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金改实验室

中青旅实业子公司5亿信托贷款违约,中信信托、平安信托踩雷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2018-05-23 18:39  来源:澎湃新闻

违约潮中又一信托产品爆雷。
近日,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中青旅实业)旗下子公司北京黄金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称北京黄金)5亿元信托贷款构成违约。 
中信信托发布的“中信·长天2号北京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临时信息披露报告显示,中信信托已向北京黄金实际发放总额为5.45亿元的贷款款项。该信托计划于2017年5月4日设立,用于向北京黄金发放合计不超过10亿元信托贷款,并由中青旅实业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去年5月首次募集A类信托本金5亿元,以现金形式认购;去年6月募集B类信托本金4500万元,以现金形式认购。鉴于借款人违约,中信信托发出通知函宣布,信托贷款剩余未发放部分不再进行发放,其中,5亿元已于2018年5月4日到期并构成违约,剩余0.45亿元亦被中信信托要求提前到期。
平安信托在这次信托计划中为投资咨询顾问。从4月起,中信信托和平安信托就多次致函督促北京黄金和中青旅实业落实还款来源,并及时足额还款。5月3日,中青旅实业向中信信托、平安信托发送《延期兑付申请函》,称因其“资金链紧张、原计划的资金筹措方案目前尚未落实”导致无法按期筹措足额偿还到期债务,提出延期兑付申请,并承诺于7月4日前偿付其下属子公司北京黄金对中信信托的债务。
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称,该产品系金融机构定制类型,受托人按照合同约定,根据受益人大会决策执行,目前相关方正在协调妥善处理。
中信信托为信托业一梯队,2017年公司固有资产达到362亿元,同比增加28%,净利润35.9亿元,较2016年上升18%,创历史新高,连续6年保持30亿元。金融机构定制型产品在其业务构成中占到21%。
而就在不久前,中信信托还经历了一场有惊无险的“爆雷”。
5月10日晚,中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天房集团应于5月18日偿还的2亿元本金及利息可能发生违约风险。一时间舆论哗然,若天房集团真的涉嫌违约,那这将是天津年内第二次出现国企债务违约的情况。
几天之后,此笔债务危机得到天房集团回应。5月15日,天房集团公告称已与中信信托确认,将依照合同约定按期还款。随后,5月18日,中信信托发布最新公告称已足额收到天房集团的应偿到期贷款本息。
根据天房集团2017年半年报显示,公司累计在56家金融机构的融资负债为1082亿元,涵盖各大银行和主流信托机构。其中,渤海银行对天房集团的贷款余额达到113亿元,天房集团在平安银行、兴业银行、北京银行等借款余额超过40亿元。
另外,天房集团还有长期应付款48亿,其他应付款152亿,以及在银行间和交易所发行的179亿元债券。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年中,天房集团总负债达到了1830.13亿元。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下半年信托产品到期规模约3.34万亿元,同比增长23.91%。
信托专家、西南财大兼职教授陈赤向澎湃新闻表示,近年信托公司资产管理规模一直持续上升,产品到期金额有所增加,相应的兑付压力也自然会加大;随着去杠杆过程不断深入,对企业而言,外部融资环境会越来越严峻,部分企业如果属于资产负债率较高,主营业务不突出,经营性现金流不充沛的话,它们可能会成为去杠杆化中金融机构首先收贷的对象。
《资管新规》严厉禁止金融机构对资管产品进行刚性兑付,信托行业一直以来存在的刚性兑付将被打破,信托业也将面临重新洗牌的局面。陈赤指出,目前针对信托行业的相关细则尚未出台,对投资者的影响尚未直接显现,但是信托机构针对打破刚兑就需要建立新的风险缓冲机制,否则今后信托公司的声誉风险就会增大。“信托公司需要进一步提高融资类业务的门槛,尤其是对企业的流动性更为关注,要小心避开那些资产负债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短期内债务到期数量大、有较大额度民间融资或明股实债的企业。”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热评论
打开澎湃新闻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