儿的声音。
“再十恶不赦的人也有软肋。”用真心换取真心是岳海这些年奉为圭臬的信条。
从不说“再见”
久而久之,很多其他监狱民警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到岳海手中总能轻易化解。
2015年,新康监狱里来了一名特殊的罪犯——上海籍男子赵勇因行贿罪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毕业于武汉大学的赵勇甫入监狱就坚称自己无罪,时任后勤监区教导员严石在了解情况后得知,赵勇是在单位上级指使下将装有现金的公文包提到案发酒店,但赵本人对包内是何物品确实不知情。“严警官,上级指派的任务我难道不执行嘛?我能提出打开看一眼?”赵勇的反问竟让严石噎得说不出话来。
随后,严石找到了当时已调任狱政科科长的岳海。岳海仔细研究后,辗转联系上了赵勇在黑龙江从事法律工作的一名远亲,说服他前往监狱打“亲情牌”劝导赵勇认罪服法。那段时间里,岳海和严石也接连找赵勇谈心,但拥有高学历的赵勇远比一般服刑人员更难打动。“你说什么他都能辩论两句,要不就是表面上接受转头就忘,依旧不愿接受改造。”严石对澎湃新闻坦言。
几个回合之后,岳海的一句话彻底击垮了赵勇的心理防线:“你的行为合理,但不合法!”严石对当时的场景至今记忆犹新,赵勇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再没有还击之力。岳海继续趁热打铁,跟赵勇聊起其家中妻子孩子的近况,劝他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日出狱和家人团聚。这一回,赵勇听进去了。
因表现良好,赵勇争取到减刑9个月,于2018年初提前刑满释放。走出监狱大门后,他还特地借严石的手机给岳海打了一个电话,表达感谢。回归社会的赵勇目前已进入一家企业工作,岳海说这是令他感到最高兴的事。
监狱的环境特殊,服刑人员刑满释放时跟监狱民警们告别,岳海和同事们往往都默契地从不说“再见”。“监狱生涯对于服刑人员而言终究是不美好不光彩的回忆,离开以后我也尽量减少跟他们联系,更不愿意再见到他们回来。”岳海说。
可理想与现实终究存在差距。仅在新康监狱,岳海接触过的“回炉重造”案例就不胜枚举。在谈心过程中,岳海从这批人员身上发现了共性:学历较低缺乏一技之长、家庭支离破碎陷入孤立无援、回归社会时遭遇就业歧视等等。
岳海开始反思自己的工作:怎样能够让一批批出去的人不再回来?他对澎湃新闻坦言:“这个问题太大了,并非监狱单个环节可以解决”。
新康监狱副监狱长宋殿斌则向澎湃新闻介绍,在培养服刑人员就业技能方面,目前已经开展了许多工作,例如:每天安排服刑人员通过报纸电视等方式获取新闻、与企业联系安排有意愿的服刑人员学习假睫毛、车船模型制作等。刑满释放前一个月,服刑人员也会被集中安排接受求职面试等“回归”课程的学习。
“更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到监狱真实的样子”
2018年1月,当了22年监狱民警的岳海第一次走向舞台,在亲朋好友的见证下,接受国家级荣誉表彰。在此前由司法部等部门联合举办的“守望初心—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评选中,岳海获得“新时代最美监狱人民警察”称号。
“成名”之后,常有媒体蜂拥到岳海单位或家里采访,他却总说这份荣誉并不属于他个人,“事实上,监狱系统内还有无数跟我一样坚守在平凡岗位上的监狱民警,我只是做了分内该做的事”。
岳海觉得,荣誉对他个人来说是一种鞭策和鼓励,但他更希望能让更多人了解到监狱现在真实的样子。“过去一谈到监狱,老百姓第一印象就是阴暗潮湿,这种误会到现在仍然存在”,新康监狱监狱长左润清对澎湃新闻说,岳海身上展现出的是新时代监狱民警的阳光形象,而站在岳海背后的还有千千万万奋战在一线的狱警。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新康监狱的多名监狱民警也说道,他们不需要荣誉和奖章,更期待的是理解和包容。已经在一线奋战第十年的张树雷坦言,别说普通人,即便是自己的家人最开始也不能接受这份高危又辛苦的工作,“可回头想想,这么多老干警不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吗?”
现在,岳海已调任黑龙江松滨监狱纪委书记,工作需要时他还会到新康监狱走走。在他心里,最想念的还是那些和兄弟们一起挤在宿舍里探讨工作的青葱岁月。
(文中彭立华、赵勇、张杰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马世鹏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