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深圳设计周①|怎样去理解一个“设计之都”?

Ewbar

2018-05-15 17:49  来源:澎湃新闻

“这是从一双筷子开始的展览。”
2018深圳设计周主题展的导言,从一双筷子的案例开始谈论设计。相比英文的主题词“Everything? Everything!—Possibilities of Design”,中文“设计的可!能?”将问号留在结尾,重申要探讨的是边界与思维,而非唯一的解决方案。
设计的价值在哪里?展览用十五个故事讲述了设计为当下带来的可能性。九个关键词“习常、念想、处境、需要、冲突、生意、生产、结论和传承”,共通点是相信“改变”的力量。
从一双筷子开始的展览。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实用与诗意,每一刻都是新的
深圳设计周才举办第二届,而深圳作为中国首个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UNESCO Creative Cities Network,简称UCCN)的“设计之都”(City of Design),今年已是第十个年头。与荷兰、意大利或日本等国的设计相比,深圳设计迄今未能形成强有力的标签。然而,追逐“新生”是这个城市的法则,比起抒情更崇拜高效的实用。没有包袱,不相信失败,因为持续的变化总能带来成功的期待。
先锋与实验的态度,更多表现在平面设计上。在世界制造业中心的漩涡之下,深圳的工业设计更趋向实用性与服务性。大规模的产品输出,或与创客相连的科技热潮,这些“深圳设计”,更多地被收服在“零件的发明”里。
就像此次展览中那位最年轻的红点奖获奖者晏劭廷创作的“机巧螺旋”,旨在使挂画变得轻松。物件固然别致,但更令人击节赞叹的是他的视野与洞见,在高中生的年纪,创作了一件完成度极高的作品。但在话题之外,晏劭廷也承认制度内的课纲并无特别的设计课程:“我有一个同学,他已经能拍十分厉害的短片,我是受他影响的,觉得自己也可以试试。”
他再次重申,这是出于同龄人之间的相互影响,与这个城市带给他的实验精神。
晏劭廷设计的“机巧螺旋”
同样还是学生团队的“100%纯污水制冰所”来自台湾地区。三人因毕业设计组成“污水搜集队”,以“冰棒”形式告诉观众从水到冰之间,我们生活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将宏大的环境视角浓缩至日常且具象的场景,这个看起来不怎么“实用”的设计,有着更为深刻的寓意。
观众围观“100%纯污水制冰所”
从“禅”到“道”的观展动线,已然十分诗意。主题展视野中,有对本土的理解,也有延伸至乌干达的发展问题。但除了“道·万象”这类浸入感强,且适合照相机的展品,能静下心看完一段解说视频的观众不多。即便有编目索引,那些宽泛的术语并没有起到有效的引导,过分空旷的展厅也容易让人失焦。如何在单向的物件中寻找因缘、故事、启迪;设计的价值除了被充分曝光,是否仍需一种代入感更强烈的探索。在低头与抬头之间,观众对设计可能仍需再多想几秒,才能真正到达。
小朋友在莲花山公园的沙盘模型前
反而是,在以“儿童参与设计的可能”为题的展区中,莲花山公园的沙盘模型不仅吸引了众多小朋友的参与,以此延伸出的关于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的讨论,带动了现场更为直观的意见表达。
“我希望这里有更多的树。”
“公园除了玩耍,还应该加入公共影院和图书馆。”
“我住在罗湖,但我觉得福田的公园氛围更好。”
不停有家长和小朋友与前来充当志愿者的规划师对话,能够彼此信任并产生共同的质疑,使用者的经验反而忠于了设计的可能。
如何“谈论设计”,成为了设计的话题
除了主题展外,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内的AGI China(国际平面设计联盟中国分会)与粤港澳大湾区设计展皆聚焦于平面设计,设计体验中心则选取了20多个设计美学品牌入驻,以“五感”出发,体验拥有共鸣的日常。不同象限的设计有其自由的秩序,新的、美的、夸张的、奇趣的、意想不到的……如何表达设计也成为参与者的仪式。
AGI China四位策展人,从左至右为李永铨、蒋华、王序、韩家英
事实上,以点线面构筑的一连串美学风景里,设计提炼了浪漫的象征与更为感性的诗意。而普通人的情绪应该安放在哪里?除了消费,还有其他体验方式吗?
面向港口的另一个主展馆海上世界文化中心,选择以“主宾国”的概念引入意大利主题展。馆长Ole Bouman曾是著名的荷兰建筑杂志《Volume》的主编,关注建筑作为一种文化媒介而存在的理由。在该杂志“超越,或者毁灭”(To Beyond or Not to Be)的座右铭下,这种前卫的视角也潜入了深圳的赛道。
“设计互联”2016年起正式对外开放运营,除了意大利主题展外,正在展出的V&A馆藏精华展“设计的价值”、数字体验展“数字之维”等常设展,也被纳入深圳设计周的宣传里。国际化的语境之下,观众有更多机会接触到全球的设计思考者。这次的主题“从微观到宏观”也引用了意大利著名的设计师埃内斯托·内森·罗杰斯的话——从勺子到城市,日常是最值得珍惜的视角,也应该是理解设计最好的一种方式。
 “设计互联”展馆入口
除了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与设计互联海上世界文化中心外,“深圳设计周”有多达13个场馆共同参与,来自25个国家地区、超过1000名设计师参展或参会,作品超过2500件,承办机构多达54家,空前的参与度让“深圳设计周”这件事变得“无所不在”。
这种联动看起来热闹,但也会分散对主题的聚焦。媒体的宣泄来自各类“观展指南”,亮点即高潮。同时衍生出来的论坛、圆桌会议,谁拥有对话的能力?除了吸收,城市输出了什么?
呼应着一种奇想和热望,在创造力空前旺盛的时代里,科技是谁的?未来在哪里?以“未来城市”为主题的MINDPARK创意大会作为外围展出现,而对创意人而言,能学到什么可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找到什么。灵感、资源、人脉、平台,以触点为激发,在这一点上,MINDPARK似乎给予了设计另一种属性,或者说是“谈论设计”的属性——社交。
展览现场
谁的“设计之都”?
“设计之都”(City of Design)的评选来自创立于2004年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UCCN),评定的全球创意城市网络共有7大主题,分别是设计之都、文学之都、音乐之都、民间艺术之都、电影之都、媒体艺术之都、美食之都。
深圳是中国首个入选“设计之都”的城市,也是第一个入选的发展中城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当时的评语中写道︰“作为一个快速成长的城市,(深圳)有着很短却充满活力的历史,人口构成年轻,令人印象深刻。由于本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深圳在设计产业方面拥有巩固的地位。它鲜活的平面设计和工业设计部门,快速发展的数字内容和在线互动设计,以及采用先进技术和环保方案的包装设计,均享有特别的声誉”。随后,北京、上海以及2017年入选的武汉,都获得此称号。
与此同时,成立于的1957年国际工业设计社团协会(简称Icisd),从2008年起,每两年评选一次“世界设计之都”(The World Design Capital,简称WDC),迄今有五个国家和地区获得该称号。2016年,台北以“Adaptive City 不断提升的城市”作为核心诉求申请成功,以“设计思考”作为城市改造与规划的重要工具。
如果说前者是一个由城市组成的创意网络,则后者更像一种象征创意等级的城市代表。无论如何,这些头衔以及由此带来的城市战略、产业发展、城市形象、人才培育等多种社会变化,使得设计这件事与一个城市的资产与话题相捆绑。
排队进场的人群
在今年的“深圳环球设计大奖”里,来自12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件作品参与评选,其中深圳参赛者的作品数量最多,为305件。从知识产权角度看,截止2017年10月,深圳市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为87.84件,PCT国际专利申请连续14年居全国第一,约占国内申请的一半。
最终获得金奖的是一辆光环-微电折叠车Halo City,奖金高达20万美元。这家成立于2007年的公司,直击城市居民“最后一公里”的痛点,以“城市移动+交通串联”为产品概念,走过了众筹研发的阶段,并在2017年获得德国红点概念设计至尊奖,正以5000元人民币上下的均价在网络销售。从产品设计到市场推广,追逐用户快速更新的使用需求,这是中国设计最大的挑战之一。
Halo City概念图
2015年7月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发布的《中国创新的全球效益》报告称,深圳的制造业生态系统,使之成为效率驱动型的创新重镇,利用制造生态系统的设计和制造能力,可以用较低的成本制造产品,并迅速触及更大的供货商网络,以及将产品迅速运往全球市场。据统计,深圳现有不同种类的文化创意园区50多家,2017年文化创意产业实现增加值2243.95亿元,占GDP的比重达10%。当以“设计之名”成为城市建设的口号时,风格与流行做着一个同样的梦。
日本设计师原研哉认为:“一座美丽城市的建成不是天才设计师的功劳,相反,一座城市最终的样子是生活在其中的市民的大量欲望相互冲突的结果……设计可以引导人们的欲望,使城市沿着好的方向发展。它并非某种教条,而是帮助人们提高察觉事物特别之处的能力。”
 “设计的可?能!”现场展示
深圳特区的建设已走过近四十年。在这个以规划著称的城市里谈论设计,时效性显得既太长又太短,迭代更新的速度超越想象,而能沉淀下来的设计基因则仍未浮现。深圳设计周开幕后的第一个周末,观众绕着庞大的场馆有序排队,玻璃幕墙上映射出热闹的人影,为这个场所加温。在上一年的新闻里,主办方用“他们以为这是排喜茶吧”来戏称这一场活动引来的目光。今年的队伍里,依然有随机加入的“路人”,他们试图理解“设计”这个词,理解到底在这个偌大的空间发生了什么事。
位于福田中心区的主展馆附近,就是深圳的少年宫、图书馆、音乐厅和市民广场。这个聚拢着深圳政治、经济、文化多个维度的心脏地带,并不缺乏新鲜事。“设计之都”这件事更多地在彰显一种行动的魄力,上千万流动人口在这个城市生活,流动意味着新的变化、新的经验、新的刺激以及新的愿望,想要设计一个城市时,最好先从一双筷子开始。
责任编辑:沈健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