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石油与政治:沙特的“七伤拳”及其背后的国际政治博弈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诚

2018-05-30 21:14  来源:澎湃新闻

沙特阿拉伯库巴市,鲁卜哈里沙漠里的油田。视觉中国 资料
近日在俄罗斯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的沙特能源、工业与矿产大臣Khalid al-Falih,于当地时间5月25日上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缩短原油减产协议执行期限的选项已然“摆在桌面上”,但有关各方尚未做出最终决定。而作为东道主的俄罗斯能源部长Alexander Novak则在同一采访中透露,以该国为首的非OPEC石油生产国集团将与OPEC在今年6月召开集体会议,探讨放松对各国原油产量的限制。
近期,随着美国在退出伊核协议后重启对德黑兰的制裁,加之委内瑞拉国内经济动荡使该国石油工业濒临崩溃(标普全球普氏数据显示,今年4月委内瑞拉原油产量降至141万桶/天的历史最低水平),国际原油市场不确定性急剧攀升,价格频繁震荡。而自2017年底以来,国际油价的整体大幅反弹也引发了外界对于原油需求可能萎缩的担忧。因此,人们纷纷猜测,鉴于沙特、俄罗斯领衔执行的原油减产协议基本消除了2014年那次导致油价暴跌的原油供应与库存过剩,这些主要产油国将在何时且以何种方式解除该协议的束缚?
石油即政治
站在沙特的立场来看,虽然理论上来说,国际油价愈高,其出口收入愈高,可有效纾解国家财政捉襟见肘的困难,进而可以为该国国内推进的各项经济改革政策提供更为充裕的资金,同时有利于巩固甚至推高沙特国家石油公司(即沙特阿美Saudi Aramco)计划中的IPO估值,但正如美国人Steve Coll在其关于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书中观点所示:石油即政治。作为OPEC领头羊的沙特在国际油价不断上涨的同时,也承受着来自多方的与日俱增的压力。
从文初提到的Khalid al-Falih表态,再结合沙特当前所面临的政治经济环境,基本可以判断这一轮的原油减产协议已宣告死亡,这是因为沙特人意识到自己操纵油价的戏法已经陷入了一个死局。
“七伤拳”
沙特操纵油价的做法原本是一套组合拳:在原油产销领域,不仅与俄罗斯等国合作严格执行原油减产协议,还希望将原油价格推高到80,甚至100美元一桶;在地缘政治方面,激化与伊朗之间的矛盾,游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加大对伊朗的制裁力度。然而,由于沙特自身能力有限,这一套组合拳却最终变成了伤及自身的“七伤拳”。
第一伤,沙特推高油价不仅未能讨好美国总统特朗普反而遭其公开批评。油价适度上涨有助于美国本土油气产业,特别是页岩油气产业走出低迷困境,重新获得发展所需的资金并增加创造就业机会,契合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口号和诸多政绩考量,但油价过高则放大了其对美国宏观经济的负面影响,美国国内汽油价格自2014年以来首次逼近3美元/加仑,民主党议员纷纷指责白宫方面未能采取必要措施保护国内消费者利益,因此特朗普于今年4月在推特上发文向OPEC开炮,称“国际油价被人为抬高,这种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第二伤,沙特推高油价已严重伤害到其主要买家的利益。由于沙特阿美在今年4月初出人意料地宣布上调5月销往亚洲市场的官方售价,亚洲最大炼化企业——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决定自5月起削减进口沙特原油总量,降幅高达40%。中国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季度进口沙特原油量为1353.55万吨,较去年同期下降5.7%,延续了自去年底以来的趋势。目前,沙特原油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为12%,位列俄罗斯、安哥拉之后居第3位。同样作为沙特原油大买家的印度,该国石油部长Dharmendra Pradhan在本月早些时候亦公开表达了对于国际油价持续攀升的担忧。为此,Khalid al-Falih不得不在近期先后致电印度、韩国、中国等国能源事务主管官员,承诺沙特将与其他主要产油国确保充足供应以及合理价格。
第三伤,沙特与俄罗斯分歧加大,已貌合神离。虽然俄罗斯能源部长Alexander Novak在此次圣彼得堡论坛开幕前不断强调该国与沙特在执行原油减产协议方面抱持着共同立场,但其口风显然并不如沙特那么紧。在沙特近期反复试探着谈论将减产协议执行期限延长至2019年时,俄罗斯方面则坚持“保持开放的选择,以便做出更平衡的决策”。据知情人士透露,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于油价回升至60美元/桶就已感到满意,而该国第二大石油公司Lukoil总裁Vagit Alekperov则明确表示,当前油价达到80美元/桶高位意味着减产协议已经实现了预定目标,因此有必要进行调整,通过产量的平稳复苏以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
第四伤,国际油价暂不具备持续上涨的支撑力。地缘政治局势紧张是近期油价上涨的主要驱动力。美国制裁对伊朗的影响尚不明朗,俄方曾预计制裁或将油价推高5~7美元/桶。但根据Khalid al-Falih与阿联酋能源与工业部长Suhail al-Mazrouei在5月18日发表的联合声明显示,全球原油供应依然充裕,两国均加快了海上油田的开发步伐以提高自身产能,并有能力与其他主要产油国一道确保原油市场的稳定。因此,只要伊朗问题不再进一步恶化,国际油价上涨欠缺足够的支撑力。
第五伤,高油价反而降低了外界对沙特阿美IPO的估值。根据彭博社和Energy Intelligence等机构的测算,沙特阿美IPO的估值与国际油价并非简单的正相关关系。受沙特政府2017年3月出台的新规影响,当油价低于70美元/桶时,沙特阿美上缴王室的特许经营费率为20%;当油价在70-100美元/桶区间时,高出70美元的部分费率为40%。因此,当油价由60美元/桶跳升至80美元/桶价位后,该公司估值不升反降,由13490亿美元下滑至13120亿美元。
第六伤,国际原油市场的微妙平衡或再次被打破。对于缔结减产协议的主要产油国来说,协议最初目标是为了恢复五年平均库存水平。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报告显示,自协议实施以来,全球发达国家原油库存已下降近3亿桶,仅比过去五年平均库存水平高出3000万桶。IEA预计,从今年2季度至年底,全球原油库存仍将每天减少60万桶,下半年库存量将低于五年平均水平。因此,即便有关各方不会在今年6月22日的维也纳会议上完全放弃减产协议,但原油增产似乎已是势在必行,沙特、俄罗斯、阿联酋、伊拉克和哈萨克斯坦均先后表达了增产意愿,进入下半年后的增产量或可达到110万桶/天。
第七伤,沙特国内经济改革或受阻。国际评级机构穆迪(Moody's)今年4月发布报告预警称,油价上涨在短期内有助于沙特减少财政赤字、延缓公共债务累积速度,造成现行政策成功的幻象,降低经济改革的动力,从长期来看或阻碍其改革势头,无助于根本性地解决该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亦在5月23日敦促沙特“抵抗住高油价的诱惑”。而沙特财政部近期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1季度财政支出达535亿美元,同比增长15%,高于收入15%的增速,当季赤字额达到92亿美元,同比猛增31%,似乎也表明了穆迪和IMF预言的应验。
从过去几个月内Khalid al-Falih的表态来看,沙特方面似乎已根据自身所处的政治经济环境,对原油减产协议的利弊重新进行了计算。作为该协议最为坚定的捍卫者,Khalid al-Falih及其背后的沙特政府软化立场改称“或在不久后的将来释放原油供应”,都已预示着过去两年中国际原油市场上最为成功的集体行动即将寿终正寝。
(作者系北京外国语大学海湾阿拉伯国家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