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欧洲观察室|美欧陷入“懦夫游戏”,同盟关系几近破裂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忻华

2018-05-24 19:36  来源:澎湃新闻

特朗普上任伊始就成了欧洲的“噩梦”,令美欧之间“同床异梦”,各怀心思,彼此间的裂痕不断加深。作为特立独行的反建制派力量,特朗普政府痛下重手,强力拆解欧盟最为珍视的全球治理架构和国际多边合作机制,使欧盟的“美好梦想”一次次遭遇沉重打击,矛盾越来越尖锐。美欧关系,正面临史无前例的危机。
美欧同盟关系接近破裂
去年6月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使欧盟推崇的国际新秩序第一次遭遇沉重打击。而今年3月特朗普政府举起贸易制裁的大棒之后,美欧矛盾愈发不可收拾。4月间,德法领导人先后访美,苦口婆心却没能换来任何实质性的让步或谅解。进入5月,特朗普在贸易、外交和战略安全等多个层面频频动作,步步进逼,继续打击着欧盟脆弱的“存在感”。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干脆利落地抛弃了欧盟引以自豪的一项国际多边合作架构。5月12日美国无视欧洲的反对,宣布在耶路撒冷成立新的驻以色列使馆。5月21日世贸组织裁定空客公司接受欧盟补贴属于非法,特朗普政府立即大做文章,威胁将对欧盟产品实施更为严厉的制裁。如此种种龃龉,使美欧跨大西洋同盟的制度大厦摇摇欲坠,面临崩溃。5月11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的一篇评论认为,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等于是“给跨大西洋同盟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而5月16日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欧盟首脑峰会的演讲中也直言,美国这样的朋友几乎与敌人无异。的确,美欧同盟关系几乎已接近破裂。
当地时间2018年5月8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东方IC 资料图
美欧贸易争端面临“懦夫游戏”
气候问题,伊核协议,都还属于高端的全球治理议题,可以从长计议,耐心斡旋。而美欧贸易争端直接牵涉欧洲的物质利益,成为激发美欧对抗的最强烈的催化剂。美国在贸易问题上空前强硬的态度和步步为营的攻势,使欧盟和德法都感到恼怒异常,甚至有些焦头烂额。3月23日美国宣布将对进口的钢铁和铝产品征收反倾销税,但随即又宣布对欧盟给予“临时豁免”,目前豁免期限延续至6月1日。从此反倾销税成了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令欧盟和德法等国惴惴不安。4月间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接踵访美,希望探知美国的下一步意向,却没有探得任何风声。欧盟不得不两手准备,软硬兼施。5月16日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向特朗普隔空喊话,提出“对欧盟永久豁免,以换取欧盟的市场开放”。5月17日欧盟委员会以行政立法的方式出台详细的反制措施,宣布拟对数百种美国进口产品征收25%的惩罚性关税。目前,欧盟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实际上已经陷入博弈论里所说的“懦夫游戏”(Chicken Game)的对局,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游走在激烈冲突的边缘,一方退缩,则另一方获益,两方迎头相撞,则共同遭受惨重损失。眼看期限将至,这场博弈对局正进入最扣人心弦的紧张时刻。
美欧关系恶化使欧盟面临三重困境
特朗普政府咄咄逼人的态势,美欧关系的持续恶化,使欧盟决策层忧心忡忡,疲于应付。美欧关系原本是欧盟最为倚重的对外关系,现在给欧盟决策者带来了三重困境。如何应对这三重困境,考验着欧洲政治精英的智慧。
首先,在对外贸易关系的具体层面,欧盟面临着如何在“自由贸易”的理念和“公平贸易”的诉求之间找到平衡的问题。面对特朗普政府的国家重商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欧盟秉持“自由贸易”的理念,可以占据传统话语体系的道德制高点,形成对美国的压力;但同时,全球化导致欧盟内部贫富分化,社会矛盾趋于尖锐,欧盟也必须认可“公平贸易”的观念,出台更为严格的反倾销、反补贴的政策与法规体系,保护内部的弱势群体,维护自身的技术竞争力。
其次,在对外经济合作的总体层面,欧盟面临着在多边主义与双边主义之间如何抉择的困境。欧盟一向认同和支持世贸组织主导的国际多边贸易体系,推崇全球治理的理念,然而特朗普上台至今,美国实际上已经否认了世贸组织的权威,抛弃了国际多边贸易机制的现有架构。迫于形势,欧盟既要坚持维护多边体制,又不得不致力于双边层面的自由贸易架构的建设,加速推进对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双边自由贸易谈判,以应对美国带来的压力。在多边主义和双边主义之间的抉择,绝非易事。
再次,在对外地缘战略的宏观层面,面对美国全球安全战略的调整,欧盟面临着周边地区和亚太地区孰轻孰重、如何兼顾的问题。从奥巴马政府到特朗普政府,美国对外战略体系的重心不断向亚太地区转移,其用于战略安全布局的资源也不断向亚太地区汇集。同时美国对欧洲和欧洲周边的中东北非的关注程度在不断下降,而特朗普政府对北约更是颇有微词。有鉴于此,欧盟不能不重视亚太地区,因而其近年来重点推进的双边自由贸易谈判的对象国多集中于亚太地区。但欧洲周边地区,尤其是中东北非地区,直接关系到欧盟自身的安全与稳定,中东北非的碎片化是导致难民潮和恐怖主义在欧洲蔓延的直接诱因,欧盟不可能放弃对周边地区的经营,因而必须兼顾周边和亚太两个战略方向。
应对美欧关系新挑战 ,欧盟没有惯例可循
欧盟诞生于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之时。建立欧盟的政治精英们显然认为,旧时代已伴随着冷战一起终结,全球化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必然趋势,国际多边贸易体系代表着世界发展的唯一方向,欧盟应该坚定地沿着这样的方向前进。
然而世界的变迁却表明,全球化和地区一体化可能会逆转,民族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力量可能会卷土重来。欧洲政治精英对这些变化始料未及,对自己最倚重的盟友美国出现的新形势更是感到错愕不解。特朗普政府的上台,使他们被迫面对没有惯例可以依循的全新挑战。长期以来,与重视现实主义和经验主义的美国相比,欧洲似乎更偏重理想主义和抽象理性,更重视“形而上”的意识形态,更喜欢构建看似严谨的观念体系和完美的理想图景。美欧关系的持续恶化,也许会使欧盟逐渐反思理想主义的局限性,更多地从现实主义视角进行思考和决策。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上海欧洲学会学术研究部主任)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