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探访西康①|成都安仁镇:首任省主席与大地主的故乡

马特

2018-04-29 16:16  来源:澎湃新闻

四川西部的历史让我颇为兴奋。
1979年,费孝通提出了藏彝走廊的概念,主要指四川西部怒江、澜沧江和金沙江地区存在一条自然形成的横断山脉通道,连接起以藏族和彝族为主要族群的若干个民族,并在东部的汉文化与西部的藏文化之间形成交流和缓冲的过渡地带。
这种过渡地带的意识贯穿着川边地区的历史。1939年,西康省在西藏东部与四川西部之间建立,这种意识以行政建制的方式得以确定。西康省只存在了短短16年,但建省本身的博弈却前后持续半个多世纪。
历史上,西康省实际上的政府控制区和地图上的范围并不一致。地图上的西康省包括金沙江以东33县2设治局和金沙江以西13县,但西康政府实际能控制的只有金沙江东部地区,金沙江以西由西藏地方政府实际控制。双方在一系列冲突之后,默认了金沙江为康藏边界。
我此次不限于探访西康省时期的遗迹,而是该地区的近现代历史文化。探访路线从成都开始,由成都到阿坝和甘孜两个藏族地区(曾经的康属),再从甘孜向东到雅安(曾经的雅属),最后从雅安向南到凉山彝族地区(曾经的宁属),涵盖了西康省实际控制下的主要地区。
另外,这次探访,我跟随了八十年前孙明经的路线。他是一位摄影师和纪录片导演。1934年,南京金陵大学理学院院长、物理学家魏学仁和化学家潘澄候发起了一项电影教育计划。他们在美国留学期间了解到电影对教育的作用,打算应用到中国的教育实践中。这项计划的落实者就是刚刚毕业留校、23岁的孙明经。
1939年,孙明经加入中英庚款川康科学考察团,被允许使用庚款经费拍摄电影。他于1939年7月进入西康,进行地理人文考察,拍摄了8部影片。1944年,孙明经第二次进入西康,放映电影并进行爱国宣传展览。
我有一本孙明经1939年西康之行的老照片集,2003年出版。我沿途寻找老照片上的建筑遗迹,看看今天它们变成了什么样子。
成都安仁镇
这里旅游淡季非常萧条,冬季无论行车还是徒步都比较艰辛,风景也不好。我到达成都时,距农历新年只有一个月,离开时已是农历十二月二十九。但也避开游客潮,看到当地人真正的生活。
第一站是成都西边的大邑县安仁镇。这里是西康省第一任主席刘文辉的故居。这座公馆已经被改造成旅游景点,同样被改造为景点的,包括整个刘氏家族庄园,尤其是他的哥哥——中国最著名的地主刘文彩的庄园。在共和国早期的宣传中,人人皆知四川“恶霸”刘文彩。
从成都市区坐大巴到安仁镇,再坐电动车到刘氏庄园景区,这里如同中国绝大多数古镇一样,被设计成仿古风情街,两旁都是仿古建筑的餐馆和特产商店。整个庄园景区分成两部分,刘文辉的住宅在北边稍远的地方,其余刘氏家族的住宅在一起。
讲到中国地方军阀对当地的治理和建设,一般总是一部强权与热血交织的个人史,如山西的阎锡山、东北的张作霖、青海的马步芳等。但西康与刘文辉的关系并非如此,这位西康省主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政治斗争的失败者,他治理西康更像是一次流放。
刘氏庄园门口,最显眼的莫过于大门牌楼。清末民国时期,名门望族经常使用东西融合的建筑样式,并加上不同地方的风格。刘氏庄园正门格外高大,选用青黑色石条,配以红色彩绘,门廊上方有刻字雕花的石匾,周围的尖顶却不像哥特式那样生硬,反而带着中式装饰的曲线与雕饰。这样的建筑有三层含义,一层显示传统中国地主的财气,二层是地方士绅阶层的审美情趣,三层则是有一定政治影响力的家族往往与外国人有密切交际。
刘氏庄园的大门牌楼。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拍摄。
刘氏庄园建于清朝道光年间。其家族祖先在清朝初年从雅安名山搬到大邑县,与当地望族胡家联姻,从此定居下来。到了八世刘公赞时期,祖宅已扩建二十多间。之后由他的六个儿子分别继承,其中长子刘文渊的公馆包含了原本的祖宅。
在刘公赞的六个儿子中,比较有名的有三个:长子刘文渊从政,在家中地位如同族长,曾担任四川省咨议局议员、四川省高等审判厅厅长、大邑县参议会议长等职务,共和国建立后在四川省文史馆工作;五子刘文彩是中国最有名的地主之一,靠酿酒业起家,是几个兄弟中最富有的,1949年病逝;六子就是刘文辉,西康省主席,共和国建立后担任林业部部长,1976年去世。
此外,刘家还有一位有名的战争英雄,叫做刘湘。他是刘公赞哥哥的长子的长孙,辈分上算是刘文辉的侄子,但这位侄子比叔叔还要年长五岁。刘湘曾任国民革命军21军军长,与日军作战十分英勇,在抗日战争中率军队离开四川,最后病逝于武汉,被追授为一级上将。
然而正是这位刘湘,曾经与叔叔刘文辉争夺四川省的统治权。1931年,刘文辉购买的一笔军火被刘湘扣留,两人开始交恶。次年,两人兵戎相见。最终刘文辉失败,流亡到西康,也才有了后来的故事。而这次叔侄相争中,刘文彩坚定地站在刘文辉一边,与刘湘断了来往。而后,文辉文彩兄弟关系更加亲密,刘文辉的公馆就是刘文彩出资修建的。
而今人们意识到,曾经的地主恶霸,其实是大力投资公共事业的地方首善。刘文彩的故事也不断被重新讲述。剥削民众的豪强与造福一方的士绅未必不能是同一个人,这本就是中国传统地主阶层的两面形象。
刘氏庄园的地下室
距刘家祖宅稍远一些,就是刘文辉公馆。但刘文辉本人并没有在这座公馆里住过多久,公馆主要是用来显示身份。1949年前,刘文辉主要住在康定、雅安和成都。1949年之后,这座宅子就交给国家了。与祖宅和其他几个兄弟的公馆相比,刘文辉公馆更偏西式,正门是高大的巴洛克建筑样式。而且,其他公馆匾额上都是汉字,刘文辉公馆却写着汉藏双语,这大概是他作为地方长官管理汉藏边区的政治智慧。正门的匾额上,汉文写的是“进德修业”,藏文写的是“佛法无边”。刘文辉在主政期间,为了民族团结,极力拉拢藏族宗教人士,自己也至少要看上去虔诚信佛。
刘文辉公馆的正门
刘氏庄园中,大部分展品与家族相关,包括字画、瓷器、金器等。刘文辉公馆中也主要讲述他个人的事迹,以及刘家叔侄相争的故事,对西康省本身的政治文化历史涉及并不多。
从刘文辉这位第一任西康省主席的故乡出发,我开始探寻整个原西康省区域。接下来一站,是阿坝藏族自治州州府马尔康,朝西北方向,六个多小时车程。
责任编辑:冯婧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