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翻书党

三里屯的三联韬奋书店测评:人流量与销售量往往不成正比

唐文森 郑薛飞腾

2018-05-10 20:32  来源:澎湃新闻

近日,新开的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店开张,并举办仪式。既偶得消息,遂趁好日,前往三里屯太古里一窥究竟。
我对三联韬奋书店的印象向来极好。位于美术馆后街的三联总店,作为京城首家24小时书店,在读书圈可谓如雷贯耳。后来又开五道口店,同样的全天候经营定位。因有三联书店这个国内一流出版机构作为后盾,书店的选品亦堪称道。此前两店都实地看过,确实中意,对于新店预期也就不低。
从宽阔的朝外大街拐进工体南路,钻过两条小路,就到太古里。三联韬奋新店的选址,恰在太古里南北两区之间的短街上。因过去违章开墙打洞、流动商贩成灾,这里曾经酒臭交杂,被俗称“脏街”。现在经过整修,又更因为有了这处新落成的品牌老店,而使人顿觉书香盈庭。
全店只有两层楼的样子,外观平矮朴实。室外临街的墙面不是墙,而是展柜与落地窗相间。“三中商”等大社间次摆出“镇社之宝”,一面墙下走过,就如参观了一场小型书展。
三联的书店不止展出三联书店的书,这是一种毋需多言的大气。在文化领域,包容融合就隐含了共鸣创新的可能性,是一种极难得的品质。站在这面墙下,根本不会有“文人相轻”的俗念。
这种包容精神,不仅是对文化出版界同行,更是面向一切读者和社会公众。在书店门口的醒目位置,镌示着邹韬奋先生“竭诚为读者服务”的七字(邹家华题写)理念。
不只是摆几个字而已。当被问到“预设面向何种读者群体”时,书店负责人表示,不会以商业价值为首要取向,坚持要永远为所有读者开放。谈及此,不由想到24小时的全时段经营定位,是否也有“拥抱所有读者”的深意呢?网上流传着不少学生、北漂、流浪者在三联书店各取所需、默度长夜的故事,也似是一种桃李不言、灯火长明的回答。
店内不分楼层,成一个完整的空间。一面面的书墙蔚为壮观,从地面直抵天花板,顶天立地,中间位置有走廊栈道如衣带横过,视觉上分割而拉长、增色。就像一位本就不矮的美女穿对了衣裳,尤显秀颀修长。书墙并走廊以一种周全而独到的审美分割,突出了上下两层的构造,完美解决当下各大书店书墙过高、顶层不能有效取阅利用的弊处。
据介绍,为了获得足够空间,装修时全店的地板下挖了75厘米。仅有一层的整个大厅,因此足够高、大,得以施展布局。
书店设计灵感源自北宋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意境取“知识文化中的蜿蜒之旅——书山行旅”,喻拟店内舒心的阅读体验。若从上空俯瞰,则走着曲线的蜿蜒书墙及栈道,是呈一个“8”字形,既似一双读书眼,又是一个实体放大的“∞”(正无穷)符号,或许寓意书海无涯无尽罢。
在细节上,美术馆总店有一个很受称道的设计,即所有书架最下一层都成斜坡,为的是把书脊露出,读者只要一低头不用蹲下来就能看到最底层的书。竭诚服务读者,不可谓不尽心。这一设计没有出现在三里屯店。受限于三里屯寸土寸金,加之图书极多,店内空间就稍嫌窄小,倘若照搬这个设计,会令读者举手投足间狭促不便。三里屯店也汲取了总店书柜的一个教训,就是书架板材薄,书本的边缘和书架只有2-3厘米,这样薄、浅的书柜能更有利于突出书,而不是让书陷入深深的书柜中。
在选书方面,三里屯店的特点是副本少而品种多。目前店里有4万册书、2万个品种,之后预计达到5万册书、2.5万个品种。如笔者所见,的确是新店开业、许多书柜中还有空余位置。这样的定位安排,也是基于三里屯店的顾客特点而定,他们大多是在三里屯的商场等处消遣,乘兴顺便而来,因此逛书的需求远高于买书,所求者就是丰富性为先了。
据三联书店的经验,人流量与销售量往往不成正比。这个现象的凸显,与三联韬奋的24小时经营定位有关。以三里屯店为例,人流量每从下午14时开始渐渐上升,晚间人流量甚至比白天大;周末的人流量更显著大于工作日。然而,三里屯店尽管人流量远远高于总店,销售量却反而较总店为低。因为三里屯店常被客人当做景点看,走马观花,买书与否无可无不可,买一本在手甚至影响继续逛街。而美术馆总店在设计上比较传统朴素,观赏性较弱些,顾客多抱有明确买书目的而来,因此在零售角度而言,人均购买成交量较大。海淀店也曾是24小时经营,在外名声也好,夜间人流量也大。可是,该店周边以学生群体为主,他们到店里更多是为了自习,若要买书则更倾向于网购。从经营角度说,看似买书大户的这一群体,倒反而成为店里“往来之白丁”。少为人们所注意的是,24小时书店成本颇高,人工、水电都不便宜,这都要日夜供应。而在夜间时段,来店看书的人多、买书的人少,五道口店有时一夜的销售量只有几笔、仅几百元,经营上入不敷出,故从去年年底开始,也就不再作24小时书店经营。
三联书店三里屯店开业至今,日均销售额约为3万元。峰值出现在五一假期,日均约5万元。综观三联韬奋3家书店的盈利模块,书籍销售仍占优势。咖啡饮品服务的部分全部外包,三里屯店也不例外。书店负责人自谦是因三联自家做咖啡的水准有限,笔者以为不无专注图书之嘉意。店内的文创产品则更像是锦上缀花,只占很小的盈利份额,约有5%。据此看来,相较营销形式层出不穷的其他新式书店,三联书店在经营上仍持传统,即以售书为主。
举办相关线下活动,也是以书为主心骨。如开业当天首场活动,安意如《再见故宫》分享会,摆明捧出的就是实体书,而非其他噱头。又如茅盾文学奖得主、《尘埃落定》作者阿来的分享会,就是围绕他的新书《机村史诗》而开展。
我不知道最好的书店应该是什么样子,但想来终究不能离了一个“书”字。或许还应带上一点难以描述、但真切在心的文化气。繁华如三里屯的夜色从来光影闪烁,恰如这里熙攘往来的都市男女。但在这里,掘地二尺余而新起传统书店,也终于算寻回一点故北平应有的城市底色。我想,倘无此焚膏继晷的所在,屯里朝外就再热闹也只如长夜黯淡。
责任编辑:臧继贤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