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范

打响上海文化品牌|谭盾要把人才请进来,谷好好想带昆曲出去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8-05-14 11:45  来源:澎湃新闻

最近,上海提出“打响上海文化品牌”的战略,让不少文化人振奋。
5月12日,徐汇区“汇讲坛”请来了四位大咖——音乐家谭盾、昆曲艺术家谷好好、剪纸艺术家李守白、社科院研究员花建,一起畅想上海文化的未来,就如何上海打响文化品牌建言。
谭盾
谭盾:想在上海建国际电影音乐艺术中心
每年世界各地飞来飞去,谭盾坦言,要找一个家很难,而徐汇区真的让他有回家的感觉。
因为北京奥运会,十年前,谭盾和太太回到了她的家乡上海,住进了徐汇区。2010上海世博会期间,谭盾看到了上海这个平台的广阔力量,做“园林版”实景昆曲的想法由此而生。
谭盾观察,中国不少大城市遍布着园林,然而它们就像睡着的“美人”,无论是苏州园林还是上海豫园,都需要人气激活。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园林和昆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要把园林激活,实景昆曲是不错的选择。
“我希望把上海的风土人情、上海的昆剧引荐到世界各地,把世界各地的园林都激活。”过去七八年,谭盾团队将实景昆曲打造成了“上海名片”,引进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伦敦大英博物馆园、巴黎卢浮宫,即将开始的西班牙园林艺术节,也要用实景昆曲开幕。
来上海后,谭盾发现水也很有意思,世上有国界、有边界,但没有水界,水刀是切不断的。水对谭盾来说,也是连接上海和世界的桥梁,所以,他在上海朱家角做了一个“水乐堂”,把建筑做成音乐,把音乐做成建筑。
通过水乐堂,上海和威尼斯、阿姆斯特丹、汉堡等以水域闻名的城市建立了艺术交流。和“园林版”实景昆曲一样,水乐堂也渐渐成了上海的另一张文化名片。
接下来,谭盾最想为上海做的一件事,是在上海成立国际电影音乐艺术中心,通过这个平台,把全世界最好的艺术家、音乐家、电影导演、电影演员引进上海。
“全世界的年轻一代都活在未来了。大家每天都在刷屏,看电影、看手机、魔幻得很。年轻人急不可待地想活到未来,才会活到手机里。”
上海是中国电影的诞生地,也是中国近代文化的摇篮,如今电影音乐十分火热,不少电影都由交响乐队伴奏,完全像歌剧一样。
“电影就像未来的歌剧,而两三百年前的歌剧就像古代的电影。”电影还没有发明之前,歌剧几乎凝聚了所有艺术门类的能量,文学的、化妆的、表演的、灯光的、服装的,是一个综合性的最能体现创造力的艺术平台。电影发明后,也成了这样综合性的艺术平台。
电影发明不久就传入了上海,很快,中国电影在这里诞生了。谭盾认为,上海是中国电影的“风水宝地”,应该复兴中国电影的未来,并成为世界性的电影音乐艺术中心。
在这个平台上,谭盾设想,可以推出国际电影音乐节,形成电影音乐与交响乐队实况同步演出的平台。同时,还可以设立电影音乐的创意讲坛,让全世界的年轻人都来这里学习创作、剪辑、制作电影音乐。
其实,谭盾也是纽约电影音乐节的发起人和制作人,不过,他越做越觉得不甘心,总觉得可以把这种能量带到上海去。在他看来,上海有这个底蕴和需求,上海人民也有这个品位,把这座城市做成全球电影音乐的汇集之地。
谷好好
谷好好:传统文化赶上了最美好的奋斗时代
昆曲艺术家谷好好没住在上海徐汇区,然而,上海戏曲艺术中心旗下的半壁江山都在徐汇,包括上海京剧院、上海越剧院、上海沪剧院,以及正在筹建的专业戏曲剧场——宛平剧场。
目前,上海正在全力打响文化品牌、推动文化建设,谷好好认为,对传统文化工作者来说,当下是最美好的奋斗时代。
回想1986年,谷好好从浙江温州报考上海戏曲学校,“那时候我不是奔着昆曲来的,是奔着上海好吃的冰淇淋来的。”
在京昆艺术大师俞振飞的亲自坐堂下,谷好好被招进了“昆三班”。然而就像电影《霸王别姬》演的那样,学戏曲的人都很苦,挨打是常有的事,甚至可以说,角儿都是被打出来的、骂出来的、哭出来的、忍出来的。
渐渐的,谷好好从不认识昆曲到爱上了昆曲,甚至产生了此生都要嫁给昆曲的想法。
“看到老师们有一批热爱他们的观众,我们很羡慕,老师们一唱戏一出场就有一堂好,我们觉得这是最有尊严的生活,被观众喜欢,被观众认可,有剧场,有舞台,有戏唱。”
1990年代毕业后,谷好好怀着满腔热情进了上海昆剧团,然而那时候,昆曲似乎已经成了没什么前途的行业。
“九十年代有一种说法,像昆曲这样的剧种早就可以进博物馆了,为什么还要演,甚至在中国三百多个戏种中,也有专家论断,昆曲一定是第一个灭亡的,因为它没有观众,没有新鲜的优秀的接班人,没有市场,没有互动,没有生命力。”
谷好好和“昆三班”这一代人都不甘心。1998年被形势和生活所迫,他们开始将昆曲带进校园、带进社区。谷好好至今还记得,当问大学生们昆曲发源于哪里时,他们一脸迷茫,有人说昆仑山,还有人说昆明。
二十年的坚守,换来了一大批“昆虫”。“昆虫”们男女老少通吃,有三岁幼童,也有八十岁老人,可以万人齐唱昆曲。
有个三岁小朋友甚至能把《牡丹亭》背出来,“昆曲很难懂很难背的,一板三眼嘛,很多大人都说这句词没看明白,是通过英文才明白的,可是这个小孩可以很认真地表演一段昆曲给你听,他很自信,很骄傲。”
“所以我们今天不只是从艺者自信,我还看到了观众对文化的自信。”谷好好感慨,如果说八十年代从事昆曲是为了生存,九十年代做昆曲是为了生活,现在,昆曲已经迎来了最美好的时代。
谷好好记得,2013年她刚当上上海昆剧团团长,团里每年能有一百场演出已经很饱和了,一年能有一百多万收入相当感激了。2017年,昆剧团的演出市场达到了三百场的体量、一千多万的收入。
2016年,上海昆剧团抓住机遇,成为全国戏曲界目前唯一一家将汤显祖《临川四梦》完整搬上舞台的剧团。他们带着《临川四梦》世界巡演了48场,真正让中国传统文化打开了市场,打开了影响力。
2017年,上海昆剧团趁势而上,带着四本《长生殿》世界巡演,所到之处一票难求。在上海大剧院上演四本《长生殿》时,剧团创下了四晚150万票房的记录,观众自觉掏钱买票进剧场观赏传统文化,和以前送票都没人看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150万的数据后面更让我感动的,是80%的观众都是年轻人,他们是带着仪式感来看昆曲的,让我们感受到了戏曲的未来充满着年轻的朝气、蓬勃的生命力。”
各种数据都表明,传统文化迎来了春天。
谷好好认为,传承重要,传播更重要。如今,上海昆剧团每年都会进学校一百多场,进社区五六十场,今年,昆剧团还将把昆曲文化带去日本、美国、德国,德国柏林艺术节更是首次向中国戏曲艺术——昆曲《临川四梦》发出演出邀请。
“我们曾经靠着白天练功、晚上打工来维持我们在上海的生活,维持我们的梦想。今天,我们可以从容地有尊严地在非常好的环境下继续出人、出戏、出影响力,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谷好好说。
现场合影
责任编辑:梁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