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山水册页十开》见证须磨对齐白石画作的钟爱

周林

2018-06-08 08:19  来源:澎湃新闻

齐白石画作《山水十二屏》去年秋拍曾以9.315亿元成交(约合1.41亿美元),成为首件成交额超过1亿美元的中国艺术品,而在今年春拍中,又有一套日本须磨弥吉郎旧藏的齐白石《山水册页》亮相。说起民国时期齐白石在海外的重要的崇拜者和传播者,或非日本的须磨弥吉郎(1892—1970)莫属,原是日本外交官的须磨弥吉郎从1927年开始购藏齐白石的作品,先后购藏了齐白石70多件作品,不少作品后来捐赠于日本的博物馆。近期亮相保利预展的齐白石《山水册页十开》即是见证须磨弥吉郎倾心齐白石的重要作品之一。
“白石翁画山水最罕而佳也,此册又翁山水中之白眉也”,这是本册旧藏者须磨弥吉郎,于册后的短跋,虽然只是短短二十余字,但他对于齐白石作品及此册的钟爱之情,已跃然纸上。须磨弥吉郎(1892-1970),号昇龙山人,室号梅花草堂,日本昭和时期著名外交官,历任日本驻华公使馆二等参赞、驻广州总领事、住南京总领事兼使馆一等秘书等职位。1937年转任驻美大使馆参事。在以外交官派驻中国期间,借助其特殊身份的便利,须磨多有接触中国画家的机会,凭借良好的艺术素养和对中国近现代绘画的深入认识,仅十年之功,便建立了十分完备的中国书画收藏体系。与偏重于古代书画收藏的其它日本收藏家不同,须磨的收藏以中国近现代书画为主,其中又以齐白石的作品占据了重要的分量。甚至可以说,须磨是以齐白石为中心,奠定其收藏近现代中国画的基础。
须磨弥吉郎与齐白石《仿宋山水图》

齐白石山水册上的题跋
国家博物馆相关研究者曾撰文认为,须磨与齐白石作品的渊源,按Alice Boney于Suma San and Ch’i Pai-shih一文中的说法,是从1927年开始的。其时,须磨于北平赴任日本公使馆二等参赞,后出席于北平举行的齐白石画展,选购了齐白石待售的所有四幅作品(一说购买了定价最高的山水画《松堂旭日图》及一幅《汉隶对联》)。几年后,须磨弥吉郎招待齐白石到其家中叙谈,则为二人相识肇始。之后须磨弥吉郎和齐白石往来频繁,在此期间,须磨收藏齐白石作品及近世、古代书画的数量大增,藏品层次也极大提高。本作虽无年款,但囊函上有须磨自书签条,“白石翁癸酉(1933)示于余,壬戌(1922)所作也”,表明与须磨所藏另一齐白石重要山水作品《宋法山水图》同为1922年所作,或皆为作者创作完成后即自己保留的佳作,珍藏多年,后由藏家亲自向作者购买。
山水册页十开
须磨弥吉郎所藏齐白石,曾于上世纪五十至六十年代,于东京、旧金山多地进行巡回展出。由1960年东京白木屋百货商店展出的“须磨收藏齐白石作品展”画册《白石·Ch’i Pai-shih》中的作品目录来看,当时展出的96件套作品,中堂、条幅类为大宗,其中以花鸟最多、山水次之、人物最少;成扇及扇面最少,合计三件;册页六件,花鸟四,山水二。本作十开选登六开(彩图二帧、黑白图四帧),与本作一并刊出彩图的是齐白石于1925年创作的八开册页《借山图》,为八开选二,由此亦可见须磨弥吉郎对于本作的重视以及他对于齐白石山水画作的认可——齐白石山水创作虽少,但须磨弥吉郎收藏的并不少——这种观念,与其在册后所书跋语所符合。
山水册页之一
须磨弥吉郎在1960年展览画册《白石·Ch’i Pai-shih》的自序和前言中有言,“在中国画领域中,我绝大部分精力放在收藏齐白石的绘画上”,“我对他(齐白石)的多次造访至今记忆犹新,他和他的绘画将永远活在我心中”。
齐白石
早在1922年,齐白石便在一首题画诗中写到,“咫尺天涯几笔涂,一挥便了忘工粗,荒山冷雨何人买,寄与东京士大夫”。当时齐白石与须磨弥吉郎尚未相识,而齐白石对于赏音者的期冀和同辈人的不解,其无可奈何,尽显于诗境之中,尤其“寄与东京士大夫”一语,大有退而求其次之感。然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优秀艺术家和藏家之间的相互欣赏、相互成就,往往是要由后世来见证的。
王时敏 仿古山水册八开
据悉,除了齐白石山水册外,同时现身的还有黄宾虹罕见四开册页《峨眉纪游》,该作为黄宾虹晚年所绘回忆三十年代蜀中山水之作,分绘 “金顶”、“洗象池”、“乌尤寺”、“九顶山远眺峨眉”景色。旧藏者是徐平羽,因与书画鉴藏的不解之缘,他长期身居文化界,与当代文化名流、书画名家结下深厚友谊,如黄宾虹、贺天健、吴湖帆、傅抱石、吴作人、谢稚柳等人,并藏有大量名家赐上款作品,本作即为其与黄宾虹深厚友情的见证之一。
《琵琶行》是傅抱石最为钟情的题材之一,据其女傅益瑶回忆,她见过父亲最早的侍女画,就是《琵琶行》。琵琶行这一题材作品,可说是傅抱石人物画的代表作,除南京博物院藏三幅外,此次亮相的和南博的《琵琶行》在构图上都分为上下两部分,除了琵琶女和主客两人,还多描绘了随从和马匹的部分,并不像本幅是以琵琶女为主角。
北京保利春拍古代书画部分含“仰之弥高——古代书画夜场”、“震古烁今专场古代专题”和“艺林藻鉴——古代书画日场”三个版块,其中南宋画院画家所作《汉宫秋图》卷,绢本设色,有清代乾隆隔水题诗,实为写南宋皇家园林生活逸趣,托寄汉武帝宫庭故事。
另外一件《石渠宝笈》著录的张宗苍绘《云栖山寺》卷,宣德笺纸本,“浅设色画摄山云栖寺诸景”,前有汪由敦题乾隆“御制云栖寺六韵”,此卷一直深藏于宫廷,《故宫已佚书籍书画目录四种》记载清末由末代皇帝溥仪于1922年十一月十七日以“赏赐溥杰”的名义始流出宫外,杨仁恺《国宝沉浮录》记载“张宗苍《云栖山寺图》,《石渠宝笈重编》著录。真迹。在吉林省公主岭私人手中”,可知,本卷并随溥仪先后辗转北京、天津及长春,幸运的是,本卷虽流落民间,未遭水火之灾,且装池完好,卷前宫廷造办处御用缂丝包首宛然若新,题写“乾隆御题张宗苍画云栖山寺”。另有王时敏作《仿古山水册》八开,纸本设色,其中墨笔四开,设色四开。系王季迁先生旧藏,八十年代由鉴定家徐邦达先生鉴定此作并留有照片资料,在八张照片背面分别签署了:“(清初)王时敏山水册,真迹,徐邦达”字样。
责任编辑:钱雪儿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