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思想湃

蔡正仁:我有责任让更多人喜欢昆曲

蔡木兰

2018-05-15 10:29 

如今已过古稀之年的蔡正仁依然活跃于戏曲舞台,也仍然在为昆曲做推广。戏迷们热情地称他为“蔡明皇”,凡是有他站台的戏几乎场场爆满。
5月7日,一袭唐装的蔡正仁与另一位昆曲推广者赵津羽来到了思想湃舞台,已是七十余岁高龄的他透露着儒雅的气质,与赵津羽的对话过程也不失幽默地给观众带来阵阵笑声。蔡正仁说,“这么好的艺术,不愿眼睁睁看着它的观众越来越少。我有责任去争取让更多人喜欢它、了解它。”
“这样的小生,我倒是蛮喜欢的”
上海戏校前身为华东戏曲研究院,成立于1954年。蔡正仁是第一批进入上海戏校学习昆曲的学生之一。了解蔡正仁的观众都知道,他是当今昆坛唯一官生、巾生、雉尾生、穷生皆能的小生演员,尤以大官生著称。然而,蔡正仁一开始学的是老生,而且还特别讨厌小生。他说:“小时候看京剧,里面的小生演员嗓子很难听,很讨厌。现在看来,是没有见过优秀的小生演员。”
蔡正仁会转去学小生与他的恩师俞振飞有很大的关系。1955年,昆曲大师俞振飞回上海,听说上海有一个昆曲演员训练班,集中培养60个学生。他很高兴,遂与朱传茗为这60个学生合演了一出《评雪辨踪》。“我当时就想,这个小生的唱、念、做,整个表演可爱极了,这样的小生,我倒是蛮喜欢的。”蔡正仁说。
不久后,沈传芷要教一出《断桥》,对当时小生组的学生不甚满意,他就去老生组挑学生,挑中了蔡正仁。回想起这段机缘,蔡正仁笑着说:“如果我之前没有看过俞老的《评雪辨踪》,沈老师让我去小生组,我会闹情绪,不愿意去。”
就这样,转学小生的蔡正仁渐入佳境。当时学演白娘子的同学一致觉得他扮演的许仙好,起哄“蔡正仁就是许仙”。沈传芷也跟他说,“你不要回老生组了,就跟着我学小生吧!”此后,他就跟着沈传芷学小生,拜在俞振飞门下。
受到挫折未必不是好事
学戏很辛苦,蔡正仁坦言,自己从来没想过放弃。“我学了昆曲以后很喜欢,越学越觉得学不完。它的艺术性、文学性、音乐性、唱腔等这些地方让我很痴迷。”
那个年代的教学设备也没有现在好。蔡正仁介绍,当时没有录音机,学生们学习曲子完全靠老师“拍曲”。所谓拍曲就是老师拿一块木板拍曲调,他唱一句学生跟着唱一句,一段曲子要拍几十遍。“凡是学昆曲必须先要拍曲,如果曲子不会唱,身段就学不好,这是我们学昆曲的流程。”
男生学戏碰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变声期带来的“倒嗓”,长则三至四年、短则半年才可以恢复嗓子。蔡正仁倒嗓快到第三年的时候,嗓子开始有了起色,但是还不稳定。一次,昆曲班要为复旦大学的师生表演折子戏,当天,他试了试嗓子感觉挺好,对晚上的演出充满信心。为了保持嗓子的状态,他买了一个口罩,从早上戴到晚上,别人跟他说话也不回应。“我想把嗓子养好,晚上一鸣惊人。”
然而,正式演出时,嗓子却发不出声音,还引发台下哄堂大笑。“表演了半个多小时,台下也整整笑了半个多小时,我恨不得立刻在台上有个洞钻下去。”
此次失误给蔡正仁的打击很大,也让他更下定决心练好功夫。他说,没有好好练功,嗓子功夫就不好。此后,其他同学六点起床练功,他五点就起床练嗓子,有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回想那天台下的哄堂大笑,逼自己勤勉练习。“嗓子就是这样练出来的。所以挫折也有好处,要受到一点刺激才能坚持。”
对昆曲的未来充满信心
从艺65年的蔡正仁见证了昆曲的兴衰变迁,如今最令他高兴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喜欢昆曲。”他在学戏期间,知道昆曲的人少之又少,喜欢昆曲的人有,但是少且年龄偏大。八十年代,甚至曾经有人问他,什么叫昆曲,是不是昆明戏?
蔡正仁21岁时,去过广州演出。他说,基本上没人看,来看戏的也基本是拿着赠票的观众。而今年上半年《长生殿》到广州、深圳、昆明演出时,几乎场场爆满。昆明的观众对他说:“没想到《长生殿》那么好看”。
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在广州大剧院的演出,1700个座位几乎坐满,而这些观众里至少有1200个以上是青年观众。“我以往跟学生们说,我可能看不到昆曲兴盛发达的景象,近几年,我不断地感觉到我说错了,我很高兴我错了。”
对话蔡正仁
Q1:您说过《太白醉写》难度非常高,十八岁和四十多岁时都有演,这出戏对您有什么特别意义吗?
A:随着年龄的增长或者说演出的经验,我对李白各方面的体会有很大的不一样。刚开始学这个戏的时候,现在回想是比较肤浅的,可以说是必然的过程。先是依样画葫芦把老师教的学下来,自己去体会这个人物是比较漫长的过程。这个戏难演的地方在于,《太白醉写》的这个“醉”,一般人物怎么醉都可以。但他是李白,他的风度、气质,如果没演出来就不好看了。
Q2:俞老对您有哪些影响?
A:学戏不是一个单纯的、孤立的事情,学戏要学它的气质,要学老师的为人、待人接物、对事物的看法,这是综合的问题。好的老师一定是教戏又教人,我也在努力做到这样。
Q3:以您这些年的经验,对现在的青年昆剧演员,有什么要说的吗?
A:我觉得现在的青年演员都不错,但相比起来,他们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要比我们强得多。但是反过来说,正因为他们接触的事物各方面比我们多,相比之下不像我们那时候那么专心,其他都还不错。
责任编辑:毛玮静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