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地理

读图 | 图书馆里的小旅行,与摄影师蒂博·波里尔同行

Melissa

2018-06-05 10:48  来源:澎湃新闻

 “阅读是孤独的”,有感于卡尔维诺的这句话,法国摄影师蒂博·波里尔(Thibaud Poirier)用一年时间走访欧洲各地有着不同空间美学、风格与文化的图书馆。利用图书馆闭馆后静谧空寂的氛围,他用镜头还原出只有热爱阅读的人才能读懂的,那种沉浸在自我空间里孤独感。
蒂博·波里尔称,每间图书馆都是一座自我发现的迷宫。“它们让我们借着阅读发展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叙事,从内部探索自我,而正是这种内在叙事,将我们塑造为如今的模样。在我心里,‘去图书馆’已经等同于‘去旅行’,而阅读或许是生活中最重要、最可持续,同时也最容易实现的旅行方式吧。”

科英布拉 若安妮娜图书馆
若安妮娜图书馆(Biblioteca Joanina),又名大学图书馆,是葡萄牙文化名城科英布拉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它被视为欧洲巴洛克建筑的绝佳样本,也是由众多才华横溢的艺术家通力合作、共同创造出来的世界上最非凡的图书馆之一。图书馆在1717年,为响应当时葡萄牙国王若昂五世号召而建,因为这一缘故,我们可以在入口门廊上找到王室纹章的雕刻。
著名建筑师加斯帕·费雷拉(Gaspar Ferreira)使用造型一致的拱门对内部空间进行区分,带来了阅读空间与藏书室联通的开放式结构。木质书架上的装饰图案,由曼纽尔·德·席尔瓦(Manuel de Silva) 耗时三年绘制完成,彩绘天花板则由来自里斯本的艺术家安东尼·奥希莫伊斯·里贝罗(Antonio Simoes Ribeiro)和文森特·努内斯(Vicente Nunes)合力创作。在这些绘画效果映衬下,室内空间显得开阔而通透。大厅里面的一堵墙上,我们还能找到一幅1730年的锦帛,上面画着图书馆的第一代主人若奥五世的肖像。
作为欧洲最古老的图书馆之一,若安妮娜图书馆的古本书收藏自然不可小觑,目前,图书馆藏书量约为三十万册,主要集中于法律、哲学和神学领域,其中绝大部分出版于十六世纪到十八世纪,而最古老的来自12世纪。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地下室还有一座小监狱值得一看,在过去被用于囚禁那些被科英布拉大学内部法庭定罪的学生及学者。
巴黎 圣热讷维耶沃图书馆
圣热讷维耶沃图书馆(Bibliotheque Sainte-Genevieve)位于巴黎最大最古老的修道院——圣日内维耶修道院内,拥有超过200万的藏书,也是巴黎深受观光客喜爱的一处文化景点。图书馆于1843年动工,由法国著名理性主义建筑师亨利·拉布鲁斯特(Henry Labrouste)操刀,基于学术图书馆蒙太古学院原址基础上兴建,而图书馆也继承了前者自17世纪保存至今的众多珍贵手稿和收藏品。
拉布鲁斯特以善用铁艺框架结构著称,在这件作品里,他留下了一个使用18根细槽铁柱支撑的气势恢宏的中央阅读室,纯黑色的细长铁架顺着屋顶中轴线向两侧延伸,曲线优美的铸铁拱门上纹有精细的叶片及花卉图样,服帖而牢固地支撑起两个桶形拱顶,让整个空间看起来仿佛漂浮在天际一般。
巴黎 黎塞留方院
同样出自亨利·拉布鲁斯特之手的黎塞留方院,之前曾以法国国家图书馆的身份招徕书友。1993年后,这里成为法国国家艺术历史馆驻地。2017年,由建筑师布鲁诺·高帝(Bruno Gaudin)和维吉尼·布雷格(Virginie Bregal)主持的历时6年的翻新工程暂告一段落之后,它又迎来了国立文献学校图书馆这一“新房客”。自此,黎塞留方院作为三个知名文化机构的驻地,面向古迹文物爱好者和阅读者开放。
位于建筑二层的拉布鲁斯特阅览室(Salle Labrouste),既是图书馆的对外名片,同时又是建筑师本人的标志性作品。拉布鲁斯特又一次使用自己拿手的铁艺框架结构,在10米高的宽敞空间里留下了16根直径仅为一英尺的廊柱,由它们向上撑起9个深浅不一的穹顶。这里也是黎塞留方院菁华收藏品的集中展示区,存放了包括手稿、地图、硬币、勋章、古董在内的诸多宝物。
柏林 洪堡大学雅各布-格林中心图书馆
由建筑设计师马科思·都德勒操刀的洪堡大学雅各布-格林中心图书馆(Jacob and Wilhelm Grimm Centre),在2009年建成当年及次年,曾拿下包括德国建筑师联合会“尼克奖”、“柏林年度建筑奖”等多项荣誉。与常规图书馆将阅读及藏书空间分散处理的方式不同,这个图书馆以中央阅览室为轴,创造了一个集中、有透明感的室内空间景观。它允许读者经由中央阅览室进入任意一个阶梯式的阅读区,置身对称分布的开放式书架中,也可以向下进入研习室,在不受打扰的学习隔间内专注阅读。图书馆汇集逾250万份期刊杂志,以及至少12个院系图书馆体量的藏书,知识领域覆盖教育、社会学、经济、历史、哲学、考古、民族志等,跨度之大在德国无有可与之比肩者。
对于那些喜欢一整日“打书钉”们来说,这里也不失为一个理想的消遣场所。你可以隔着距离偷瞄自己上下左右阅读区里的人来人往,也可以欣赏到室外景色以及不同角度的光线投射在这个恢弘无比的网格状空间里的形态。特别需要说明的是,除了盛夏个别几周中央阅览室的屋顶会启用遮阳设备外,在绝大部分的日子里,读者只需要抬头便能仰望蓝天。
斯图加特 市立图书馆
博尔赫斯曾说,“如果有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样子”。造访过斯图加特市立图书馆(Stadtbibliothek)的人或许对于上述观点也心有戚戚。这是一个最适合用“天堂”来形容的图书馆。它留给人的主要印象除了纯净以外,还是纯净。色彩极简,形式极简,就连光源也做到了简约的极致,因为全馆没有任何直接照明。开放式书架像超市货架一样,五十万本藏书一览无余,同时又井然有序。
它的设计者,德国籍韩裔设计师李恩荣(Yi Eun-young)以牛顿纪念碑及罗马万神殿为灵感设计了这个通身白色的立方体,其结构就像洋葱,一层一层剥开的话,最后会看到它的内核——一个仍旧为白色的通透立方体。中庭天窗引入光线,地板中心有一个1米见方的喷泉,设计师将之命名为“静默屋”。对于书虫而言,这里可谓是至纯至静、远离压力源的所在。
阿姆斯特丹 国立博物馆研究图书馆
附属于国立博物馆的研究图书馆(Rijksmuseum Research Library),前身为历史悠久的库伊普斯图书馆(Cuypers Library)。虽说它的名气被国立博物馆遮蔽,但对于懂行的艺术爱好者来说,这间图书馆可以说是是博物馆最重要的一件展品。作为荷兰艺术史研究领域的先驱,图书馆藏有30万册艺术史相关专著,以及超过3千种期刊、10万份艺术品交易目录。这里的阅览室风格典雅静谧,内部装潢至今维持着19世纪初建时的风貌,令人赞叹。
罗马 卡萨纳特图书馆
与万神殿和古罗马遗址位于同一街区的卡萨纳塔图书馆(Biblioteca Casanatense),得名于1620年至1700年在位的红衣主教卡萨纳塔。正是在此人授意下,这间原本隶属于圣托马斯学院、为修道士所建的图书馆,面向公众敞开大门,成为后文艺复兴时期罗马最重要的文化活动中心之一。
在18世纪初,卡萨纳塔图书馆的藏书量已经高达2万5千册,后经历代管理者的不断扩充,达到了40 万册的规模。除神学典籍之外,图书馆还收藏了大量与罗马文明相关的典籍,更有版画、 绘图、 照片、古典家具,乃至环形球仪与天体仪等科学仪器的文物收藏。
罗马 安吉莉卡图书馆
安吉莉卡图书馆(Biblioteca Angelica)是欧洲历史上第一个公共图书馆,历史比卡萨纳特图书馆更悠久。它由奥古斯丁修会主教安吉洛·罗卡于1604年创办,靠着主教本人及奥古斯丁修会会员不断捐赠书籍,逐渐拥有了惊人的体量。馆内藏书涉及神学、音乐、文学、语言学、地理、城市景观等不同领域,另外也存有大量逃过宗教裁判所审查的禁书。
位于图书馆一层的“瓦索”(Vaso)——一个以桶形拱顶为特色的矩形阅览大厅,由深受罗马教皇英诺森十世器重的建筑师弗朗西斯科·博罗米尼(Francesco Borromini)设计,之后由后辈建筑师在一个世纪后施工完成。“瓦索”毫无疑问是安吉莉卡图书馆最值得流连的角落。这里的书桌、扶手椅、黄铜灯,举目所见几乎所有物件都有来历。而镶嵌在这个温柔空间外缘的迷人风景,是那些存放在木质书架里的逾万册教会历书与摇篮本古籍。
都柏林 圣三一学院图书馆
作为与大英图书馆、牛津大学图书馆齐名的“欧洲三大图书馆” ,都柏林圣三一学院图书馆(Trinity College Library)一早声名远播海外,再加上电影《哈利波特》中的霍格华兹图书馆相关场景是在这里的“长室”阅读大厅拍摄的关系,所以,无论何时,圣三一学院图书馆总是一幅游客纷至沓来的景象。
1592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出于“教化”爱尔兰民众的动机,参照牛津、剑桥大学的模式兴建了圣三一学院。图书馆的建造,大大落后于圣三一学院主体建筑的施工进程,实际上到了1712年才开始奠基。但这一点并不妨碍它成为爱尔兰最古老的图书馆。图书馆收藏了古本书近20万册,许多书籍都被列为爱尔兰国宝级文物。其中,最珍贵的一件当属《凯尔特经典----走出黑暗,开启光明》,它是公元9世纪由修士使用拉丁文写在牛皮纸上的四卷福音书。据官方资料称,仅靠这份手稿,每年就能吸引超过50万名游客前来探访。
责任编辑:高翰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