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异次元

作家的诞生|叶非夜:理科生背景让我更能抓住故事的主线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2018-04-26 09:59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网路文学是中国特色的文化产品,20年来它不仅陪伴了一代人成长,更成为中国文化产业的一个重要内容资源,影响着影视、游戏、动漫等文化产业发展,早期的一些网文作家也已成为明星级写作者。随着网文产业的成熟,一代代写作者不断涌现,让我们看看这些年轻人如何成为网文作家,关注这些作家的诞生历程。
提起网文,大家总爱在其后面加上江湖二字。以网文头部平台阅文集团为例,注册网文作者已达近700万,作品总数1000余万部,每天都有体量极大的文字在其旗下起点中文网、云起书院、潇湘书院、红袖添香等网络文学网站刊发。
而云起书院白金作家叶非夜及其创作的言情网文是其中的代表,她的全部作品网络点击总量已超过100亿,被誉为当下网络文学“言情天后”。作品《那时喜欢你》曾创造单本作品电子日销24万元的业界纪录。“言情天后”的影响力不仅仅在网文领域:根据叶非夜的网文《国民老公带回家》原著改编的电视剧《国民老公》就创造了上映仅4小时点击量破1亿的纪录。
澎湃新闻记者与这位“言情天后”聊了聊,关于写作节奏、素材收集,以及网络文学这个元命题。
叶非夜
恣意的造梦者
澎湃新闻:作为一名网文作家,是一个造梦者还是时代的记录者,你怎么形容自己?
叶非夜:我跟读者聊天时说过,我就是一个编故事的,我就是想把我目前能想到的很好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如果将来有一天想不出来那就算了。我觉得每个人可能真的会有枯竭那一天,就像去年我写完《亿万星辰不及你》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写不出来东西,我就跟读者说我要去休息四个月,真的停了四个月没有写,什么都不去想,把整个周边的环境全都扔掉,等到我再回来想故事的时候我就觉得轻松很多,所以如果一直让我长时间泡在同样的环境里面,我觉得我也会(枯竭)。
澎湃新闻:你是学计算机的,你是如何开始写网文的?尤其以写言情为主。
叶非夜:我们班有一个男生是起点男频的,他每天上课在那儿写小说,我就会去问他,他告诉我他在写小说,我说我也要去写,我就去写了,结果到最后我一直在写,他不写了。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可能红了?
叶非夜:我其实一直没觉得我有特别火,我直到前两天,才发现好多人居然把我2011年、2012年QQ空间的“说说”都扒出来在聊,我当时心想我有那么火吗?为什么那么多年前的“说说”你们都会扒出来,因为那会儿年龄小有点中二脑残,我自己都看不下去那个时候发的东西。
澎湃新闻:现在你已经是一位成名的网文作家,到现在这个阶段,你的写作和生活节奏是怎么安排的?
叶非夜:最近基本上每天都睡到中午醒。其实定的闹铃今天11点20要醒的,但是早上的时候被人打了个电话搞得我两个小时没睡着,然后我10点回去躺下睡了一觉,睡到了12点。我现在晚上睡得特别晚,我以前尝试过下午或者上午去写稿子,但是我总觉得写稿子的状态特别不对劲,然后写出来的东西自己不满意。
澎湃新闻:会通宵写吗?
叶非夜:也不是要通宵,就会想着晚上去写,可能现在晚上8点写,有的时候写到12点也能写完,不卡的话,卡的话会写到2点来钟,但是你写完稿子你大脑运转完之后你会特别亢奋,其实你可能12点已经躺到床上,但是等你睡着的时候已经三四点了。
撕掉标签,向接地气的方向走
澎湃新闻:在你写作中,网文编辑扮演了什么角色?
叶非夜:我要是没事我从来不会去打扰编辑的,我有事都是这样的:比方说直接说我要发书,书名叫《时光和你都很美》,简介我写完了,人物名字、性格,以及开头几千字我全都写完了,然后我一个文件发到编辑邮箱。我直接跟他说,我已经把开头所有的东西都想好了,我发到你的邮箱里了,请你有时间看一下,看完之后你有什么东西跟我聊的我就回聊。我从来不会跟他废话,等到他处理完他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他就会来处理你的事情。
其实编辑不太会干涉作者的意见,但是如果你卡文的话,或者如果你的框架写得特别不好的话,编辑的意见你是可以听取的。因为阅文他们这个团队好多年了,他们最牛的地方是,他们的确手把手教一些作者写书,他们真的全程关注你。现在他们基本没那么多时间了,但对于一些新的作者,他觉得你很勤奋、有可塑性、会有成神的潜质的话,会下很大精力培养你。据我所知,有一些作者的新书的开头都是编辑指导修改的,作品的销售还在我们平台前十,但是你找编辑的时候真的不用说太多废话。
澎湃新闻:你平时都会看电视剧、刷一些视频来收集素材吗?
叶非夜:刷微博,看视频,我最近在追漫画,但是很少看电视剧。因为写故事写太久了,看前一眼的剧情,你就会知道后一眼演什么。当时他们都说《前任3》很好看的时候,我坐到电影院看到开头女主跟朋友说:我跟他之前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们俩分手了他就扮成齐天大圣喊一千句我爱你,我会狂吃芒果。我当时就说,你信不信大结局绝对是两个人一个在喊我爱你,一个是吃芒果。因为我们自己在写作的时候埋了太多这种类似的东西,所以你在看一些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很轻易能知道这个是伏笔。
澎湃新闻:抛开网文大的标签,你怎么去定义自己的作品?
叶非夜:早些年我会更偏向于当时比较流行的网文风格,但现在我可能就会更偏向于写一些大家更接受的东西,或者大家不怎么敢尝试的东西,比如说青春类的、校园类的,或者加一些别的元素。2015年底、2016年初的时候,我也会写一些现代玄幻、现代异能的东西,现在这本新书它就会加一点电竞的题材,给大家写一点新的东西,让大家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吧。
网文已经过了之前那种天马行空当道的时代,在逐渐向接地气的方向走。
抓着漏网之鱼评价网文整体是不准确的
澎湃新闻:你觉得网文好不好,最主要的标准是什么?
叶非夜:网文的文笔都比较通俗易懂,你如果单纯拼文风、文笔这种东西不太好拼,我觉得还是人设和故事性这两点比较重要。我发现很多人写小说,写着写着就散掉了,我可能因为本身是学理科的,从小数学特别好,我在写故事的时候会有一条主线定在那儿,我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跑偏的作者,我只会在这条主线上延伸支线。
澎湃新闻:你所听到的对于网络文学的评论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叶非夜:批判网络文学不健康、低俗,其实我倒觉得没有。就像阅文这边,有内容审查体制,还有人工机制。有极个别内容涉及了一些不好的,但我觉得是不能代表整个网络环境。
澎湃新闻:你也谈到你的读者群体年龄偏小,你在写作时会在内容上进行调整以适应阅读群体吗?
叶非夜:会的,我年龄小的时候不会想这么多,那会儿我自己本身才19岁、20岁,还会被外界很多东西去影响,肯定不会想自己有能力影响到别人,这几年我会比较注意。比方说写成熟男女故事的时候,你不可能不写到他们俩之间会有一些暧昧或者这种情节,我尽量不写,就是点到为止。
写校园的话我尽量将人设设置为男女主没有正在交往的男女朋友,就比较单纯和简单,会让自己回到一个上学时候的状态,很多不好的东西还是要注意一下,不会写那种霸道总裁文里黑帮老大什么的。
澎湃新闻:在你看来,网络文学与纯文学之间是否有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
叶非夜:其实也没有,我也看过很多传统文学作品,当然我去看的话更多想去看故事,网络文学也讲故事,大家都在讲故事,只是讲故事的方式不太一样。网络文学更偏向于用大众容易接受的形式,所以我个人觉得像《红楼梦》和现在的一些宅斗类小说,在某些方面是共通的。
至于对网文的评价,我觉得网络文学和纸质传统文学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是以出版的书面向大众,另一个是在网络上以数字形式传播。有很多人会抓着网络文学里相对于海量的东西中的一些漏网之鱼进行评价,这是不准确的。
责任编辑:石剑峰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评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