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寻访张库大道②|鸡鸣驿与下花园:从驿路到商道

李昊

2018-06-05 10:55  来源:澎湃新闻

邮驿系统与驿站
在从沙城一路向西去张家口的路上,我顺道走访了鸡鸣驿。鸡鸣驿是我国现存最大的驿站,有着保存最完整、建筑规模最大、功能最齐全的邮驿建筑群。
驿站,是我国古代独特的通讯系统——邮驿系统的核心。邮驿不仅仅有着通讯功能,而且与军事活动、国家政权密切相关,可谓是国家的生命线。元代建立了发达的驿站系统:“凡在属国,皆置传驿,星罗棋布,脉络贯通。朝令夕至,声闻毕达。”(《中国古代交通》)。鸡鸣驿始建于元代,明代成为进京的第一大站,号称“极冲”。在清代时,这座驿站作为兵驿和邮驿两用驿站,逐渐发展成为驿城。
张库大道的形成,与驿路有着密切的关系。据《河北省公路史志资料》记载:“张库大道历史悠久,早在元代,便辟为驿路,明清两代又辟为官马大道。当时运送物资所走路线,多依驿路。这运输物资的辋丛驿路、官马大道就是后来的张库大道。”而鸡鸣驿所在的这条连通北京、宣府和大同的驿路,同样是张库大道向北京和山西两个方向延伸的通道。在和平时期,驿道逐渐承担了商道的职能。百年前,浩浩荡荡的驼队就是沿着这条路从北京出发,来到张家口,继而出塞进入草原,开展了横跨欧亚大陆的国际贸易。
北京由宣府至大同的邮驿线路图。本文图片除特殊标注外,均为作者拍摄

新保安沙场
在沙城市中心的董存瑞大道,搭乘路边的乡镇公交,半个小时就可以到达鸡鸣驿。路上还会经过一个知名度更高的小镇——新保安。看过《大决战-平津战役》的朋友们,可能都对影片中的一段高亢男声的画外音留有印象:“我军将敌歼灭于下花园、新保安一带......”在平津战役期间,发生在这里的新保安战役,消灭了傅作义的精锐王牌35军,切断了敌占北平和张家口、绥远的联系,进而为解放平津创造了有利条件。
平津战役形势图(http://tupian.baike.com/a2_08_32_20300000356220132227324720900_140_jpg.html)
从北京经沙城前往张家口的110国道,便是当年35军疲于奔命的道路。在平津战役前,傅作义把几十万部队收缩到塘(沽)-津-平-张一线。为了保持和自己老巢绥远(内蒙呼和浩特一带)的联系,他特意把自己的嫡系部队在北京以西的通道上布置成一字长蛇阵。尔后发生的战役,除了解放天津,基本都发生在这一线。这也能从侧面反映出京张通道的战略地位。
在张家口被围后,傅作义派拥有四百多辆卡车的35军从北京丰台出发去支援,随后又将其撤回北京。35军曾经夜宿鸡鸣驿,最终在新保安被我军围歼,这个全美械机械化装备的精锐部队一夜间灰飞烟灭。如今的新保安只是一个普通的镇,曾经的新保安古城在战争中已被夷为平地,历史的云烟消散在田野之中。在1990年代拍摄《大决战-平津战役》的新保安之战时,曾选择鸡鸣驿古城作为替身,取景拍摄那场激烈的战斗。
鸡鸣驿古城
过了新保安很快就到了鸡鸣驿。从国道路边,就能看到高大的城墙,蔚为壮观。城墙表层为砖砌,里层是夯土,高约11米。城墙周长近2公里,围成了整体平面近方形鸡鸣驿城。在空间布局上,鸡鸣驿城有着邮驿文化的特色:与普通古城堡的十字分区式不同,这里只是在城东西各开一城门,建有城楼。城外有烟墩。城内的五纵横交错的道路,将城区划分成大小不等、功能各异的十二个区域,有马号、驿仓等。承担着驿站核心功能的驿署、驿馆位于城堡的中心位置。
鸡鸣驿布局示意图,来自阎阳、郭晓君《鸡鸣驿内部空间秩序与建筑文化浅析》
鸡鸣驿所处的位置,是华北平原出塞外的干道的瓶颈口,战略地位极为突出。正如《五代史》所记:“幽州西北有居庸关、石门关,皆中国控御契丹之险也,按宣之通京师者,有居庸关,而居庸关之路必由鸡鸣(鸡鸣山和鸡鸣驿一带),故控御之法,宣地宜谨也。”在元代,丘处机曾于此会见忽必烈。明朝时,政府于京西构建了“宣城各堡、卫所-鸡鸣驿-怀来各堡、卫所”的带状防线。在清末八国联军进京时,慈禧西逃山西,也曾在这里的指挥署(贺家大院)过夜。
驿城在战争时期用作战备,在和平时期逐渐成为商贸物流的节点。明代后期和蒙古各部进行“茶马互市”后,关内外的商贸往来进一步促进了驿城的发展。特别是张库大道繁荣时期,国际贸易频繁,国家信使往来进京都通过这里,邮驿事业持续兴盛。同时这里也是客商歇脚存货的地方。各类商铺、庙宇随之建立起来。繁华时,当铺就有六家,各类庙宇十几座。
仅从东门到西门五百米的道路上,就有三十家店铺。贸易为这里的经济文化发展和城市建设都带来了繁荣。
从鸡鸣驿西门遥望东门
鸡鸣驿城中的财神庙,仍留存有清代中期壁画。画面表现的是晋商票号的情景,兑换处、票据制作等细节刻画得栩栩如生。类似的壁画在山西的庙宇中普遍可见,可以看出晋商在这里的影响。
直到民国初的1913年,北洋政府宣布“裁汰驿站,开办邮政”,鸡鸣驿这座驿站开始了衰落。随后张库大道和茶叶之路的停滞,更是让这里雪上加霜。曾经在历史上辉煌一时的鸡鸣驿城,如今也只是是鸡鸣驿村庄的一部分。城内保有多座明清时代的古建筑,住有上百户人家。一些重要的驿站设施如驿丞署、指挥署等,都已成为了普通民宅。驿城的城墙和古建筑多年得不到很好的维护,多有坍塌和损坏。直到2008年,各级文物管理部门共同对这里进行了修缮,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古城的风貌。在城中央的民房墙上,还刻有当时鸡鸣驿城抢修碑记,记录了本地企业捐款的名单。
鸡鸣驿古城是河北关外地区地域文化载体,也是邮驿历史变迁的见证。城中央的驿丞署曾经是管辖全城的最高行政机关,同时也是官吏、眷属和幕宾的居所。原为三进四合院院落布局,现在仅存第三进院落的门楼、正房及后花园。正房为三间,硬山布瓦顶,现在是民宅。房主老太太邀我进去看了看,给我说这房子是他们家在民国十二年买下来的。屋里的墙上还挂着她祖父在民国时期的照片,革命年代的海报还留在旁边的墙上。
驿丞署
鸡鸣驿因坐落在鸡鸣山脚下而得名。鸡鸣山在鸡鸣驿西北方向,海拔1128.9米,是塞外最高的孤山,有“飞来峰”之称。古代帝王如北魏文成帝、唐太宗、元顺帝、明英宗等都先后登临鸡鸣山。站在鸡鸣驿的城墙上,可以向北遥望鸡鸣山。鸡鸣山为独立山体,巍峨雄壮,与山脚下的古城相呼应,展现出丰富的层次感。
从鸡鸣驿看鸡鸣山
探寻下花园
沿着鸡鸣山脚下的小路,向西北方向步行四公里,就到了张家口的下花园区,中途还会经过鸡鸣山南麓的下花园和怀来的分界线。下花园区距张家口主城区有五十公里,是一个独立的卫星城。从鸡鸣驿到下花园,一路经过的好几个煤炭公司和炭黑厂,散发出这座城市浓厚的工矿味道。
下花园大唐国际电厂附近的“百年煤电”雕塑
下花园地区自明朝起就开采煤矿。据《明一统志》记载:“保安州土产银,石炭。”明清时期,当地农户普遍以炭代薪,采煤不仅自用,而且还行销外地。到了1909年,随着京张铁路正式通车,京张铁路局开始在这里开采鸡鸣山煤矿,并将这一代的矿山划为该局的官办煤矿。解放前,日本蒙疆电业株式会社在这里依托煤矿,建设发电所,成为后来重要的下花园发电厂的前身。凭借煤矿和发电厂,这里成为张家口市重要的能源基地。前往发电厂的路上,街道两边的浮雕,展现的是历史上中原人民和草原民族在此互市贸易的情景。而在发电厂附近,则有雕塑展现着“百年煤电”的城市史。
沿着这条路继续向前走,就会来到洋河边。从地图上看这里是一个湿地公园。河边的小山上伫立着巨大的“阿尔卡迪亚”的地产项目广告牌。按照他们广告的说法,这是一个“集法式连排别墅、观景洋房于一体的多产品精户型现代化法式建筑群”。广告牌的醒目位置画着一个滑雪的卡通人物形象,让人不难联想到这也是个借助冬奥会的预期、结合冰雪旅游进行开发的项目。对于到处开发冰雪小镇的张家口来说,这并不陌生。一路走来的所见,都向人们展示了城市发展的历程。这个张库大道上的能源基地,这个被列入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的矿业城市,也在通过新一轮与北京的联动,展望着新未来。
下花园洋河边的电石厂
责任编辑:冯婧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