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地理

香港有无数好餐厅,但我想谈谈这两家

姜夏

2018-06-05 19:22  来源:澎湃新闻

香港好餐厅林立,这一事实注定了要在香港做餐厅推荐反倒成了一件艰难任务。不过每当我在香港却不知道去哪儿吃饭时,脑海中总是出现以下这两家餐厅。
香港俱乐部红屋餐厅
昃臣道1号
要说我在香港最偏爱的餐厅,那可能是位于中环的“香港俱乐部”中的“红屋”(Red Room)。
红屋餐厅的环境非常古典 本文图均由餐厅 提供
这是一间相当特殊的餐厅,实行严格会员制,只有俱乐部会员及其客人或者伙伴俱乐部的会员和客人凭介绍信方可入内。对于着装也有严格规定:男士须穿西装系领带,女士则需着正式裙装或裤装。而最与当代社会格格不入的,是整间俱乐部禁用手机的规定,红屋也不例外。因此一进餐厅360度无死角拍照加自拍,每上一道菜后大家纷纷掏出手机“试毒”的场景,在此处可是看不见的。
虽然很麻烦,但我总愿意一去再去。俱乐部本身建于1846年,而这间红屋餐厅呢,我虽然不知道它的历史有多长,它的氛围却相当古典。红屋一如其名,以红色为主色调,墙上装饰风景油画,地毯厚重,一进去便不自觉放低音量。这里的许多客人都是多年老主顾,与侍者都相当熟稔。好几次都见到耄耋老人由子孙后辈搀扶而来。也能见到打扮体面穿金戴银的老年女性落座,是一处有十足港片风味的地方。
氛围对我来说并不构成足够的吸引力,美食才是。红屋的食物以法餐为主,兼有一些欧陆菜。我每次必点的鞑靼牛肉由侍者在客人面前新鲜现做,特别加入的俱乐部干邑“御鹿”并非普通烈酒,而是至今唯一得到英国王室授权的干邑。拌好之后,捶打三次,再送上餐桌。如果你对口味不满意,侍者也可以现场再加调整,直到满意为止。
某次用餐时主菜中的鸽子由法国空运而来,鲜嫩入味程度在我的经验中可算顶级。而我最近一次用餐所选的姜味舒芙蕾,大约是红屋菜单中不多的,加入东方元素的法菜了。
如果对葡萄酒有兴趣,非常推荐你与红屋的侍酒师深度聊聊天。可惜的是,前两次来在酒单上见到的两瓶罗曼尼康帝,如今已经不见了。所以,贪欢可要趁早。
Café Gray
金钟道88号
Café Gray当然不是香港唯一拥有维多利亚港景色的餐厅,诚然,它位于金钟并从49楼俯瞰维多利亚港的优势确实使这间餐厅拥有傲人美景,不过,作为直接以主厨的名字命名的餐厅,Café Gray最为重视的,还是通过食物来体现出主厨Gray Kunz的美食理念。
风景并非这家餐厅的全部
翻开Café Gray的菜单,不难看出它的混血基因——既有塔斯马尼亚三文鱼,又有烤猪颈肉配椰浆饭。虽然全世界都流行融合菜,但身为瑞士人的Gray却有自己的优势。他出生在新加坡,直到11岁时才离开亚洲。“我虽然从来不认为食物可以成为连接我童年时代记忆的媒介,但一个人无法否认他早期生涯所为他带来的潜移默化的影响。”Gray说。
在以美食享誉天下且餐厅林立的香港想要站稳并非易事,在Café Gray,Gray带来了他的“味道元素”概念,试图用超越“酸甜苦辣”的形容词来分解、赋予食物更多,更细化的风味。Gray告诉我,他经常做一个“盲品”练习,遮住眼睛试菜,从而决定一道菜是否需要更多的酸度、香气、或质感。
慢煮塔斯马尼亚三文鱼
Gray大概每季都要来中国一次,好为自己的餐厅挖掘一些新的食材和灵感。这个季节,Café Gray换了全新的活力菜单,在原本的有机、可持续的食材基础上,重点推出了正当潮流的纯素和无麸质菜品。
如何在从业多年后保持灵感?Gray的回答是,“就算是一幅简单的中国的照片,都能唤醒我的思路,给我带来许多灵感。”



 
责任编辑:钱成熙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