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科技湃

科学家向海兔成功移植记忆,为人类探索记忆之谜揭示新方向

袁原/新华社

2018-05-15 15:22 

海兔 东方IC 资料图
移植记忆通常是科幻作品才有的桥段。美国研究人员最近在不同海兔之间移植记忆成功,为人类探索记忆之谜揭示新方向。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人员用加州海兔做实验,对其中部分海兔的尾部施以10秒左右的微弱电击。几轮电击后,这些海兔建立了防御性屈肌反射,哪怕只被轻轻触碰也会收缩尾部躲避伤害,时间长达50秒左右。没有接受电击的海兔只会缩起尾部1秒钟时间。
研究人员接下来从受电击海兔的神经系统中提取核糖核酸(RNA),将其注入从未接受过电击的海兔体内。结果,后者表现得好像曾被电击一样,哪怕被轻微触碰也会出现长达40秒的防御性屈肌反射。
研究参与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整合生物学教授戴维·格兰茨曼说,上述结果显示,研究人员好像“移植了记忆”。研究人员认为,这项研究结果或可用于减缓阿尔茨海默病和创伤后应激障碍。
海兔的中枢神经系统有大约2万个神经元,而人类有大约1000亿个神经元。研究人员说,尽管数目相差巨大,海兔与人类神经细胞和分子过程相似。相关结果发表于美国《神经科学学报》电子版。
这项研究势必影响关于记忆储存位置的相关研究。20世纪40年代以来,科学家倾向认为,长期记忆储存于神经元突触,每个神经元有数千个突触。“如果记忆储存在神经元突触中,我们的实验不可能成功,”格兰茨曼说。他认为,记忆存在于原子核中。不过,他并不确信同样实验是否适用于移植生活经历积累的记忆。
科学家詹姆士·麦康奈尔上世纪60年代尝试向扁形虫移植记忆成功。他通过实验让扁形虫建立起电击和光线的联系,并用接受电击的扁形虫喂养同类。结果,那些未接受电击的扁形虫只要看见光就缩起身体,好像曾被电击过。接下来几十年间,研究人员试图用蜜蜂或章鱼复制麦康奈尔的研究结果,但均未成功。(完)
责任编辑:王灿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