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走近芬兰埃斯波①|“创新之城”背后:艺术与设计的天然润滑

澎湃新闻记者 黄松 陆林汉 发自芬兰

2018-06-02 11:46  来源:澎湃新闻

芬兰埃斯波市的文化建设创想。 编辑 陆林汉(03:52)
2018年3月,最新一期联合国《世界幸福报告》中列出了全世界幸福指数最高的20个国家中,名列榜首的国家是芬兰,而在芬兰,埃斯波市(Espoo)被认为是最幸福的城市,也是一座创新之城。
这座拥有
诺基亚、Rovio(《愤怒的小鸟》开发公司)等的城市也是与上海缔结友好城市20年的姊妹城市。近日,埃斯波市市长尤加·麦凯拉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埃斯波市之所以能够成长为创新之城,“我个人认为艺术在其中的作用非常大,艺术家和设计师有着天然的润滑作用,能把三者有机地结合,形成了一种新的创新模式。”
澎湃新闻”近期将陆续刊发“走近埃斯波”的系列报道,多角度剖析与勾画这座著名的“创新之城”。
埃斯波是芬兰的第二大城市,距离首都赫尔辛基仅17公里,有地铁相通,与赫尔辛基、万塔等共同组成首都地区。在这里有全球排名靠前的阿尔托大学(Aalto University)、VTT(芬兰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和被广泛知晓的诺基亚公司(致力于5G技术和虚拟城市研究),以及广袤、纯净的自然。
1920年,埃斯波还只是个有9000人口的小城,20世纪四五十年代,城市开始迅速发展,很快从一个乡村市镇转变成一个羽翼丰满的工业型城市。由于和首都赫尔辛基的邻里关系,埃斯波的知名度很快提升,人口也持续增长,很多埃斯波市民生活在埃斯波,工作在赫尔辛基,反之也有。如今,埃斯波市正围绕着文化、科创等展开进一步的建设。阿尔瓦·阿尔托、西贝柳斯、阿克塞利·加伦-卡勒拉等为埃斯波注入文化艺术基因。
自然和由自然衍生出的创意
埃斯波市内的努克西奥国家(Noux nationalpark)或可作为芬兰自然资源的范例,5月的努克西奥国家公园褪去了冬日的满眼苍茫,长出新绿。触手可及的松树的嫩芽放入口中咀嚼便是满嘴的清新;满地开满的蓝莓小花,等待着8月的果实;蘑菇也在森林中默默生长;自然死去的老树边又长出新的生命;耳边不时传来欢快的鸟声,让中国人想到“鸟鸣山更幽”的境界。据当地人介绍,冬天的这里万籁俱寂,一片白色。芬兰所有自然资源都为公众所有,树林中的蓝莓、蘑菇、杜松子可以随意采摘。
埃斯波的自然风光
与自然共生、对自然敬畏更体现在科技企业,芬兰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下简称VTT)主要研究的就是生物经济,其中包括人工智能、能源系统的智能工业,以及自然资源、环境解决方案和可再生材料的研究。他们以“生物质”的概念,将来自森林、农场的有机废物转化为能源。将自然景观和生物经济结合,目标是打造以生物为基础的化学材料(如用纤维素制成纺织品原料)。在VTT的实验室,芬兰当地的桦树皮、菌类,中国的棉花、日本的竹子等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被放在瓶子中,它们正等待着某种自然的转化。对VTT而言,他们定位在实验室研究和市场之间做应用型研究。他们不仅属于芬兰,也属于世界。
图案设计师桌面上的自然
除科学研究之外,芬兰的很多产品都源于自然。原创箱包品牌高乐(Golla)包上的图形设计就来自自然的花花叶叶,高乐的图形设计师毕业于阿尔托大学,他的桌面上摆放了一个月前和现在摘下的松枝,自然提供给他的无限灵感不日将出现在高乐包上。同样主打自然的还有芬兰化妆品牌LUMENE,他们也是从芬兰的桦树、红梅、冰泉中提取元素。
源于自然、融于自然、反哺自然,构成了芬兰的自然观。自然也为芬兰、为埃斯波提供了幸福和创意之源。
跨学科的文化合作,融于生活的艺术
每年春天雪融以后,是埃斯波文化活动最多的时节,一切都活跃了起来。每年4月埃斯波会开始爵士乐节,而后电影节、合唱节接踵而至,8月的“埃斯波日”也成为全城的文化狂欢节,从埃斯波市政府广场到市民家中的后院几乎处处都能看到大大小小的活动。
在艺术场馆中,艺术家阿克塞利·加伦-卡勒拉(Akseli Gallen-Kallela,1865-1931年)的家也在埃斯波,他以芬兰民族史诗《卡勒瓦拉》为主题的画作而闻名的。如今他生前居住的城堡般的三层小楼被改建为博物馆,并于1961年向工作开放。展示阿克塞利当时的生活和工作状态,并不定期举行同时期其他相关艺术家的展览。如今正在举行的是阿克塞利的妻子玛丽·加伦(Mary Gallen)的展览“坚持的事”。通过展览和阿克塞利工作室的陈设,可见他们的艺术创作和研究并不局限在某一门类。工作室中除了绘画用具外,还有动物骨骼、织布机等看似与绘画无关,实则可以跨领域融汇到艺术创作和生活中。除了单栋故居改建博物馆建筑之外,区域内也包含了餐厅和户外设施,随时就可以变身为文化活动场地。
阿克塞利博物馆内的画室
在埃斯波或者说芬兰,最为著名的建筑师之一是阿尔瓦尔·阿尔托(Alvar Aalto,1898-1976年),他被认为是北欧现代主义之父。埃斯波最著名的学府阿尔托大学(由1849年成立的赫尔辛基理工大学、1904年成立的赫尔辛基经济学院和1871年成立的赫尔辛基艺术设计大学合并而成,2010年开始运行)以他的名字命名,学校的主楼也是阿尔托的设计,他在建筑设计中善于结合自然条件,利用地形,运用地方传统材料,形式和空间塑造上常采用曲线、曲面和灵活布局的手法。同时他也是著名的工业产品设计师,设计过家具、餐具器皿等。1935年,阿尔托在赫尔辛基创办了Artek,他主张将艺术(Art)和技术(technology)结合,如今的Artek继续展示和售卖阿尔托的设计,并且成为了世界各地优秀设计师的集成店,同时也在推广北欧的设计和生活方式。其中卡吉·佛兰克(Kaj Franck)1945年设计的木质玩具也是一款经典产品。
Artek10平米的家的项目
1936年阿尔托为玻璃品牌伊塔拉(Iittala)设计的湖泊系列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经典并且继续在售卖,阿尔托的名字在芬兰语中也有湖泊的含义。伊塔拉1968年推出的“极冻系列” 来自塔皮奥·维尔卡拉(Tapio Wirkkala ,1915-1985),他和他妻子的收藏展目前正在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举行,其中也展出了“极冻系列”的草图的吹制过程。而夫妇两人的创作同样可见他们跨学科、跨专业的艺术探索。博物馆的艺术品同样也是工业产品,可以在百货公司买到,可以在家中使用,将艺术融入生活,或是芬兰人生活的常态。
美国洛杉矶艺术中心设计学院王受之教授曾经这样描述芬兰等北欧诸国的设计:“在北欧,你发现所有的人对设计的基本认识水平都要比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高,在西欧、在美国,你会看见大量平庸的设计。而在北欧,好像很难看到平庸的东西……传统以来,他们就讲究好设计,是人人都觉得好的设计。好的设计已经渗透在整个斯堪的纳维亚文化中,成为他们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中展示的维尔卡拉的玻璃制品
城市一直在发展,城市的发展延伸出文化的变化。据埃斯波市文化部长苏珊娜·托米拉(Susanna Tommila)介绍:“在埃斯波有三分之一的居民说外语,不同文化背景也造就出不同文化需求,和芬兰一样,埃斯波也注重多元的发展,希望以更高的社会参与度打造文化可持续性。”她同时也表示:“尽管埃斯波每年有一些文化节日、常年文化场馆和各种剧院也会有各种演出,但我们希望文化融入生活,渗透到生活的角落。”并觉得,“智慧来自民众,他们更知道自己要什么,当民众积极参与文化项目的时候,也就是在接受我们的文化服务。”
多学科触类旁通、多文化互相融合,艺术和生活模糊边界,构成了幸福的又一种模样。
创新创业全覆盖,科技让城市链接
在阿尔托大学,各种小型的孵化机构和创意工厂,不断指引着学生创新创业之路。在埃斯波诺基亚公司总部,“我和我的城市”(Me & my city)指引着六年级的学生参与到社会各种机构的运营之中,作为学校课程的一部分,六年级的学生通过10课时就职业普及课程以芬兰现有实体机构或公司为模版,自己设计公司海报,建立公司系统,架构城市体系。在“我和我的城市”真实存在的美术馆、超市、食品店、跨国公司等均虚拟运营,从小培养学生的职业能力。再往前追溯到小学阶段,位于埃斯波的Viherkallio小学,将电子设备的链接和运用在学生中普及,建立起一套依托电子设备的学习系统,除此之外相对低年级的学生以戏剧、游戏等方式学习知识,高年级需要承担学校粉刷等工作,以培养全方位的能力……
“我和我的城市”六年级的学生参与虚拟美术馆运营
2008年起举办Slush创业投资大会将创业公司、投资者及媒体沟通起来,帮助企业家把自己的企业推动为业界内的世界领先公司。十年来创业投资大会的规模不断扩大,除了在赫尔辛基外,还在东京、上海、新加坡等地举办了创业者的盛会。
1865年创立的诺基亚公司,将“人与人的链接”转换为“人与技术的链接”,他们正在致力于5G和虚拟城市的研究,未来在埃斯波诺基亚总部附近,诺基亚将建设一个科技小镇、实习“人与技术的链接”,并将此向世界推广。
科技在城市中的运用,创新创业基因的代代相传,也构建了埃斯波的又一种幸福模式。城市因为生活在其中的人变得更好,人也因为城市美不胜收。
———————
对话
芬兰埃斯波市市长尤加·麦凯拉(Jukka Mäkelä)
芬兰埃斯波市市长尤加·麦凯拉
澎湃新闻:上海和芬兰埃斯波市结为友好城市20年来,过去已经进行了哪些合作,现在和未来计划在哪些方面有更进一步的合作计划?
尤加·麦凯拉:
我们非常高兴和自豪上海和埃斯波是友好城市,我们的合作也是多层面的,不仅是中芬之间、城市之间,同时还有大学之间(阿尔托大学和同济大学)、公司之间的交流合作。其中最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合作,我希望在将来多层次的合作能继续深度发展。
澎湃新闻:埃斯波市在基础教育中如何培养学生的文化、艺术、创新创业?在高等教育领域中是如何让学生作品(文化艺术产品)与企业链接?
尤加·麦凯拉:
在埃斯波,或者说整个芬兰有非常良好的教育体系,其中创新创造的能力和热爱读书、喜欢学习、享受不同文化的能力。希望将来喜爱读书的文化氛围、对不同文化接受的程度,以及创新的能力可以继续发扬。
阿尔托大学内的初创公司大楼startup
埃斯波立足打造创新之城,诺基亚、Rovio(《愤怒的小鸟》开发公司)、通力电梯等公司的总部都坐落于埃斯波,同时阿尔托大学也在埃斯波,阿尔托大学在组建之时,就主张将科技类、商学类和艺术设计类人才整合。埃斯波也拥有同样的理念,将科技、商业和艺术结合,形成多学科、跨领域的合作,这也是一种创新模式。芬兰本身不大,小的好处是各领域、各机构的合作便利,这也为大学和企业链接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澎湃新闻:科技、商业和文化艺术在埃斯波市的关系?是如何互相发挥作用?
尤加·麦凯拉:
我个人认为艺术在其中的作用非常大,艺术家和设计师有着天然的润滑作用,能把三者有机地结合,形成了一种新的创新模式。
阿尔托大学,化学工程与艺术学院
澎湃新闻:在最新一期联合国《世界幸福报告》中,名列榜首的国家是芬兰。而埃斯波被认为是芬兰的幸福之城,您认为城市的幸福感源自何方?文化、艺术为幸福之城提供了哪些喜欢的源泉?
尤加·麦凯拉:
就我个人而言,我的幸福感来自于我的家庭,对埃斯波的市民而言,幸福感也源自于家庭和孩子。同样埃斯波也是一个不断发展和成长的城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居住在此。埃斯波也是一个非常安全、美丽、拥有纯净的自然环境的城市,良好的教育系统也成为了市民幸福的保障。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打冰球,参与到冰球运动中,看到国家队取得成绩,也有一种自豪感和幸福感。
文化相关的活动,在埃斯波也很多,美丽的环境也让市民愿意走到户外参与各种活动,并带来愉悦。埃斯波当代艺术博物馆也是埃斯波市民愿意前往的地方。
想要获得幸福感独立也非常重要,在独立的概念下,要有自己的文化。
澎湃新闻:有没有关键词可以概括芬兰的文化?
尤加·麦凯拉:
我觉得“SUIM”是一个,这个词中包含着永不放弃的精神。独立性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化特色,没有永不放弃的精神我们也无法独立,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此外,纯净的自然资源对于芬兰人也是非常重要的。
责任编辑:黄松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