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古代艺术

佳士得证实征得苏轼画作,真赝仍存疑,或1937年流入日本

澎湃新闻记者 肖永军

2018-06-03 11:32  来源:澎湃新闻

近日有消息称佳士得拍卖行征集到宋代苏东坡画作《枯木怪石图》,估价最少HK$4.5亿。作为“公认不超过3件的苏东坡传世作品”之一,《枯木怪石图》的现身,无论在业内还是业外,都将引起高度关注。关于此件作品的真伪考证、学术价值、文化意义。”
佳士得相关人员昨天接受“澎湃新闻·古代艺术”采访时表示,目前佳士得暂时还没有更多信息,但可以分享的是,“佳士得很荣幸能够征集到这件极其罕有的作品,我们将之后进一步公布详情。”
业界人士分析认为,此画清初藏黔南王沐府,或是在抗战全面爆发的1937年流入日本。

一些古书画研究者对澎湃新闻表示,“《枯木怪石》自从被贴上苏东坡的标签,是不是真迹已经不重要,因为现在也找不到更好的‘苏轼画’来替代它……”
对于其后的米芾之跋,一些书法界人士认为用笔飘忽,少意气,或与画作同样存在真赝之疑。

《枯木怪石》
《枯木怪石》局部 刘良佐跋语
润州棲云冯尊师弃官入道三十年矣,年七十余,须发漆黑,且语貌雅适,使人意消见,示东坡《木石图》,因题一诗赠之,仍约海岳翁同赋,上饶刘良佐。旧梦云生石,浮荣木脱衣。支离天寿永,磊落世缘微。展卷似人喜,闭门知己稀。家林有此景,愧我独忘归。
《枯木怪石》的米芾款跋
世人对苏东坡的诗词、书法作品耳熟能详,东坡故事亦是家喻户晓,古今中外仰慕苏东坡的人更是不可胜数。不说当时仰慕苏东坡的苏门六君子(黄庭坚、陈师道、秦观、晁补之、张耒、李廌)等人,就说近代以来大画家张大千与日本文人画家富冈铁斋,他们续有美髯,常常着长袍、戴东坡帽,执竹杖以效法东坡装扮;林语堂则是身边一刻不离东坡文集,他一生只为两人立传,一为武则天,一为苏东坡。而近年来各地曾多次举办“寿苏会”,纪念东坡居士。
然而这位北宋大文豪的画作,流传在世的真固是凤毛麟角。被认为是东坡的画作有两、三幅。一是《潇湘竹石图》,藏于中国美术馆;一幅是佳士得此次征集到的《枯木怪石图》,在私人收藏手中;另传台北故宫亦有一幅。
据了解,佳士得已经让一些藏家及专家鉴赏此作,此前有消息称目前估价暂定于4.5亿港币。
《枯木怪石图》黑白资料图片

苏东坡画像
《枯木竹石图》又名《枯木怪石图》、《木石图》,无款,画上有米芾、刘良佐(款)的题诗,以及宋人记载苏轼的画风看,被认定是苏轼的作品。据传此件作品是苏轼任徐州太守时,在(今安徽省)萧县圣泉寺所创作的一件纸本墨笔作品,画心纵26.5cm横 50.5cm。画面右上方钤有乾卦小印,左下有“绍”、“兴”联珠印。别有“风阁王氏”墨印,以及“黄琳美之”、“易庵图书”诸收藏印。图后另纸有元鲜于枢题记:“右东坡枯木丛筱怪石图,世间传本甚多,此卷前有乾卦印,后有绍兴玉印,是曾入绍兴内府者,盖非他本比也。杭州王井西尝收一本,与此略同,不知今归何人。”
简洁明了的画面上,怪石盘踞左下角,石状尖峻硬实,石皴却盘旋如蜗牛,方圆相兼,即怪又丑,似快速旋转,造成画面的运动感,更能显出此石顽强的生存力。石后冒出几枝竹叶,而石右之枯木,屈曲盘折,状似鹿角,其势雄强, “怪怪奇奇”,于笔意盘旋之中,凝聚成一团耿耿不平之气,更有一股浩然气脉;由石而树、由树干而树梢,扭曲盘结,直冲昊天。枯木用笔迅疾、取势不惑,画心枯淡盘旋,墨色变化分明。以书法用笔入画,飞白为石,楷行为竹,随手拈来,自成一格。东坡居士曾曰:“观士人画,如阅天下马,取其意气”,而他画中的境界正是取其神似,取其意气。
《枯木怪石图》资料图片

宋代《梁溪漫志》谈书画时,说:“书与画皆一技耳,前辈多能之,特游戏其间……东坡所作枯木竹石万金争售”。说明苏轼画作在宋代之时,已经极为有名。
《潇湘竹石图》
中国美术馆藏
据传,北洋政府管治之时,《枯木怪石图》与《潇湘竹石图》皆为“风雨楼”所藏。前者从山东藏家而来,后者则一直为这间京师古玩店的收藏。两画皆被一名叫“白坚夫”的人物买下来。
《枯木怪石图》资料图片局部

这个白坚夫曾为军阀吴佩孚的秘书长,后因日子拮据,把这两幅东坡真迹都放售出去。 《潇湘竹石图》卖了给《人民日报》社长邓拓,邓氏后来赠之予中国美术馆。据悉白坚夫曾留学东瀛,太太又是日本人,《枯木怪石图》相传卖了给日本藏家。此后一直未有消息,直到现在来到佳士得手中。
关于此画何时流入日本,中国观赏石协会常务理事俞莹先生在《雪浪名石忆坡翁》一文中提到:“近日偶读北京保利2015年春季拍卖会《冲淡自然——翦淞阁文房韵物志》 专场图录,发现了一组有关苏东坡的文物拍品,分别是《宋拓原石醉翁亭記》(苏东坡所书)、《唐宋诸家笔迹存景》册页,以及《雪浪斋玉印》(苏东坡制),原来均为清末大收藏家龚心钊瞻麓斋之旧藏。其中《宋拓原石醉翁亭記》册页最后附有苏轼所画的《枯木怪石图》照片两桢,旁有龚心钊1938年的题跋曰:“苏画米题墨迹,清初在黔南王沐府,奇品也。民国丁丑入于东瀛,余得影本存之。”由此可见,此画是在抗战全面爆发的1937年流入日本的。”
宋高宗赵构

《枯木怪石图》面世至今近千年之久,途中流落何方,从上面的题跋及鉴藏印中可以找出脉络。首先有东坡同代书画家米芾(1051-1107)的跋,紧接着有宋高宗赵构(1107-1187)“绍兴内府”的印,以及南宋(1131-1204)金石学家王厚之的印。
《枯木怪石图》资料图片局部

宋亡后,元初著名书画家鲜于枢(1246-1302),以及元末诗文家俞希鲁都曾在上面题跋。据鉴藏印显示,至有明一代,则曾为朱元璋养子沐英(1345-1392)家族、藏书家李廷相(1485-1544)所藏。
一位古书画研究者表示,“《枯木怪石》自从被贴上苏东坡的标签,是不是真迹已经不重要,因为我们现在都找不到更好的“苏轼画”来替代它……”
对于其后的米芾之跋,一些书法界人士认为用笔飘忽,或与画作同样存疑。
一位美术院校的画家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苏东坡的传世作品很少,并且是否为东坡先生真迹还没有定论,然而这件作品是最为可靠的。从收藏角度来看,这件作品流传有绪,著录明确。到了民国,据人推断,近代书画收藏鉴定大家张葱玉可能见过此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作品后面有苏东坡好友米芾的题跋,也有宋高宗赵构的收藏印。这两个人的评论和收藏就是最有力的证据,都是直接或间接接触苏东坡的人:一个与苏东坡同时代,另一个是比苏东坡晚一辈的人。因而,无论现在怎么质疑,有同时代关系最密切的人来品评,质疑的声音逐渐是微弱的。从绘画史角度来说,苏轼可以说是文人画的实际推动者,自东坡以后,文人画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地位逐步确立并兴盛起来。从历史价值来说,苏东坡不仅仅是一个书法家、画家,更重要的是他是文人的标志、士林的领袖,他在文学上、政治上等方面有着别人无法取代的地位;还有他那豁达开朗的人格魅力,历来都是文人竞相追捧的对象。因此,这件作品的价值远远超过了它本身的绘画价值,其巨大的文化价值将会成为拍卖史的无与伦比的高峰,更是中国文化史的一座不朽的丰碑。
佳士得相关人员昨天对澎湃新闻表示,目前佳士得暂时还没有更多信息,但可以分享的是,佳士得很荣幸能够征集到这件极其罕有的作品,之后将会进一步公布详情。
责任编辑:顾维华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