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难得一见的傅抱石时事宣传画,惨淡经营之心丝毫未损

万新华

2018-06-09 07:41  来源:澎湃新闻

傅抱石所作的时事画颇为少见,比如《区区美国舰队,算得什么东西》《望风而逃》《有眼不识泰山》等三幅时事画明显区别于傅抱石的习惯风格,尽管作品本身不甚完美,但其惨淡经营之心丝毫未损,成为1958年金门炮击这一历史事件真实的图像记录,不失为研究1950年代时事宣传画的宝贵资料(本文节选自南京博物院傅抱石研究者万新华的新著《阅读傅抱石》)。
1959年1月,傅抱石在一篇创作随感中写道:自觉改造思想,争取政治挂帅,不但提高了思想水平,更提高了业务水平。真是政治挂了帅,笔墨就不同。……在党的教育下,画家们的思想认识提高了,心情舒畅了,政治热情高涨,干劲冲天。干什么?画招贴画,反对美英帝国主义出兵中东,画了;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台湾,也画了。
傅抱石所说的“美英帝国主义出兵中东”“美帝国主义侵略台湾”即是1958年夏天的“中东事件”和“金门炮击”。
1958年5月,由亲美国的夏蒙执政的黎巴嫩发生内战,在反西方的埃及、叙利亚统一基础上成立的阿联政府陈兵叙、黎边境;7月14日,伊拉克爆发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纳赛尔推翻了亲西方的费萨尔王朝,建立共和国政府,被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称为“整个中东火药桶的又一次突然爆发”。为了维持其在这个地区的殖民统治,美国于7月15日出兵黎巴嫩,公然干涉别国内政。
就中美关系而言,自1955年万隆会议后,中共中央逐步确立了争取和平解放台湾的方针,但这一努力遭到了美国政府的阻挠。1956年“波匈事件”后,美国调整了对社会主义阵营的冷战政策。1957年12月,美国中断了自1955年8月开始的台湾问题中美大使级会谈,继而怂恿已退居台湾地区的国民党当局时常骚扰大陆沿海地区,不断向金门、马祖等靠近大陆的岛屿增兵。1958年5月,“美军联合协防军援司令部”成立,台海局势骤然升级,对中国大陆的和平建设构成巨大威胁。
在这一背景下,中共中央决心利用这个时机重新提出台湾问题,以将台湾问题同支持中东地区反美斗争的国际战略意图结合起来,互相配合,互为后盾。毛泽东曾在中央会议上解释说:美国在中东烧了一把火,我们也在远东烧一把火,看他怎么办。1958年8月17日,中共中央综合考察全面形势,在北戴河召开的会议上做出了炮击金门的决定。
就在联合国大会紧急讨论通过阿拉伯各国要求美国从中东撤军提案次日的8月23日,毛泽东精心设计,正式下令对金门展开大规模炮击,以试探美国对台湾地区的态度,正如周恩来所说:“打炮就是试验他,这回试验出来了,杜勒斯这张牌出来了。”金门炮响后,美国政府十分恐慌,立即从地中海、旧金山、日本、菲律宾等地调舰队和飞机集结于台湾海峡,准备协防金、马。金门炮击的第四天,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发表谈话,重申美国将不放弃已承担的以武力协防台湾的“责任”,授权国务卿杜勒斯9月4日发表声明,公开威胁要把美国在台湾海峡地区的武力范围扩大到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在复杂的国际情势下,美国政府开始重新审慎地考虑对华政策,在后来的备忘录中隐隐透露出其不与中共直接交战的意图。
为此,中共中央根据新的形势决定采取边打边谈、以打促谈的策略,将美国重新逼回谈判之路。9月6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发表讲话,进一步重申以战促谈的方针。同一天,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关于台湾海峡地区局势的声明》,强烈谴责美国侵略行径,又公开倡议“同美国政府坐下来谈判,谋求台湾地区紧张局势的和缓消除”。
9月8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发表了“绞索政策”的讲话:台湾地区、黎巴嫩以及所有美国在外国的军事基地,都是套在美帝国主义脖子上的绞索;美国自己制造这种绞索,并把它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把绞索的另一端交给了中国人民、阿拉伯各国人民和全世界一切爱和平反侵略的人民;美国在这些地方停留得越久,套在它脖子上的绞索就将越紧。正在此时,金门守军的海上补给线被截断,美国军舰以为国民党军队运输船护航为名驶入我国领海,中国人民解放军前线指挥部在得到毛泽东“坚决打击”,但“只打蒋舰,不打美舰”的指示后,实施了持续五个多小时的大规模炮击,集中攻击国民党军队补给运输船,击沉、击伤满载弹药、物资和人员的国民党军登陆舰各一艘,而为国民党军护航的美国军舰均在炮击时仓皇逃向外海观望。这进一步增加了中共中央以边打边谈方针取胜的信心。之后,美国政府对毛泽东的谈话和周恩来的声明中关于谈判的信息开始重视,艾森豪威尔立即召集国防安全委员会会议,表示中美之间可以“立即恢复谈判”。1958年9月15日,中美两国大使级谈判在炮击金门的背景下于波兰华沙复会。
1958年9月8日,即毛泽东发表“绞索政策”的讲话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击国民党军队补给运输船、美国军舰逃往公海的当天晚上,倍受鼓舞的傅抱石即兴创作了三幅时事宣传画——《区区美国舰队,算得什么东西》《望风而逃》《有眼不识泰山》,表达了支持中国政府、鞭挞美国的坚定立场,为人们留下了一份难得的时代画卷。
“讽刺性宣传画在反对腐化的资产阶级思想、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者们的阴谋的斗争中,是最尖锐的武器。”以幽默、讽刺的漫画语言进行严肃的政治宣传,是傅抱石三幅时事宣传画的主要特征。他以夸张、戏谑、谐趣、滑稽的笔调极尽嘲笑、挖苦、讽刺之能,将敌人刻画得丑陋不堪,使对国民党当局、美国舰队的极端仇恨得到了快意的宣泄。
《区区美国舰队,算得什么东西》以惯用笔法绘浩瀚大海,红光一片,比喻战火纷飞,一个高大的中国人手捏一艘美国军舰,表示对美国军队的藐视之情。题款云“区区美国舰队,算得什么东西”“愤而写此”,传递出画家的愤恨心情。
《区区美国舰队,算得什么东西》
《望风而逃》以大笔横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各一,两个美国士兵望着迎风招展的红旗灰溜溜地逃跑,一个小丑式的国民党士兵则紧紧拖住美国士兵的军靴,将无能的国民党当局、美军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望风而逃
《有眼不识泰山》以擅长的“西风红雨”式的大块山石暗示强大的中国大陆,一个猥琐的美国军人背着一个苟延残喘的国民党军官横跨金门、马祖二岛,仓皇逃窜。
这里,病弱的敌人身躯、渺小的军舰与伟岸高大的中国平民、鲜艳的红旗形成强烈的对比,深刻揭露出美国、国民党军队不堪一击的事实。傅抱石在美国军舰仓皇出逃公海的当天创作了这三幅时事宣传画,其用意是不言而喻的。
有眼不识泰山
作为一种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时事宣传画和其他普及艺术一样,是中国共产党革命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抗日战争时期,为了揭露日寇的侵略行径与动员全民抗战,许多画家都以画笔作武器,绘制了大量的宣传画,对抗战宣传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宣传画在不断开展的政治运动中广为运用,以配合文字发挥宣传的职能。
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开始了历时三年的抗美援朝战争。为了响应“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关于在全国普遍深入地开展抗美援朝运动的通告,中国美术家协会向各地的美术工作者发出了抗美援朝的创作号召,掀起了第一次时事宣传画(漫画)创作运动。因政治工作之需,时事宣传画(漫画)得到了快速的发展。各地报刊时常刊登优秀的时事宣传画(漫画)作品,许多中国画家也加入到揭露和讽刺美国侵略朝鲜行径的行列。当时,作为中国共产党文艺政策宣传主笔之一的王朝闻及时发表了《关于时事漫画》,积极引导当时的时事宣传漫画创作:
时事漫画应该像一把钥匙,及时地帮助群众打开疑难的锁,解决群众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时事漫画最好像预言,预示着现实发展的前景,增强群众改造现实的决心和必胜的信心。…… 漫画能够在时事问题上较好地完成应有的指导任务,首先当然要掌握充分材料,不熟悉较多材料,想象能力容易枯竭,新鲜的形象很难产生。其次,要求作者具备着敏锐的明澈的正确的感受力和辨别力,对现状有深刻的分析,对作品的效果要有恰当的估计,善于区别什么才是切合当前需要的题材。最后才是寻求适当的表现形式。这中间,比较重要的是用正确的观点,从不断变化的时事中,研究出什么是正在走向胜利,什么是正在走向灭亡。
从一定程度上说,漫画式的时事宣传画正是以幽默、讽刺的方式来反映美术家所关心的时事问题,并通过比喻、夸张、变形等艺术手法进行创作,以达到揭露、战斗的宣传功能。作为一种大众艺术形式,时事宣传画紧密配合了抗美援朝、“三反”“五反”“大跃进”等重大政治运动、国际时事形势,多年来一直发挥着作为艺术武器的有效的鼓动作用。1950年代末,时事宣传画获得了高速发展,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突出。据统计,1950—1957年,仅人民美术出版社就出版宣传画286种,印刷1653万份;1958—1959年,出版宣传画241种,印刷1134万份。这样的社会现实需求,引导了各类画家从事宣传画创作,无论是在过去从事广告、海报、招贴设计等领域的美术工作者,还是探索油画、国画、版画等纯绘画语言的画家们,大多审慎选择适合时代要求的题材,用专业表现能力给宣传画以艺术的表现,同时也使自己的作品更多地具有宣传、鼓舞、歌颂、教育的功能。中国画家从事宣传画性质创作的典型例子,如蒋兆和《把学习的成绩告诉志愿军叔叔》(1953)、方增先《粒粒皆辛苦》(1955)、汤文选《说什么我也要入社》(1956)等,这些作品已很难以纯粹的中国画或宣传画来进行价值判断了。
1958年8月23日,金门炮击正式打响。为了积极配合中国政府的政治、军事行动,全国各地的美术家在极短的时间内创作了大量的时事宣传画(漫画),正如《美术》1958年第10期一篇题为《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我们一定要解放金门、马祖!》的通讯所言:
正当我国全民大跃进、加速建设社会主义的时候,美国帝国主义公然在台湾地区对我国进行军事挑衅和战争威胁,干涉我国内政,美国的统治者一再疯狂地发表扩大侵略的言论,这大大激怒了正在和平建设中鼓足干劲的中国人民。我国各地的美术工作者,也同全国人民一道,向侵略者展开了斗争。
傅抱石的三幅时事宣传画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作的。据《江苏省十年美术活动大事记(1949—1959)》记载,1958年9月9日,中国美术家协会江苏分会筹委会举行了“拥护周恩来总理关于台湾海峡地区局势声明”座谈会,不少代表连夜创作宣传画和漫画,正好印证了傅抱石的创作举动。《区区美国舰队,算得什么东西》《望风而逃》《有眼不识泰山》等三幅时事宣传画以幽默讽刺的笔调,通过构造荒诞不经或强烈反差的情节内容,刻画出极其夸张的人物形象,颇具视觉冲击力。当然,这种直观性很强的绘画语言,也容易引起观众内心共鸣,使人在忍俊不禁中得到启示,从而达到宣传教育的目的。
但无须否认,傅抱石长期从事高人逸士题材的创作,似乎一时难以把握对现实人物的处理,显露出对特定题材的不适应性。这里,美军士兵、国民党士兵的形象描绘应该说是不尽人意的,与其历史人物画习惯的娴熟技巧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尽管他利用夸张的手法以尽量达到丑化的作用,但似乎难以掩饰其中的弊端。
其实,在时事宣传画广为流行的1950年代,傅抱石几乎从不涉及这类创作。之前,有明确记载的仅是1950年2月17日,傅抱石以年画形式创作了《海陆空三军人民子弟兵》(又称《三星在户》),参加了南京市文联举办的“南京市第一届美术展览会”,可惜这幅作品已经不存,令我们无法真实了解到傅抱石当年的创作形态。此后的十年间,出于政治的需要,尽管时事宣传画十分盛行,美术界曾连续多年为宣传画的创作问题进行总结并展开讨论。然而,傅抱石缘于天生的秉性,几乎不为所动,仍以自己的方式从事绘画创作。或许因为真诚响应政治号召,抑或是出于真正的义愤填膺,傅抱石在1958年9月8日接连创作了三幅时事画,成了他一生中仅有的时事宣传画创作实例。虽然,他偶尔在春节时也作过若干颇具时代特征的通俗题材画,如《欣然弛彩笔,鼓劲迎新年》(图4)《春风杨柳万千条》等,但这些作品仍基本呈现出他的一贯作风,无法与前者相提并论。
欣然弛彩笔,鼓劲迎新年
比较而言,《区区美国舰队,算得什么东西》《望风而逃》《有眼不识泰山》等三幅时事画明显区别于傅抱石的习惯风格,尽管作品本身不甚完美,但其惨淡经营之心丝毫未损,成为1958年金门炮击这一历史事件真实的图像记录,不失为研究1950年代时事宣传画的宝贵资料。
责任编辑:钱雪儿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