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防务

香格里拉对话丨韩日防长同台谈朝核,风格、心情大不同

澎湃新闻记者 杨一帆 刘乐凯 发自新加坡

2018-06-03 14:36  来源:澎湃新闻

美国防长马蒂斯(左)和中国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何雷(右)出席香格里拉对话。站在两人中间的是日本国防部长小野寺五典。
6月的新加坡,朝鲜注定是最热的议题之一。
香格里拉对话会(以下简称“香会”)开幕当天,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外表示,他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会晤将如期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
尽管并无朝鲜代表正式出席亚太最重要的多边防务论坛“香会”,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2日的演讲中对朝鲜问题也并未释放更多信息,但这丝毫不影响相关各方借此平台强化自身立场,观察和试探其他国家的战略盘算和微妙调整,拓展自身更大的战略灵活度,为亚太地区安全局势近期的可能性变局抢得先机地位……
各国的外交风格和战略文化也借此公开场合得以淋漓展现。根据“香会”主要议程,2日就“缓解朝核危机”举行了大会专题讨论,韩国、日本和加拿大的防务官员轮番登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现场观察到,在第二场大会开始后,不仅大会会场座无虚席,会场外的大厅里,各国官员、专家与记者都簇拥在直播的宽屏电视前,认真聆听和观察发言嘉宾的同时,还有人不时做着记录。
韩国防长轻松,日防卫相“迫在眉睫”
大会发言中,先后登场的韩日防长在朝鲜问题上的分歧显而易见。
韩国防长宋永武在讲话中对半岛形势的演进展现出积极与乐观的姿态。他表示,半岛形势正处在从数十年来的紧张军事对峙向无核化和建立和平机制转型的关键节点,为此,文在寅政府将寻求在朝鲜半岛建立和平和共同繁荣机制,且坚持不寻求朝鲜政权崩溃、不追求单边吸收或通过人为途径实现统一。
与往年韩国防长参与地区安全论坛讨论相比,今年出席“香会”的宋永武显得轻松了许多。就在此前一日,韩朝双方刚刚在板门店举行了高级别会谈讨论落实《板门店宣言》事宜,双方还商定本月14日在板门店举行将军级军事会谈,讨论缓解军事紧张问题。
与宋永武形成截然对比的是日本防卫相小野寺五典的发言。他在讲话中再次提醒在场听众朝鲜在过去违背承诺的记录,警告称不能仅仅因为对话就放松制裁,“压力必须保持下去,”他说。
就在小野寺五典发言的当天早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金特会”期间不会对朝实施新制裁。“我们准备好了数以百计的新制裁方案,”他说,但在“谈判破裂前”不会实施新制裁。
特朗普还在同日宣布,“金特会”将如期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对于“金特会”,小野寺五典并未表达乐观期待与欢迎之意,仅使用“重要的(crucial)”和“迫在眉睫的(imminent)”加以描述和评价当前的半岛局势。
这种迫在眉睫还体现在小野寺五典在讲话中多次强调,希望实现全面、可核查、不可逆的半岛无核化目标,并表示东京准备好了提供核查的资源——专业知识与专业人员,以确保武器的安全消除不会扩散到其他国家。
对于复杂而颇具争议的朝鲜问题,“香会”主办方还安排了加拿大国防部长哈尔吉特·萨詹参与此环节,试图“调和”韩日在此问题上的分歧。萨詹说,通过外交手段解决朝核问题是有可能的,尤其是过去几个月出现了一些令人鼓舞的迹象。但希望和不确定性同时存在,国际社会必须谨慎行事。
美国“保证”可靠否?日本忧心被边缘化
但韩日更为关注的,还是盟友“老大哥”美国的地区战略走向及其随之所做的“保证”。
就在“香会”之前,日本防务相小野寺五典专程于5月29日前往夏威夷与马蒂斯进行会面,其联合新闻稿中重申了在朝鲜问题上保持一致立场。
不过,特朗普6月1日在接见到访白宫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兼统一战线部部长金英哲,并收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亲笔信后,开始多次强调与朝方打交道“是一个过程”,并表示不再使用“最大施压”一词。
“也许(‘香会’)最为至关重要的对话——私下或者公开——将发生在美国及其地区谈判对象之间,这些国家无疑希望确保即将发生的‘金特会’以及更广泛的美国的地区战略,不会导致出现一个新的地区安全秩序没有恰当地照顾到他们的利益。”“香会”主办方IISS研究员Tim Huxley and Ben Schreer在对话会开始前撰文写道。
具体而言,日本以及韩国国内保守力量的一大主要担忧是,特朗普会将美国利益置于盟友安全利益之上,在会晤中和朝鲜领导人达成一项协议,后者同意放弃远程导弹,而美国则允许其保留短程导弹武器库。
对于短程导弹,小野寺五典在“香会”发言中强调,这对于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而言是一大优先关切,必须是消除朝鲜所有导弹的谈判中至关重要和紧迫的组成部分。
对此,韩国防长宋永武没有给予太多回应,表示这些威胁“将随着时间推移才会消除”,在朝鲜重新回到国际社会之时将逐渐得到解决。
“日本在美朝会谈上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非常被动。”日本多摩大学战略研究所井形彬教授在会议现场对澎湃新闻表示,“安倍首相与特朗普的确有很好的私人关系,但这种关系目前难以转化成实际的影响力。”
“日本的表态反映出其担心在朝核问题上被边缘化。” 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研究员赵小卓在会议现场也告诉澎湃新闻说,日本的安全关切可以理解,但因为日本既非当事方,又不是核心角色,也不是最大的利益攸关方,因此,日本被边缘化可以说是难以避免的。
值得一提的是,和去年及前年“香会”期间日本在“南海问题”上勇担美国“马前卒”挑起对中国的“指责”不同,今年的日本保持了“缄默”。一位匿名日本军事代表团成员在现场提前向澎湃新闻透露,日本防长今年不会在南海问题上针对中国。
韩国想搞“小三边”, 但“离不开中俄”
曾任美国中央情报局信息作战中心分析员、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情报研究员的肖恩·卡纳克(Sean Kanuck)也参加了今年的“香会”,他说,解决朝核危机离不开中国的作用,甚至也需要俄罗斯。
“单靠美朝两国或者美朝韩三国是很难解决朝核问题的。” 他对澎湃新闻说。
据《华盛顿邮报》5月31日报道,随着美朝两国高级官员重新恢复“金特会”在即,韩国表达了想在新加坡举行三边首脑峰会的意愿。
与此同时,俄罗斯在朝鲜问题上也加大了外交力度。俄罗斯《独立报》6月1日刊发观点文章成,俄外长拉夫罗夫日前在访问平壤时暗示,朝鲜实际上被美国要求投降,但俄罗斯不接受这一最后通牒式的立场。拉夫罗夫在会见朝鲜外务相李勇浩时提醒,谁都没有取消六方会谈(俄罗斯、中国、朝鲜、韩国、美国和日本)机制,这一会谈开展了数年。“俄罗斯希望该机制重新运转。”文章推断道。
“对于目前的美朝互动要谨慎乐观,需要根据两国进一步的表态和行动做出预测,调整各方政策。”卡纳克谈及“金特会”前景称。
一位要求匿名的美国知名政治学与国家关系学者告诉澎湃新闻,“特金会”更可能是一场象征性质的会议,具体工作还需要美朝双方外交官进一步商谈。鉴于朝美双方互动的历史经验,双方的具体行动比言辞具有更高的意义。
中国人民解放军代表团成员刘琳在现场向韩国防长提问,表示美韩两国在半岛无核化的程序与步骤上仍存在分歧,美韩将如何进行协调。对此,韩国防长并未给出清晰的答复。
“香会”期间,中国在朝鲜核问题上的立场同样备受瞩目。
中国人民解放军代表团团长何雷中将在2日下午的第五特别小组会议上借此表明,下一步,中方希望美朝领导人会晤顺利举行并取得积极成果,希望有关各方珍惜这段时间取得的积极进展,多说有利于展示善意、缓和紧张的话,多做有利于推动对话、增进互信的事,继续致力于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彼此关切。
“中国在推动半岛局势缓和上展示了非常负责任的姿态,在推动美朝接触方面也没有过多的算计自身的利益,这是别国难以否认的。”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研究员赵小卓说,“我们希望其它相关国家也能从地区大局出发。”
责任编辑:李怡清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