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翻书党

讲座︱蓝博洲:从台湾到重庆,早期台共党人的追寻祖国之路

薛飞翼

2018-06-07 14:15  来源:澎湃新闻

被遗忘的台湾青年
1987年7月1日,台湾《人间》杂志上刊出了一篇题为《美好的世纪——寻找战士郭琇琮大夫的足迹》的非虚构报道,作者是刚刚加入《人间》不久的青年蓝博洲。这篇讲述台湾中共地下党人的报告文学在当时的台湾社会引起极大轰动。
“我在采访的时候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的灵魂当下就被他抓走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多年以后,作家蓝博洲谈及采访、写作郭琇琮故事时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从那个时候起,之前一直想写小说的蓝博洲立志要通过自己努力,将以郭琇琮为代表的这批台湾人的历史重新打捞出来,避免被遗忘的命运。
蓝博洲(左)与《人间》的创办人陈映真(中)的合影。
近日,新星出版社引进了台湾作家蓝博洲的著作《寻找祖国三千里》,同名的台版书于2010年由台湾人民出版社发行。6月1日晚,蓝博洲作客上海作家书店,就《寻找祖国三千里》举办了一场讲座。
《寻找祖国三千里》一共讲了三个台湾青年思慕祖国的故事。三个故事的共同特点是,主人公成长于台湾的日据时期,但都自觉反抗日本的殖民统治,都想回到祖国大陆参加抗战。其中有不惜放弃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学业,只身穿越朝鲜半岛,过鸭绿江,潜入东北、华北沦陷区,最后终于抵达重庆的吴思汉;有独自一人从上海,经舟山群岛到温州、永嘉,最后终于在福州找到抗日组织的林如堉;还有为了参与抗日,赴日求学而后参军,回台后组织革命活动的李中志、张金海两兄弟。
《寻找祖国三千里》
三个故事中尤以吴思汉的故事最为感人和传奇。蓝博洲最早听到吴思汉这个名字,还是在《人间》杂志期间因为参与“二二八民众史”专题制作而采访台湾坐牢最久的政治犯林书扬先生时偶然知道的。
1945年台湾光复,吴思汉在《台湾新生报》发表《思慕祖国不远千里:一位台湾青年的归国记》的报道文章,成为那一代台湾青年中的明星人物,当时他与后来同案牺牲的郭琇琮和许强医师,以及传说在鹿窟山区被蛇咬死的小说家吕赫若,并称“台湾四大才子”。为了钩沉这位英年早逝的传奇人物的历史、理解殖民地台湾青年的身份认同,蓝博洲开始了寻访吴思汉生前的人生轨迹。

寻找祖国三千里
吴思汉原名吴调和,1924年出生于日据时期的台南白河,是家中长男。吴思汉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中医,开药店为生,后来生意越做越大,才有能力让他的孩子们接受良好的教育。
根据家人和同学的回忆,吴思汉从小就聪颖好学,成绩名列前茅,并以超乎常人的优异成绩升入台北高等学校。当时台北高等学校的录取率接近1:1000,全省只录取40名,40名中日本人又占了30名,台湾人只有10个名额,由此可以想见竞争之激烈。
1943年,修完台北高等学校两年课程的吴思汉再度跳级考上日本京都帝国大学医学部。吴思汉怀着“大学毕业后,以技术者的身份回归祖国是唯一目的”的愿望,离开台湾到日本上学。
中学时期的吴思汉与弟弟的合影。
彼时日本正处于战争的泥潭中,随着战况恶化,日本急需大量兵力补充前线,于是殖民地台湾和朝鲜的学生被强征兵役。吴思汉担心自己在大学毕业前就会以充当“日本军医”的名义被派上前线,与几位同学商量对策后,他们得出一致结论:最好的出路就是去大陆参加抗日组织,成为祖国军队的一员。
于是,吴思汉在一位就读于工学部土木系的国内留学生戴振本的帮助下,准备偷偷潜回祖国。计划拟定后,吴思汉给台湾的父亲写了一封信,说明去意,结果遭到父亲的强烈反对。最终吴思汉决定一意孤行,在同学的帮助下,以探亲的名义成功取得了学校的返乡探亲证明书,并弄到了一张前往大连的火车票。
就这样,吴思汉一行先从京都乘火车抵达下关,又从下关坐船抵达釜山,而后改搭纵贯朝鲜半岛的火车继续北上,最后于1944年4月7日抵达丹东。然后他又在友人的帮助下,辗转周折,历时一年又两个月才终于来到陪都重庆。
不料国民党特务机关怀疑吴思汉是日本派来的间谍,准备用美军飞机把这位青年投落台湾,让他和阿里山的抗日游击队联系,以配合美军登陆作战。得到消息后,在重庆的台湾抗日前辈请他吃饭,婉转地告诉他这是一个骗局。然而吴思汉却表示为抗日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不过最后美军的登陆计划改为冲绳,吴思汉才幸免牺牲。

白色恐怖中牺牲
抗战胜利后,吴思汉从重庆返回台湾,进入《台湾新生报》担任日文版编译员,后来转任“上海通讯记者”。当时在《大公报》任职的记者李纯青1985年在北京《人民政协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无名英雄之碑》的回忆文章,其中透露吴思汉那段时间一度往返于台沪之间。后来又在台北邮局附近博爱路的某条巷子开了一家启蒙书店,专门向台湾引进左派进步的书籍和杂志。
蓝博洲介绍,从目前可见的各种官方档案资料和幸存者口述证言来看,吴思汉回台后显然加入了中共地下党组织。根据目前可以查到的“安全局”机密文件《历年办理匪案汇编》第二辑《匪台北市工作委员会郭琇琮等叛乱案》等档案资料,可以知道1947年7月,吴思汉由台大医学院助教郭琇琮亲自吸收入党,而后又介绍了几位同仁入党。
不过吴思汉终究没有逃过国民党“白色恐怖”统治的枪口,经过短暂的地下活动,他于1950年5月2日和郭琇琮夫妇一样在嘉义被捕。9月7日,“台湾省保安司令部”军法处审判官郑有龄判决吴思汉与郭琇琮、许强、王耀勋等十人死刑。
令人感动的是,在得到儿子被判决死刑的消息后,吴思汉的父亲吴匀并没有放弃挽救儿子性命的希望,他不断向国民党高官上书陈情,反复提及当年儿子投奔祖国参加抗日的事迹,祈求这次能够网开一面、罪减一等,给予悔过自新的机会。然而就在陈情书还在相关单位公文旅行的时候,吴思汉等人就已在1950年11月28日清晨在马场町刑场被执行枪决。
台湾作家蓝博洲
讲座中,蓝博洲针对当前的“台湾问题”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如今那些支持“台独”的人是从小接受国民党的反共教育长达的,他们没有机会接触和认识今天讲的这段历史。要知道1945年8月15日,台湾同胞是以箪食壶浆迎王师般的心情欢迎祖国的。“今天我们要解决台湾问题,除了武力之外,就是要唤回台湾民众的祖国心、中华情,唤回他们的认同感,真正认识到两岸一家亲。”为此,蓝博洲呼吁在两岸恢复台湾爱国主义的光荣传统,而这也是他多年来始终孜孜不倦地打捞被湮灭的台湾历史记忆的目的所在。
责任编辑:彭珊珊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