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商学院

《偶像练习生》总制片人姜滨:把正能量的偶像输出给大众

澎湃新闻记者 陈宇曦

2018-05-21 21:07  来源:澎湃新闻

“越努力,越幸运。”
这是2018年爱奇艺自制爆款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中的口号,也是粉丝心目中“练习生”精神的核心。节目结束一月有余,但练习生们带来的偶像文化热度仍高居不下,通过节目出道的9人男子团体Nine Percent被寄予成为新一代高流量偶像的期待。
“2018年《偶像练习生》开启偶像元年,我们不仅从节目里推出一批优质偶像,还汇聚大量粉丝力量。更可喜的是带动整个偶像产业和市场快速崛起,并且把正能量的偶像输出给大众。越来越多的目光聚焦在产业上。”《偶像练习生》总制片人、爱奇艺副总裁、节目开发中心总经理姜滨在5月17日爱奇艺世界大会悦享会上说。
有第一季带来的商业价值在前,爱奇艺(Nasdaq:IQ)在5月17日宣布将会在2019年制作《偶像练习生》第二季、第三季,分别为男版和女版。
不过,随着《偶像练习生》的爆红,争议也接踵而来。
一方面,Nine Percent以超高人气“出道”,各自在拥有经纪团队的同时与爱奇艺签署共享经纪约,这种全新的模式考验着爱奇艺与各经纪公司的合作默契,另一方面,爱奇艺在艺人经纪方面的表现,似乎也饱受Nine Percent粉丝团体的质疑。此外,这种短期速成批量制造偶像的模式,也是对国内整个偶像工业体系,以及练习生本身的大考,国内的偶像产业,显然还有很多基础工作需要搭建。
5月18日,在爱奇艺世界大会超级网综论坛后,《偶像练习生》总制片人、爱奇艺副总裁、节目开发中心总经理姜滨接受了包括澎湃新闻在内的媒体采访。
姜滨 视觉中国 资料图
人生的速成:制造Nine Percent
《偶像练习生》最终C位出道(即获得票数最高)的练习生蔡徐坤,如今微博的转发和评论数均超百万,堪比过去公认的四大“流量”男星吴亦凡、鹿晗、杨洋和李易峰。不仅仅是练习生们红了,一批过去埋头做练习生培养的公司也在短期内得到高曝光,比如韩庚投资的乐华,王思聪投资的香蕉计划等。
“30亿的超高播放量,微博指数峰值达到321万,微信指数峰值达到惊人的1490万,最可爱的是练习生选手规模粉丝增长量达到6158万。145亿的超高话题讨论量。空前的偶像练习生效应,将粉丝文化由粉丝圈层带到大众面前。”在5月17日爱奇艺世界大会悦享会的论坛上,姜滨说。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姜滨称,“市场的成长是需要有压力的,我们所有的内容都是面临着压力一步一步往前走,甚至包括在我看来,这九个孩子也应该给他们更多的压力,我们通过内容去打造他们,是给他们一种人生的速成,人生的速成当中怎么走稳这条路,其实我们应该去帮他们,帮他们有正向的帮,也有提供一些压力,让他们鼓励自己往前走。”
不过,在Nine Percent出道的一个月内,主要是举办见面会,以及各种商业代言活动。但在推出新歌方面,Nine Percent反而还没有明确的日程规划,这也引发了粉丝圈层的争议。
在问及Nine Percent出道后规划不甚清晰的问题,姜滨回应,“我们本来偶像的市场就没有那么完整,未来的成果需要一段时间去打造,这个需要相对的比我们原来理解的时间长一些。”
内容反哺产业:打歌节目要来了
按照计划,Nine Percent将推出独立的综艺节目,拥有更多的代言以进行“人气变现”,但“昙花一现”还是保持热度,仍有赖于国内整个行业的成熟度。在韩国,MBC等大型电视台的打歌节目,是偶像工业体系中重要的一环,是作品推向观众从而产生后续经济效益的基础。
在《偶像练习生》后,爱奇艺也宣布要推出一款打歌类节目《偶像音乐榜》,“《偶像音乐榜》的作用是进一步让大家了解偶像的实力和舞台的魅力。综观市场优质的偶像,优质的音乐,优质的粉丝都齐备,缺少给偶像持续展示舞台实力的舞台。”
“海外是先有市场再有内容,我们国内经常是拿内容反哺产业。在有产业的基础下,大家就有很多资源做这个事,不能说做一个榜全是请大牌明星,靠钱请他们来,大家还要商量顺序,这就不对了,榜要有公信力,必须要靠各种数据加权来定义的榜单。同时这个榜单对于大家要有用,在海外带来的是唱片的下载量和发行业务的激增,这块可能是海外偶像歌手的主要收入来源。”姜滨说。
Nine Percent经纪约谁主导?姜滨:大家在做一个配合工作
除了配套节目的开发,爱奇艺本身在经纪业务上也需要不断的磨砺。Nine Percent 9位练习生原本有各自的经纪公司,范丞丞、黄明昊和朱正廷来自乐华娱乐,这三位和乐华其他练习生有着“乐华七子”的概念,而林彦俊和尤长靖来自于王思聪投资的香蕉计划公司,属于香蕉练习生品牌Trainee18。
在他们通过节目组成Nine Percent节目男团出道后,按照约定,爱奇艺享有他们一年半的经纪约,去进行男团的打造运营,为此,爱奇艺成立了北京爱豆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姜滨。这可能是一种全新的经纪约模式,这些成员们除了团队本身的活动,有的还有来自原本经纪公司的工作安排。
对此,姜滨称,“关于主导和非主导这件事情,其实是大家在做一个配合工作,我们不能把所有的东西一味搬到我们的市场当中,我们所有的沟通当中需要考虑到合作方的权利,也要考虑到我们主导这个内容的权利。”
姜滨介绍,“现在目前看来,他们是为了所有的粉丝见面会在做排练,可能见面会的集中曝光还有各家自己的一些商业的需求,我们都在极力调整这个。”
扎堆做同款:如何做出差异化?
值得一提的是,近来各大视频网站爆款节目的制作,内容题材上频频撞车。
比如一前一后播出的两档街舞节目和机甲格斗节目:优酷的《这!就是街舞》与爱奇艺的《热血街舞团》,优酷的《这!就是铁甲》和爱奇艺的《机器人争霸》。“市场中新的文化娱乐的好的头部切角,大家陆续都看的重点是这几个,我们没法要求(别人)不去做什么,我们只能把自己能做的做得更好。”姜滨说。
在练习生节目方面,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与稍晚播出的腾讯的《创造101》也不免被比较,腾讯的《创造101》是引进的韩国Mnet有线电视台节目《Produce 101》,而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则是部分参考了《Produce 101》全民票选练习生的节目模式,尽管爱奇艺在节目剪辑制作上有相当精良的表现,但《偶像练习生》仍不免在版权问题上受到外界的争议。
姜滨在接受采访时介绍,“有些东西被放大了”。姜滨说:“带给我们的教训就是持续在后续的开发当中越来越具有自己的全面个性。”
题材撞车还意味着各平台制作能力,内容运营能力的竞争,也是各平台间,对优秀选手的抢夺。
由韩庚投资的乐华娱乐,有三位练习生成功通过《偶像练习生》出道成为Nine Percent成员,对于腾讯的《创造101》,来自乐华娱乐的吴宣仪和孟美岐也是人气在头部的选手。
姜滨承认,对于选手的竞夺让团队产生焦虑,“我们在《偶像练习生》接近尾声的时候就已经焦虑这件事情了,现在带起了这个市场的热度,一定不只是一个友商,也可能多个友商,甚至全社会有很多包括电视平台都会去关注到这个角度,内容生产大家就会去追热点,有很多会稀释这个资源。”
“没办法,这个市场竞争就是这样,只能靠你自己的能力坚持自己的位置。”姜滨说。
附:爱奇艺副总裁、《偶像练习生》总制片人姜滨采访实录
记者:今年第一季度爱奇艺的几个头部网综都与友商题材撞车,你觉得这种局面会持续吗,爱奇艺要怎么突出差异化?
姜滨:市场是开放的,有一些声音可能是前期我们在创作的时候有一些过于没有在意所谓的内容题材的保密工作。有一些内容切角,是因为我们一旦告诉人家做什么,大家就会跟着这个切角走,所以会有很多雷同的内容发生。首先要避免这个事,大家在后续的创作当中加强保密。市场中新的文化娱乐的好的头部切角,大家陆续都看的重点是这几个,我们没法要求(别人)不去做什么,我们只能把自己能做的做得更好。
记者:大家现在都说《偶像练习生》出道的九人男团状态是出道即解散,好像对后续的规划没有特别清晰,他们原来的经纪公司对他们行程的打算上有比较大的主导权,在他们今后的共享经纪约上,究竟是爱奇艺占主导还是他们经纪公司占主导?对于他们以后18个月的规划,爱奇艺有什么具体计划?
姜滨:借这个机会解释一下,我们本来偶像的市场就没有那么完整,未来的成果需要一段时间去打造,这个需要相对的比我们原来理解的要时间长一些。关于主导和非主导这件事情,其实是大家在做一个配合工作,我们不能把所有的东西一味搬到我们的市场当中,我们所有的沟通当中需要考虑到合作方的权利,也要考虑到我们主导这个内容的权利,所以所有的事情都是很复杂,当中涉及到九个人的各个公司,和九个人自己其他的行程,现在目前看来,他们是为了所有的粉丝见面会在做排练,可能见面会的集中曝光,还有各家自己的一些商业的需求,我们都在极力调整这个。以至于大家说,这两天一直有很多人追着在问关于团综的事情,团综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不是说他们出来之后就住到爱奇艺来,但是我们确实是在北京某一处有他们集中的合宿的地点存在,这个并不是没有的。我们在节目,4月6日之前很早的时候我们就有一个合宿的地方,定下来,装修,分房间,都是在4月6日当晚,九个孩子抽签。要给我们时间去打造后续的,毕竟我们在做国内的产业的工作。我们希望他们做到更好。
记者:你刚才说也要给咱们时间做得更好,昨天你也宣布2019年的Q1要做男版,Q3要做女版,所以粉丝圈里也在问,是不是节奏有点太快了?
姜滨:市场的成长是需要有压力的,我们所有的内容都是面临着压力一步一步往前走,甚至包括在我看来这九个孩子也应该给他们更多的压力,我们通过内容去打造他们,是给他们一种人生的速成,人生的速成当中怎么走稳这条路,其实我们应该去帮他们,帮他们有正向的帮,也有提供一些压力,让他们鼓励自己往前走。当他们走出来,很多人围在身边的时候,难保心态上的细微变化,关键是认清自己,因为当我们12月17日进那个场录节目的时候,他们都是小朋友,4个月过去,第一场上海的粉丝见面会,我到后台给大家打气,他们上台之前我看下面有一万多观众尖叫,我告诉他们,你们今天晚上要上的这个舞台和所有舞台都不一样,不能上去之后被观众吓住,所以其实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需要成长,我希望他们能持续的站在舞台上。所以我们推出了打歌的音乐节目,也是希望给致力于在舞台上发展的年轻人有更多的表现机会。
记者:爱奇艺的打歌节目和CCTV音乐榜中榜,或者韩国的打歌节目有什么不一样?
姜滨:会有很多不一样,咱们先说海外的,海外是先有市场再有内容,我们国内经常是拿内容反哺产业。在有产业的基础下,大家就有很多资源做这个事,不能说做一个榜全是请大牌明星,靠钱请他们来,大家还要商量顺序,这就不对了,榜要有公信力,必须要靠各种数据加权来定义的榜单。同时这个榜单对于大家要有用,在海外带来的是唱片的下载量和发行业务的激增,这块可能是海外偶像歌手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是在中国目前看来并不是,可能短时间之内也不会是。首先要给这些歌手或者偶像带来音乐层面的加持才有效率。
记者:经纪货币化变现模式在爱奇艺整个价值链中发挥多大作用?
姜滨:要说所占比,我们现在《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的模式,经纪模式看起来相对成功,但是还不叫成熟,未来我们希望借这个模式能反哺到内容。这次我从《偶像练习生》上一个最大的体会是,一个内容的底端商业逻辑的正确性带来对内容的拉动提升,这个非常重要,因为你知道你的节目的核心逻辑底层是什么,所以在做节目时知道有可为而有可不为,你就知道你的结果都是粉丝定的,全民制作人给的,而不能导演组去定谁上去、应该怎么样。关于商业模式,我这两天也一直在思考这个模式,我们一直说综艺的生意模式是to B的模式,靠广告业务支撑起你内容的生产,但是慢慢我们发现做偶像、音乐、粉丝向内容的时候,有可能通过另外的弯道的角度,把内容变成to C的模式,更多的时候你是带给了粉丝更多的可看度、更多的追随效应,让他们的生活当中有更多的粉丝向的内容可以追随的时候,他们反向会推动你往前走。
记者:后续《偶像练习生》节目在本土化方面打算做出哪些改变和尝试?
姜滨:第二季还在策划当中。
澎湃新闻:《偶像练习生》在做第二季、第三季男版女版的开发,会不会跟友商形成选手争夺的竞争?在艺人经纪业务上,爱奇艺未来有没有具体的资金投入或者人才招募?
姜滨:对于选手的竞争,一个多月之前已经让我们团队有一些焦虑,甚至早期我们在《偶像练习生》接近尾声的时候就已经焦虑这件事情了,现在带起了这个市场的热度,一定不只是一个友商,也可能多个友商,甚至全社会有很多包括电视平台都会去关注到这个角度,内容生产大家就会去追热点,有很多会稀释这个资源。我们要做的是提前找到这个资源,可能还要增加以我们的经验给他们一定的培训和提升。同时更重要的是我要知道我内容到底要什么的底层逻辑,所以我在选人的时候才会更精准,没办法,这个市场竞争就是这样,只能靠你自己的能力坚持自己的位置。
第二个问题,现在我们在做的经纪业务,对于这个节目生成的团的经纪业务,我们会持续扩大队伍。因为他们的成长速度是很快的,投入节目出来之后,商业、粉丝把他推着往前跑,队伍人手不够就会跟不上,就会变成堵漏洞的方式,这样就不妥了。要维护的方式,要更多人把他包起来维护他,通过他的活动,通过他的成长培训,通过粉丝之间的互动交流,通过宣传的引导,各个方面,我们都有规划和计划,这个团队会再扩充,欢迎有志人士踊跃报名加入我们。
责任编辑:王杰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