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生活方式

“北京时间”终于在百达翡丽腕表上C位出道

钟天阳

2018-06-03 09:25  来源:澎湃新闻

5月27日是百达翡丽在北京前门23号开幕十周年的日子,没有庆典,没出限量表,而用一则信息披露代替——百达翡丽特意选择在这一天宣布,自2019年起,所有在产世界时男女表款,代表东八区的城市名,从HONG KONG回归BEIJING,以此向历史致敬。当了几十年练习生,“北京时间”终于在百达翡丽腕表上C位出道了。
新规矩宣布后,百达翡丽5230将成为品牌最后一代东八区标注为HONGKONG的世界时腕表
腕表的世界时功能通常会被简称为GMT(Greenwich Mean Time),这是格林威治标准时间的缩写,表示24个时区。通常制表师会在每个时区当中选择一个城市来作为代表,比如东八区就可能是北京、上海抑或是香港,不一而足。当24个城市名紧凑而有序地排列在方寸之间的表盘上,只需要三两枚指针和一两个参照时标,便可将全世界的时间尽数呈现。而代表各个时区的城市名,自然是这个时区里的“C位城市”。
江诗丹顿的多款世界时腕表中,北京就是东八区的代表。
世界时腕表的前世今生
今日的世界时腕表服务于旅行者,正如百年前世界时腕表为长途旅行而诞生。自从19世纪蒸汽列车被广泛应用之后,跨越时区后的精确时间才变得不可或缺起来。因为火车到站的调度时间需要十分精确,这个问题在美国和加拿大尤其迫切,因为这两个国家从东岸到西岸,都必须要跨越数个时区,于是当时的火车工程师Sandford Fleming提出将世界划分为24个不同时区的建议,他也因此被誉为“世界时间之父”。
火车工程师Sanford Fleming提出将世界划分为24个不同时区的建议,他也因此被誉为“世界时间之父”。
这个建议催生了GMT,也让Sanford Fleming想到创制出一个可以同时指示全球时间的时计。他想了一个直接但是略有写笨拙的方法,找制表工匠为其定制了一枚特大号的怀表,名为“Cosmic Time(宇宙时)”。在这枚超大号的怀表上,有24个小表盘,分别显示24个时区的不同时间。
独立制表大师Louis Cottier为早期的世界时腕表奠定了基础,图为江诗丹顿的世界时古董怀表,表中北京的写法是PEKIN。
事实上,这种“笨办法”延续了很久而少有改进,仅仅是将24个表盘缩减为6个主要时区或者是两地时。直至1937年,日内瓦杰出的独立制表大师Louis Cottier推出了他的世界时腕表Heures Universelles:在表盘只有本地时分针,但在表壳的外围则分别有一个24小时的圆环,在外面再围上一个可调校转动并印上24个代表不同时区城市的圆环。只要把本地地名和本地时对准,就可以知道其他23个时区的时间了。自此,世界时的显示方法才确立下来,成为经典的表盘布局。
百达翡丽的世界时更迭
在制表界,百达翡丽是公认的时区表、世界时表之鼻祖,因为前文所提及的世界时制表大师Louis Cottier与之合作最早也最紧密。1937年,彼时最小口径的世界时手表百达翡丽96 HU(直径30.5mm )问世——腕表编号的字母后缀HU就是取自Heures Universelles的缩写,这也成为一项传统,所有的百达翡丽世界时腕表的编号后缀都是HU。
早期的百达翡丽世界时腕表上,北京/北平是东八区的城市代表。
1936-1937年世界时样品怀表显示28个城市地区;1938年的1064HU怀表标记33个城市地区;1942年605HU标记31个城市地区;1945—1955年之间生产的珐琅表盘的605HU世界时怀表标记42和41个城市地区不同版本。但不论盘面标记多少个城市地区,实际原理都是以全球24个时区划分,以24小时转盘对应。在石英危机来临之前的1970年代之前的这些世界时古董表,东八区也即中国时区位置,其实惯用的是北京,有的拼成PEKIN,有的是PEI PING。
2000年问世的百达翡丽5110根据当时的国际惯例东八区位置写上了城市香港。
2000年问世的百达翡丽5110根据当时的国际惯例东八区位置写上了城市香港,毕竟,24时区上的城市标记并非都以首都城市标记,一直延续至今。在此之前,百达翡丽的世界时功能也经历了多代升级,早期的世界城市盘是无法旋转的,比如这个世界时手表固定坐标是日内瓦,你只能在日内瓦看其他23个时区的时间,人要到了纽约,这块表就成为一张时区参照图,一切只能靠人算。中期的世界时加入城市盘旋转的调教机制,但是程序较为繁琐。1999年,调校机制升级,只需要按动专用表冠,就能以小时为单位旋转时针和城市圈,实现一键调校,方便快捷。
最新的百达翡丽世界时腕表,只需要按动专用表冠,就能以小时为单位旋转时针和城市圈,实现一键调校,方便快捷。
最近两年,很多品牌都悄无声息地把自己世界时的东八区从香港改为北京,百达翡丽依然按兵不动。最后,经百达翡丽中国三年之努力提议,终于在今年巴塞尔表展上获得总部批复,“香港改北京”。阔别几十年,“北京”回归百达翡丽世界时表盘,也是向传统致敬。
责任编辑:刘嘉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