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人物

一桩疑因“粪坑”引发的命案:大连一家四口被杀案现场直击

澎湃新闻记者 龚佐

2018-04-19 18:06  来源:澎湃新闻

4月18日,大连市公安局普兰店分局发布悬赏公告:2018年4月17日17时许,普兰店区大谭镇赵屯村大崔屯发生一起特大刑事案件,经查明,51岁的崔某会有重大作案嫌疑。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18日下午从当地多位村民处了解到,有一家四口被杀,包括一对八十多岁的老夫妻和他们的两个儿子。被害人与嫌疑人是邻居。
当地警方确认,截至19日14时,嫌疑人尚未落网,警方正在严密搜捕中。
悬赏通告
杀人恫吓
大崔屯距离普兰店城区大约25公里,背靠大山。据村干部崔木生(化名)介绍,屯里有100多户,400多人,多数人都姓崔,本案的嫌疑人和被害人一家也姓崔。
屯子里是土路,村民们养牛养猪,门前堆着做饭烧炕要用的秸秆。
崔某会的家靠近屯里最东面,水泥平房,案发第二天大门紧闭。大门口距离屋门约七八十米,院子里停放着小型农用拖拉机。院子两侧是几间小平房,一部分用来养猪。
隔着宽两米多的胡同,就是被害人老两口和其二儿子的家。胡同纵向分两半,靠近崔某会家的一半被砌成大概二三十公分高的排水渠,用来排猪粪尿;靠近被害人一家的胡同里,杂草丛生,堆了些石头。
嫌疑人家门口的大粪坑和左上角挖的小粪坑。 澎湃新闻记者 龚佐 图
两家之间隔着胡同,胡同左半部分被砌成粪渠,粪水流到路上。澎湃新闻记者 龚佐 图

被害人为一家四口,紧邻崔某会住的老两口——87岁(以下没有特殊标注,都按当地习惯,以虚岁计算)的老翁,80岁的老妪,与老两口同住的其52岁的二儿子,还有房子紧邻老两口的其59岁大儿子。
村民王伟(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老两口的大儿子虽然房子在这里,几年前已搬到普兰店城里,这次回来是帮着父母种地。二儿子平时不常住本村,案发当天开车回来。
这台白色丰田车如今依然停在有宽敞院子的邻居家里,车体很新,轮子上系着红布。
被害二儿子的车停在邻居家院子里。澎湃新闻记者 龚佐 图
17日下午,二儿子把车停进领居杨林(化名)家后,进屋喝水。几分钟后,崔某会来杨林家找他,杀死他后逃走。
村民刘军(化名)称见过崔某会的一把杀猪刀。那是2017年春天,崔某会和妻子打架,说:“你看我杀不杀人”。事后,崔某会给刘军看过那把刀,大约三十公分长,崔某会对他说,谁和他不好他就要杀谁。
村民崔辉(化名)听说崔某会还扬言要杀自己,因为当年修水塘两人起过争执。不过几位村民都提到,崔某会一年到头多次嚷嚷着要杀人,也没看见他杀,跟谁打起来,就说我想杀你,当时看似认真,过了就过了。
没成想这次,他真杀了人。
突发命案
案发当日下午直到16时左右,崔某会还在屯里小卖部打扑克牌,随后回家。崔辉记得,当时自己和其他村民们就在小卖部旁的墙脚坐着聊天,其中包括崔某会的父母。不久崔某会骑摩托车来到父母跟前,看起来非常生气激动,眼瞪得很大。
崔辉看见,崔某会把家里钥匙给了父母,告诉他们:“我不想好了,你们权当白养我这么个儿,我不能养你们了,他们欺负我到头了,把石头扔到粪坑里。”转头他就骑摩托车就走了。
崔辉记得,崔某会母亲听到后要拽住儿子。没拽住,就去追。
村民们没有跟着去,崔辉寻思崔某会不能真杀。“要是寻思他真能杀了,咱们跟他去,肯定喊,(那样)他能杀一个,(也)不能杀那么些。(二儿子在)屋里听到喊声,都能防备了。”
崔辉介绍,崔某会骑着摩托车回家,父母追着去,六七百米的土路,等她追到儿子家,看到几个人都已经倒在路上了。他父母跑回屯头的墙角,告诉村民们儿子杀了几个人,邻居“欺亚”(方言,不好相处)处不来。
见过案发现场的村民王伟(化名)告诉澎湃新闻,17时左右,崔某会回家后先杀死了老夫妻两人和其大儿子,三个人倒在自家门口的大路上,遗体间隔两三米远。当时,夫妻俩的二儿子刚去领居杨林家里喝水,进门不到五分钟,崔某会就上门杀了他。
杨林家的儿媳妇和13岁的孙女也在案发现场,小女孩看到崔某会杀人后,怕他杀死自己母亲,求他:“大大(大伯),求你不要杀我妈。”崔某会回答:“不该喃妈事(不关你妈的事),我不杀她。”
孙女又跑到邻屋抱住爷爷,告诉他邻居大大(大伯)杀人了,说爷你别过去,别让人杀了。刚开始老爷子不信,他在西屋看电视没听见动静,等看到另一个刚放学回来的15岁孙女进门放声大哭,他才相信真杀人了。
新华社18日报道称,民警和“120”到达现场后,被害四人已无生命体征。普兰店公安分局、大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等部门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展侦破工作,犯罪嫌疑人已被锁定,警方正在全力开展缉捕。
邻里积怨
村民们都知道两家平时有积怨,案发当天,崔某会认定邻居老汉一家把石头倒进了他家粪坑,怒火上头。
距离崔某会家门口对面大概10米,有一块约十几平米粪池,空地旁边崔某会挖了一个坑,准备等猪粪多了装到坑里。案发后,记者看到坑里有上百块大小不一的石头。
嫌疑人挖的粪坑里被扔进上百块大小不一的石头。 澎湃新闻记者 龚佐 图
粪水和粪坑是崔某会和邻居们常年起争执的理由。
崔某会养了不止十几头猪,院子墙外有四个排粪口,粪水沿着墙边胡同的排水道流到几户人家门前的路上。村民王伟(化名)告诉记者,多的时候,粪水会顺着道路流到几十米外的水塘,那是冬天一些村民洗衣的地方。
墙上有四个排粪口。澎湃新闻记者 龚佐 图
不仅被害者一家和崔某会吵,其他的邻居也和他吵,这也是案发当时另一户邻居的小女儿恳求崔某会不要杀她妈妈的原因,她母亲平时也和崔某会吵架。
被害人一家和崔某会家相隔胡同,村里人介绍,两家此前为争胡同的地盘一直闹别扭。屯里修好的水塘附近有些空地,村民崔辉称,邻居几家也为了各家所占空地的边界闹矛盾。
案发之后
几位村民告诉记者,近几年间,不止一次听崔某会说过他要杀人,提及的对象除了这次被害的一家人,还有和他起过争执的村民。
2016年屯里为了灌溉农田,修建水塘。修建水塘期间,崔某会因为用车问题和村民崔辉(化名)大吵起来,“你就是老了,要不我就弄死你”,崔辉不退步,“我就是老了,不老你叫我驴曹得俩(方言,大意是,想弄倒我至少也要两个人),别看我老,咱俩试试”,崔某会转身回家拿了一把刀,包在衣服里,“又要杀那个司机又要杀我”,崔辉告诉澎湃新闻,“让他老婆和大家伙把刀夺下来了”。
事发后,村民们聚集在屯里小卖部旁的墙边,议论起来说,如果他老婆那天在家,崔某会或许杀不成人。几个村民说,崔某会怕老婆,他老婆是山东人,去年在外面打工,今年正月回来不干了,生病要做手术。案发当天,正赶上他老婆回山东老家给过世的母亲“烧十周年”。儿子在外地读高中,大女儿也在外地,家里只有崔某会自己。
崔某会平时除了养猪、干点农活外,有空也到屯里小卖店打扑克。老板介绍他打牌不耍赖,大家都挺愿意和他玩。平时来店里买烟买饮料,要是没带钱,笑呵呵跟老板说,叔,没拿钱,明儿再给你。崔某会不太喝酒,有时喝半瓶啤酒。
村里人觉得他一年能“犯几次彪”,“和人吵架就要耍彪,生气得抗不了(受不了),觉得不能活了,嚷嚷要杀人”,没人当真。村里人介绍他弟兄四个,他拔尖。
案发后,警方包围了屯子,在周边地毯式搜查。18日夜里,山顶之上挂着一弯新月,当地的气温为10摄氏度左右。
崔某会和邻居家都锁了大门,不少邻居躲走了,几间房子空荡荡立在村子东头,门前残留着血迹。
嫌疑人家的水泥平房(左)和被害人家稍矮的绿门房子(右)。 澎湃新闻记者 龚佐 图
责任编辑:黄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