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地理

那一年,东德人借道这座千年古城前往西德

叶克飞

2018-05-31 20:18  来源:澎湃新闻

作为匈牙利西部边境城市,肖普朗与奥地利一“墙”之隔,可这道墙,偏偏就是冷战之墙。
奥匈边境公路边,远处的村镇已是奥地利,当年东德人从这里穿越奥匈边境,借道奥地利前往西德。本文图均为 叶克飞 图

晚上九点多,驾车进入肖普朗市区,街上连一个行人都看不到。夏日欧洲,日落时间极晚,此时仍有斜阳。酒店位于山坡之上,推窗远眺,刚好能见到老城那些斜斜的屋顶,还有间中高耸而出的教堂尖塔。
从维也纳机场出来后,相距仅七十公里的匈牙利西部边境城市肖普朗就是我的第一站。次日,我将前往奥地利东部边境的小城鲁斯特,晚上再回到肖普朗附近的匈牙利小城克塞格。换言之,24小时之内,我将三次跨越奥地利与匈牙利的国界。
在申根区内,这种频繁穿越国境之事原本不值一提,因为“申根无国界”早已是固有认知。有时,你驾车穿越国境时,甚至没有任何标志,只有国内手机运营商的短信才会提示你。但从2011年因“阿拉伯之春”导致的中东乱局出现后,中东难民大量涌入,欧洲部分国家之间再次出现岗哨,奥地利就在与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和意大利的边境接壤处设卡。
位于肖普朗附近的奥匈两国旧边境站,在签署申根协定后,这类边境站全部废弃,仅保留建筑。但在难民危机后,部分边境站重新开始使用。

时至今日,尽管可以说难民危机最紧张的时刻已经过去,岗哨也只是象征性值守,并不拦车检查,但仅仅是那些临时小屋和堆在路边的铁栅,已是倒退象征。
这不是我第一次在奥匈两国间穿梭,几年前也曾有过类似经历,因此对这倒退感触更深。何况,眼前的千年古城肖普朗,原本分明诉说着欧洲曾经的进步。
根据我的经验,在巴黎这样的城市,亚洲游客以中国人居多,商场里买买买的更不必说。可在那些冷门小城里,难得见到的亚洲面孔基本都是日本人——在华沙附近小村塞佐瓦渥拉的肖邦故居聆听音乐会的老夫妇,手持日文版“地球步方”攻略书,在比利时小城迪南探访萨克斯(就是乐器萨克斯管的发明者)故迹的中年夫妇也来自日本,在捷克山中小城特奇的老广场上挨个建筑仔细拍照的独游老者,一张嘴便是日语……
一查肖普朗的资料,中文网页不多,其中一条新闻正是:“肖普朗被日本旅游部收录进欧洲最美三十小城名单”。
被众多古典建筑围绕的塞切尼广场,立有塞切尼纪念碑。

眼前的肖普朗古城,确实担得起一个“美”字。因为时差缘故,当我踏足老城中心的主广场时,还是清晨五点半,所幸天色已亮。长条形的主广场拉远了我的视线,无人的街道沐浴在霞光之下。三位一体圣柱几乎是中欧古城标配,本不稀奇,可后来才知道,它是中欧地区第一座配有螺旋形圆柱的户外雕塑。最抢眼的建筑当然是肖普朗的标志——防火塔,巴洛克风格的圆柱形高塔,配有绿色洋葱顶和圆柱拱廊,曾日夜守护城市,预报火警。
沿着广场向李斯特大街和李斯特博物馆方向走去,可以见到老城墙的遗迹,虽是断垣残壁,仍可见昔日荣光。途经被宏伟古典建筑环绕的塞切尼伯爵广场,可见到匈牙利政治家和作家塞切尼伯爵的青铜雕像。如果你熟悉匈牙利,便会知道匈国许多城市都有塞切尼广场,就如我们的中山路一般。如今的塞切尼广场,还有一座去年才新立起的1956年匈牙利事件纪念碑——2016年,正是匈牙利事件爆发六十周年。作为李斯特的故乡,它的艺术气息自然也吸引崇尚小清新的日本游客。
可于我而言,探访肖普朗,只因它是泛欧野餐的发生地。
李斯特大街的铭牌

在古罗马时代,这里便曾建城,后被遗弃。公元9-11世纪,匈牙利人将遗留的古罗马城墙加固,建起新城。到1153年,肖普朗已是重要市镇,也曾是波罗的海至亚德里亚海琥珀路线、东西方贸易的交汇点。直到今天,它仍是匈牙利保留最多中世纪古迹的地方。
也正因它地处边境,曾为自身归属犹疑。它曾属匈牙利,1529年归属哈布斯堡王朝,一战后并入奥地利的布尔根兰州,1921年还曾举行过公投决定归属,最终肖普朗人选择了匈牙利。
在此后的一些岁月里,或许肖普朗人会后悔这个公投选择。作为匈牙利西部边境城市,它与奥地利一“墙”之隔,可这道墙,偏偏就是冷战之墙。
直到1989年5月,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宣布放弃执政党地位,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