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艺范

专访|海青:四季流转里,有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错谬

澎湃新闻记者 钱恋水

2018-05-11 09:14  来源:澎湃新闻

海青的《肉蛋蛋》是去年的大惊喜,可惜很少人识。5月11日,海青就将在上海万代南梦宫开始他们的巡演。
内蒙古阿巴嘎旗人海青38岁才出首张个人作品,团队成员包括制作、编曲李星和其他两位“红领巾”乐队成员邓博宇(鼓)和老丹(笛子、Didgeridoo、竹萨克斯),张梦(笙)、王星(萨克斯)、布日(小号)、杜平(电贝司)和王旭波(Double bass)。
“肉蛋蛋”是内蒙方言里“肉体”的意思,专辑9首歌,主旨围绕“良心和头脑间的征战”。海青视“肉蛋蛋”为人类所有恶的属性的大本营,透过“灵、魂、体”三相看世界观自身,良心和肉体永远互博。
《肉蛋蛋》里有他对生命的认知,听者未必需要认同。必然的四季轮回,福祸相依死生流转,日常事物处处隐喻丛生。创作者的立场超越了旁观,像已经入土的人儿化作草木,旁观人世般冷峻。
歌谣简短,乐器漫长,像长期流传于民间的老歌,兼有古老和自由。长居过杭州和上海,如今迁居北京的海青在此之前也写过歌,但是“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就是酒吧给人打工时候写的流行歌”。
两三年前,他的脑袋里突然出现很多旋律,正式开始创作是在2015年。
他写歌先有词或先有曲不定。词和曲一样,都隐含错置人间的荒诞感。不和谐音里的和谐,错拍中的美感和必然性。你以为是顺理成章的《四季歌》,“春的种生在秋天里/秋的果收在夏天里”,海青却以为其中暗含“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错谬”。
他没办法像蒙古族牧民一样写出赞美自然的歌,这些歌“不是躲在山里做白日梦”写出来的。海青庆幸自己没有逃避,有勇气在混乱的环境中往前走。大部分人都向外看,他更倾向自省,因为“人很少分析自己,而生活在都市里的人必须要研究人”。
一出世便带着独一无二的音乐语言,这张《肉蛋蛋》不去管歌词,也不影响纯粹听觉上的享受,乐器和人声互相间牵一发动全身的勾连尤为精彩。
《肉蛋蛋》专辑封面
以中音吉他与笛子演奏的《梅雨季》为分割,专辑的前后两部分如阳面和阴面,魔幻色彩浓烈的在前,不疾不徐和时间并肩徜徉的在后。
这种音乐语言混合海青骨子里及习得的蒙古族/东方意蕴,笛和笙如清风拂月,加上“红领巾”那个时期“金属和荒诞作品的痕迹,放大了的有苏联印记的社会主义摇滚”,亦有他们惯常玩的即兴噪音/爵士和前卫实验音乐。
扯掉标签来讲,就是从海青提供的词曲、和声与吉他旋律出发,不循规蹈矩地放进每个人很真实的东西。
尽管海青否认歌曲从蒙古族音乐中取材,“只用了一点点蒙古族元素在里面,呼麦、不明显的蒙古旋律等”,但纷纭音乐里闪回的无数张脸孔中,确常出现蒙古族民歌的那一张。
传统民乐的五声音阶和蒙古族音乐的调式,始终是海青音乐建构的基石。
2010年海青开始学呼麦和马头琴,之后组乐队做蒙古族音乐,“排练老歌最多是重新编曲,渐渐觉得没什么意思,就散了”。
从小生在“人特别少的,被草原包围的小镇”,听到的蒙古族音乐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他创作的底色。同名歌曲《肉蛋蛋》带有西北汉族音乐特征;《编造》里面,海青用了几种不同的唱法,包括习得的潮尔和卡吉拉。
蒙古族音乐里他最喜欢的其实是长调,但没有机会学,也因为都市环境和草原有天壤之别,一个深渊般纵深一个天空般宽广,都市的土壤里生不出长调。
海青
“海青”其实可以理解为一支以主唱/主创海青为名的乐队,风格是前卫摇滚,海青和李星都长期浸淫其中。乐手们多少都系统学过爵士,有共同的摇滚背景。
“前卫摇滚是个往前冲的东西,它是鲜活的生命体。打个比方它不会像1930年代的人永远困在1930年代。”
《肉蛋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King Crimson,海青也的确爱这支传奇乐队。它别无分号的奇特音乐,不会比昨天更老也不会比明天更年轻。
海青的绝大多数的歌是没有谱子的,有也只是一段动机。乐手看了,或者听过记住,以海青和李星录制的两把吉他旋律为框架,边排练边创作。
预想的形态和成品的面貌差距有大有小。《编造》的高音人声和呼麦重叠出现是海青写歌时候就想好的架构,《魔术师》二段的管乐组则是后来加入,“没想到效果那么好。”
萨克斯、竹萨克斯、Didgeridoo、笛子、笙组成的管乐部分非常出挑。管乐连接灵魂的出口,拟人声或呜咽如诉,或激愤如泄。
去年二月唱片出版后,豆瓣的朱文博听到后推荐给大福唱片的负责人许波,于是开始合作,他也与大福唱片签下第二张唱片合约。
这样的音乐注定了小众,要“听懂”,需要一定的音乐素养,对场地和调音师的要求也高。否则现场器乐众多,很容易就迷失在里面听不到那些妙处。
李星在朱文博的采访文章里试着简析编曲意图:“《肉蛋蛋》这首歌里我做了时间线塑造创世过程,中间的‘孕育’使用了序列似的平行移调,后半段肉蛋蛋出世则用Grunge似的张力来表现,出生即地狱。专辑中相似的思考有很多。”
5月11日上海万代南梦宫,5月18日北京乐空间,5月25日义乌隔壁酒吧,5月26日杭州酒球会,5月27日宁波灯塔音乐现场,此前演出机会很少的海青和伙伴们,终于有更多的演出机会。在杭州和北京,海青和“假假條”两支我最喜欢的国内新乐队还会友军互助(互为嘉宾)。去看。
责任编辑:陈诗怀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