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翻书党

荒木飞吕彦:漫画的四大元素中,强大的角色是终极顶梁柱

荒木飞吕彦

2018-05-13 10:25  来源:新经典文化

【编者按】
荒木飞吕彦,日本漫画家。1980年以《武装扑克》出道,作品充满奇妙、冒险的气氛。代表作品有《巴欧来访者》《JOJO的奇妙冒险》等。《荒木飞吕彦的漫画术》一书是其创作的公开课,以销量破亿的代表作《JOJO的奇妙冒险》为例,披露自己30年漫画生涯的创作秘诀和经验。
如何用首页紧紧抓住读者的心?如何避免创意枯竭?如何不露痕迹地植入丰富的信息?什么是创意实践的黄金法则?本文摘编自该书第三章《如何塑造角色》,由澎湃新闻经新经典授权发布。
塑造主人公的黄金法则
在漫画的四大基本元素中,强大的角色称得上“终极的顶梁柱”。若能塑造出这样的角色,你的作品就会所向披靡。说得极端点,只要有一个富有魅力的角色,剧情和世界观就不再是 必要条件。对漫画来说,角色就是如此重要。甚至有漫画家断言:“只要有好的角色,就能画出一部漫画来。”
那我就来考考大家。个性直率,遇到普通人会消沉的困境,他也能乐观面对,富有正义感,总是为朋友着想,武艺超群,必杀技是“龟派气功波”——这是谁呢?很显然,上面描述的是《龙珠》的主人公“孙悟空”。设定虽然简单,却完美契合了少年漫画的“黄金法则”。再加上鸟山明老师的画风,《龙珠》这部作品堪称完美。
再来看看这道题:工作时常常偷懒,沉迷于自己的爱好,但做起事来十分专注,全情投入,是住在东京平民区的巡警。看到这儿,大家肯定会意识到:“啊,这不是阿两嘛!”这也从侧面体现出《乌龙派出所》的伟大。这样寥寥几句说明就能让人联想到一个角色。要做到这一点看似容易,实则不然。只要给阿两安排一起案件,就能画出一期连载的内容了。(当然,用这种手法坚持四十多年也很了不起……)
然而再完美的角色,也无法为后人借鉴。即便有漫画家塑造出一个和悟空很像的角色(活泼开朗,一心为朋友着想,不会因一点小困难气馁,会散打,必杀技是“光线踢”),也不会对读者产生丝毫吸引力。因为以前已经有一个塑造得很成功的同类角色了,炒冷饭肯定行不通。那我们要如何在不模仿别人的前提下,塑造出富有魅力的角色?
他想做什么?
角色是至关重要的元素,模仿别人塑造过的角色是绝对不行的。在牢记这两点的基础上,我们还得在动笔作画之前仔细构思一下:我接下来塑造的漫画角色要满足什么必要条件?
在这个环节,最关键的莫过于“动机”。主人公到底想做什么?不把他的行为动机讲清楚,就无法塑造出一个丰满的人物形象。对“他为什么要做这件事”的刻画必须明确,否则读者就无法在情感上和主人公产生共鸣。比如《龙珠》的主人公悟空的动机是想变得更强大。这个动机非常简单易懂,每个男孩子都这么想过。在这个基础上,再从“为什么想要变强大”、“变强大之后想做什么”的视角出发,进一步丰富动机即可。只有这样,读者才能与主人公一同欢喜,一同忧愁。
大家可能觉得塑造角色肯定得从性格入手,殊不知我们更需要用作品最开始的一至两页向读者交待清楚,这个角色在故事中抱有怎样的目的。如果你的主人公是个超级英雄,得先思考主人公为什么变成了超级英雄。要是这个角色没有任何动机,莫名其妙逞起了英雄,会给读者留下唐突的印象。大家必然会跟不上剧情,一头雾水:这个人到底在干什么?
因为坏人杀害了他的父母,想变得更有女人缘,身患不治之症,反正早晚都要死,不如当个超级英雄过把瘾……这些动机都是说得通的。哪怕是“感到生活无趣”这种单纯的动机也行。可以先构思出几个备选项,再从中选取最合适也最有意思的动机。
何谓好的动机
动机必须能引起读者的共鸣与兴趣。这个主人公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到底想干什么?——能让读者产生好奇、继续往下翻的动机,就是好的动机。
在设定动机的时候,请大家务必注意:如果你准备向少年漫画杂志投稿,主人公的动机一定要积极向上,符合读者的自然伦理观(比如正义与友情)。众所周知,《少年JUMP》的三大原则是友情、努力与胜利,而少年漫画的读者也更容易对正义产生共鸣。一旦看到不符合自己伦理观的东西,他们便会产生抵触。《死亡笔记》中,夜神月是一个在不停杀戮的主人公。虽然他制裁的是犯罪分子,但要让这样一个主人公赢得读者的共鸣,必然需要相当高超的技巧。当然,光是直白地描绘主人公是怎么做好事的,反而会惹人嫌,让人觉得虚假,这就需要我们在故事中融入主人公的弱点、缺点及人性欲望。
不过,要是主人公行事卑鄙,设定再积极向上的动机也是白搭,因为卑鄙不符合读者的伦理观。为了自己,不惜牺牲无辜的人——读者绝不会对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主人公产生共鸣。 另外,主人公身陷困境的原因不能设定成“因为他太愚蠢”,否则读者肯定会心生反感:这家伙是不是智商有问题?!
列一份动机清单
那么,什么样的动机能引起读者的共鸣与兴趣呢?让我们来具体思考一番。
为了保护自己(捍卫地位或名誉、自己的真心或回忆、遮盖丑闻、湮灭犯罪证据……)
为了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家人、恋人、朋友……)
工作、义务、爱国之心
好奇心(漫画家的采访、收藏、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复仇(熊熊燃烧的复仇之火容易引起共鸣)
欲望(金钱、性爱、爱情、出人头地……)
活着的乐趣(言论自由、政治自由、想变强大、想见到英雄、想逗别人开心、想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
如果你有意走漫画家这条路,我强烈建议你准备这样一份动机清单。它不仅会在塑造角色时发挥作用,也许还能帮助你发现前所未有的新动机。比如《罗马浴场》的主人公,心心念念要打造更好的澡堂。这就是一个与人类的生活和历史密切相关、虽然独特却具有普遍性的全新动机。
“勇气”最能引起共鸣
在实现上述动机的过程中,最能引起读者共鸣的就是主人公直面困难的“勇气”。例如,当主人公不得不面对“是救孩子还是救朋友”的终极选择时,他要如何克服难关?这就是让主 人公充分发挥勇气的绝佳场景。
其实“勇气”也是我经常使用的创作元素之一。一提到“终极选择”,我会立刻联想到《JOJO》第七部《飙马野郎》中,反派华伦泰总统在受到主人公乔尼的替身攻击时央求道:“我把你死去的挚友从异次元带回来,请不要再攻击我了!”是让挚友复活还是打倒敌人?乔尼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他将如何挺过难关呢?好想知道后续的发展啊!——读者会因此分外关 注主人公的选择,满怀着期待往后翻。
人类的基本欲望可以发展成动机
列出动机清单一看,我们会发现,动机几乎都来源于人类的基本欲望。
但我刚才也强调过,要赢得读者的共鸣,就得选择符合读者自然伦理观的积极动机。即便主人公的动机是想要钱,也不能把他塑造成没有追求的小毛贼,需要开动脑筋,为他增添“为了帮助别人,需要花很多钱”这样的前提条件。
“复仇”乍看之下是个反社会性质的动机。但如果主人公惩罚的是法律或政府无法制裁的恶人,读者就会为主人公加油鼓劲了。古装电视剧《必杀》系列就是走这种路线的典型例子。 故事的主人公表面上有正当职业,暗地里却是拿钱办事的恶贼杀手。只有先让观众感觉到“这么可恶的家伙真是死有余辜,还管什么法律不法律的”,杀手们才能转化为“正义”的化身,赢得观众的喝彩。要是坏人还不够坏,甚至让观众觉得“这种事直接报警不就好了,干吗自说自话杀人”,那么复仇这个动机就站不住脚了。
反派的魅力
人不可能永远光明磊落,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丑陋的念头。但我们平时受到道德、法律与社会准则的约束,不会将这些丑恶的感情表露出来。要是漫画作品中的反派能代替我们尽情释放压抑在心底的欲望,读者就会看得分外过瘾,因为反派做了自己不能做的事。创作《JOJO》的第一部时,我费了不少笔墨刻画迪奥在邪恶道路上勇往直前的英姿,没想到读者中竟有不少迪奥的狂热粉丝。想必这也是因为迪奥成功赢得了读者的共鸣。
释放人人心中都有的丑陋情感,用鲜活生动的人性取代满嘴的冠冕堂皇,引起读者的共鸣——如果能成功塑造出这样的大反派,你的作品成为“杰作”的可能性就更高了。
不过,通过刻画丑陋的欲望获得共鸣的操作难度非常高,所以在动笔之前,我们需要充分考虑如何克服其中的难点。
拿迪奥举例来说,我描写了他不幸的童年,交待了他的背景,让读者明白他为什么不惜沦为邪恶的化身也要往上爬。于情于理,迪奥的所作所为都是不能被容许的,但他是想通过走上邪恶的道路,向自己不幸的出身复仇。这一点读者们应该是能理解的。
拿主角和反派做对比
邪恶的代名词迪奥的确魅力非凡,但《JOJO》第一部的主角终究是正义感十足的乔纳森。在大多数情况下,主人公还是应该设定成钟爱正义(“自己认定的正义”也没问题)、重视友情、 充满勇气的正面角色。我认为这三点是人类精神中最美好的部分。读者也会毫不犹豫地对这样的主人公产生共鸣,为他们摇旗呐喊。
在塑造反派的时候,我们可以参考《巨人之星》中的星飞雄马与花形满,反派的每个侧面都设定成和主角相反,这样就能突出正与邪的对比。在刻画乔纳森与迪奥的时候,我也将他们想象成“光与影”,作画时也是一方多用白色,另一方多用黑色,让双方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过正与邪的区别也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读者的视角。随着年龄增长,我逐渐意识到,善恶有时是无法单纯对比的,邪恶的一方也有他们的苦衷。
英雄注定要孤军奋战
主人公必须站在正义的一方,必须是英雄。那么英雄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呢?实不相瞒,孤独就是英雄的必要条件。
我们必须将主人公被迫面对的终极选择设定成“只有主人公才能解决”。他不得不靠一己之力解决难题,这导致他的立场必然是孤独的。《JOJO》的第五部《黄金之风》中,“布加拉迪小队”虽然是由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组成的,但说到底他们都是社会的边缘人物。他们之间不存在大哥与小弟这样的上下级关系,这个小队也不是靠友谊维系,所以在战斗时,小队的每一个队员都是孤独的。
即便孤独,也要追寻自己珍视的东西,就算得不到社会的认可也在所不惜——这正是最出色的人生姿态,不是吗?终极的英雄与耶稣基督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得到人们的尊崇,却不因此收取金钱回报,甚至可能悄无声息地离开人世。即便如此,他还是要追寻自己心中的正义。这才是真正的英雄。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电影主角完美诠释了“英雄”的定义。上小学时,父亲带我去电影院看《黄金三镖客》(1967,意大利)。这是我看的第一部伊斯特伍德的电影。在后来的《肮脏的哈里》(1971)、《不可饶恕》(1992)、《老爷车》(2008)中,主人公那孤独地站在荒野中的独行侠形象也没有丝毫改变。况且,如果某个角色战斗时一定要有人陪伴,那他压根儿称不上英雄。一看到带着帮手上战场的人,读者肯定会想:“不靠别人,靠自己不行吗!”就算平时有可靠的伙伴协助,战斗的时候也只能靠自己,否则这个角色就没有当英雄的资格。
伊斯特伍德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英雄,往那儿一站就很帅气,举手投足都透着知性与教养。其实《JOJO》第三部《星尘斗士》中的空条承太郎身上,能找到不少伊斯特伍德的影子。他光是把手插在口袋里,一言不发地站着,就威严十足,极具存在感。正是伊斯特伍德给了我塑造承太郎的灵感。
连载的关键在于“强大的角色”
在这一章的最后,我想向大家强调两点。第一,对连载而言,强大的角色是必不可少的。第二,没有连载,漫画家就不能养活自己。
看到我的出道作《武装扑克》,编辑给出的反应是:“这作品没法连载啊。”好不容易才出道,却发现编辑部想要的是能连载的漫画,而不是我此前画的悬疑短篇。这意味着我又遇到了一个新的难题。
为什么悬疑作品不行呢?因为连载需要富有魅力的主人公,而悬疑的重点必然会放在剧情上,角色难免被弱化。而且我感觉到,靠别人不太涉猎的西部题材出道,使我被贴上了“另类” 的标签(虽说这是我算计好的)。于是大家便认定,我不是那种能画连载漫画的漫画家。
推理、悬疑、忍者……我喜欢的题材(不仅限于漫画,还包括影视作品和小说),都是以战斗场面开场,再叙述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战斗,而这种模式偏离了简单明快的主流路线。当时最受欢迎的电影是《星球大战》(1978年于日本上映),可我偏偏更喜欢《魔女嘉莉》(1977年于日本上映)。后者讲的是拥有超能力的少女向欺负自己的坏孩子和父母复仇的故事。这让我意识到自己的口味和大众不太一样。但我还是不愿妥协,想忠于自己的信念,继续画自己满意、自己喜欢的东西。
《荒木飞吕彦的漫画术》,[日]荒木飞吕彦著,曹逸冰译,新经典|新星出版社,2018年5月。
责任编辑:方晓燕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