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思想湃

朱敬一:南门字体是我身体的自带系统

刘玉侠

2018-04-19 10:20 

某一天在街角,出现了一个穿着破旧、头发蓬乱的“乞丐”正在向人们乞讨。他就是乔装打扮后的朱敬一。关于做一天乞丐的体验,用他的话说,“这个活动对我最大的触动就是:从不同的角度去观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给你展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并不是每个人都敢去做这类尝试,而朱敬一就是这么一个洒脱随性的人,人如其字。
4月12日,他在思想湃做了一场关于“奇葩而自洽”的主题讲座,分享了艺术家眼中不一样的世界,以及这个艺术世界带给他带来的体验。
冲突
朱敬一出生于江苏江阴,父母都是医生,家族里并没有艺术家。还是孩童的他,面临过几乎每一个孩子都被问到过的问题:你的理想是什么?朱敬一想了想说:“我要做当地最威风的大官”。长辈忽悠他说“南门大人”是当地看大门的大官,于是就有了“南门大人”这个有趣的名称。而这一句儿时的玩笑话在多年后成了真,朱敬一创立了具有自己符号特征的“南门精舍”工作室。从小到大他展现出了对绘画的浓厚兴趣,后来在母亲的鼓励下,他试着系统性的学习,并顺利考取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勤奋加好学,让他在大学期间积累了深厚的艺术底蕴。
1998年,大学毕业,他选择了在无锡的一所高校任教。此时正逢互联网兴起,他成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网民,这为他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对于接受中国传统美学教育的他来说,对于笔画、章法乃至空间、留白都有严格要求。但是透过互联网让他见到了一种颠覆于以往的艺术表现形式,其中,威廉·德·库宁对他的冲击最大。作为抽象表现主义的灵魂人物之一,德库宁的独创性在于他的笔触迅疾、粗重、猛烈、纵横交错,色彩肆意挥洒,没有明晰的界限和秩序。他说,“这种艺术表现形式对于传统的温文儒雅的艺术家很有冲击”。
“这就像一颗种子一样,这种画派里所蕴含的那种澎湃的生命活力影响着我后来的所有画作”。他说。包括以后的“妖野荒踪”、“立体的墨”等,这些系列的艺术作品都受其影响。
2005年,他离开无锡,怀揣着艺术梦想的种子来到上海,努力让其在这个开放、包容的生态圈里开花结果。
裂变
来到上海以后,快节奏、开放、多元、进取的城市气质很能感染人,有时候,它会像一个马鞭一样催促着人们;而对于艺术家来说,这也像一包催熟剂,催促着一个艺术家的精神成果快点瓜熟蒂落,而这给朱敬一带来的是更多的“精神焦虑”。他也曾一度成为了一个不知为何奋斗的“奋斗者”。
在这种莫名的精神焦虑感染下,他先是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好学的人,去看国外艺术家的作品,去博物馆,去深刻地了解梵高和毕加索。“我觉得我那个时候,一直是一个被打了鸡血的人,只要一天不读书,就会觉得有空虚、焦虑。”他说道。
从自己擅长的国画到装置艺术,做了诸多迎合市场的尝试之后,并没有得到预期反馈,这让他开始思考:“所谓的奋斗,到底要奋斗成什么样子?”他给自己的答案是:我们往往为了一个虚设的远大目标,盲目努力,觉得可以为艺术献身一切,但是如果你都没有好好为自己去活过,那你还做什么艺术呢?于是他给了自己一个奋斗的心理标准,那就是:最简单、最直接、最愉悦。
之前以“奋斗”为名义创作的作品,包括绘画、雕塑、油画等都没有获得普遍认可,直到有一天他自己的“南门字体”自成一派,突然顿悟:自己不懂章法或许是因为自带系统,born with this。“因为写书法特别简单,一张纸一支笔,随意书写,很放松。那个时候,我获得的愉悦感特别强烈、特别简单”,他说。
在各大网络社交平台朱敬一的书法被大量转发。看着那一张张“心灵硫酸”,你的心也许会被小小地挠一下。“不听老人言开心好几年”、“一瘦解千愁”、“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等等,因为这些都是90后“小却丧”心态的字面表现,特别能扎到人们的心窝窝里,引起一共鸣,会心一笑。
于是,因为那些调皮文字而路转粉的人渐渐发现,这个名叫朱敬一的艺术家开始变得越来越为人们熟悉,特别是和诸多品牌合作之后,他的知名度迅速提升。
感知
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以后,朱敬一并没闲着。对于商业和艺术的界限,他并没有做明确的区隔,而是更多的将自己所谓的“艺术家”称号变成一种职业。努力做好这个职业本分的工作。
中国的传统文人在谈及画作价钱的时候,都要用“润格”代替“价格”以示尊重。但是他觉得金钱是一种非常聪明的东西,它的流动是一种能量的聚散。站在台上演讲的朱敬一,字如其人,像他写的书法一样十分松弛,调侃自己也很自得。
而在讲座的最后,他也谈及了自己取得今天成绩的一些秘密武器:感知自己的身体。“当你安静下来,身体放松的时候,你去寻找身体内的那个答案,身体一定会给你回答,而且你很清晰地知道那个答案,只不过我们的头脑被太多的信息给塞住了之后,我们无法感受到我们身体里面给出的信息和答案”。
为了验证自己的这一观点,他曾做过实验,并将这套理论称之为“盲画法”。具体是教人只看着被描绘的对象,不看自己的手,然后让手在纸上游动作画。“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效果很好。这个完全是教大家怎么用身体去感知绘画,不是教大家技法”,他说。过三个小时训练之后,很多人能画得非常像,就很像毕加索达利这样的画,很有感觉。“所以说我一直相信,很多东西老天已经给了我们,在我们的DNA里面,但是我们认为自己没有,会到外面去求答案,去看很多很多书,去听各种各样长辈的教导,去问朋友的意见,你自己没有意见吗?你有一具进化了二十几万年的身体,它会给你意见”。
对话朱敬一:
Q1:您认为您更成功的地方是在于艺术本身,还是艺术创造的商业价值?
A:其实艺术品它本身就是一个特殊的商品,它是一个定制型的特殊商品。不要把艺术的东西看得过于阳春白雪,而把这两样东西截然分开。我觉得它们是天然混在一起的。
Q2:关于今天的主题之一:奇葩,现在我们有很多90后,00后,都特别喜欢把自己定义成奇葩,您对这样的社会现象有什么看法?
A:你说现在很多年轻人觉得自己很奇葩,然后标新立异,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件好事。一个有趣的社会它一定是多元的。它充满着各种可能性。但是你会发现所有的标新立异都有标签,并不是真正的标新立异。
Q3:梦想和现实怎么调和?
A:做你喜欢的事情,如果说你做这件事情,永远也没有人知道,也不能赚钱,你还会坚持喜欢它吗?如果说你真的就是愿意这样,那我告诉你,你就去做它,而且你只要坚持做下去,什么东西都会来的。
Q4:您觉得成功的经历可以复制吗?
A:别人的成功经验永远不可能复制。我觉得其实每一个人在他那个时代,给他赋予的环境和经历都是不一样的,我那个时代可能靠着微博火起来的,现在可能又要靠抖音了。
Q5:您提到人一定要有一个笃定的内核,可以分享一下您的内核是什么吗?
A:我原来一直以为内核是所谓岿然不动,就是说你有一个很好的外壳,风雨不进,刀枪不入,但是我后来发现不对,理解错了,这个内核是一个管道,你的这个管道很通透,很通畅,有很多东西可以通过你的管道,进入你的身体而出来。
Q6:您是怎么让整个人放松下来,感知到那种通灵的感觉?
A:Let it be,技巧方法这些东西,AI都知道,它很快就会用得比你好,绘画现在已变成一件没有用的东西了,它反过来是你去舒缓自己的一种方式,是救赎自己的一种方式。当你把这件东西拿回来给自己看的时候,反而能发散出非常大的光芒。
责任编辑:毛玮静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