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295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2018-04-20
  • 12:16

    高大伦:探索展览与文物保护新方法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告诉记者,文物展示于4月18号开始,区别于在博物馆进行固定场所展示的传统,此次展示也在探索新的方式。高大伦期待能够有一个发行座谈会进行展览。他期待在经过初步整理、研究、保护的前提下,经过科学的论证,找到合适的场所进行保护性展览。针对记者提出的博物馆建设所处阶段问题,高大伦列举了兵马俑等就地建立博物馆的案例,社会各界也希望能够对文物进行最大限度的保护。他说,“希望能够进行最大限度的利用,让这批文物活过来,探索文物保护新路子”。
  • 11:53

    刘志岩通报考古情况:此次出土最主要的成果是明代蜀王金宝
    4月20日,江口明末战场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刘志岩对2017—2018年度考古工作和重大成果进行情况通报。
    江口明末战场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刘志岩向大家汇报了此次考古情况。本次发掘区域在上一年度两侧,向外延伸300米。发掘的工作时间是87天,面积为1万平方米,出水1万两千多件文物 。此次出土最主要的成果是明代蜀王金宝。
  • 11:39

    专家释疑“张献忠沉银”来龙去脉
    观众在参观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视觉中国 图
    1、银子从哪里来?
    中国明史学会会长商传:“传说张献忠在川掠夺过甚,凡民间有藏银一两者,全家杀殁,因此积累了大批财物,这一说法有言过其实之处。张献忠所得财物,多出于官库或藩王富户之家。张献忠破成都,官库所存不下50万两,而蜀王府所藏亦当以数十万计,这些当为张献忠财富的主要来源,绝非民间一二两收刮所得。”
    提到张献忠的财宝,不少人会想到蜀王府。其实,张献忠攻陷的明藩王府除了蜀王府,还有楚王府、襄王府。1641年,张献忠破襄阳,杀襄王;1643年,张献忠攻破武昌,将楚王朱华奎投入江中溺死。中国社科院历史所明史研究室副主任陈时龙参观出水文物后表示,此次出水的金、银册较多,其中有楚王妃的金册,还有楚王朱华奎弟弟朱华壁的镶金银册。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何孝荣认为,此次出水银锭中所刻各地官府名字,勾勒出张献忠的行军路线,也证明这些官库所藏是其粮饷的主要来源。
    2、为什么银子如此多?
    对于张献忠的江口沉银,在当年张献忠与杨展江口大战之后,杨展曾派兵打捞过,清朝中期四川巡抚也曾派人打捞过。此次在短时间内就在江口沉银遗址打捞出上百枚五十两的银锭,随着考古发掘的继续,银子数量还会增加。为何张献忠会有这么多银子?与会的很多专家都提出,明朝后期“白银货币化”,晚明官府收税征收白银,是张献忠随军携带大量银子的主要原因。
    商传认为,这批沉银是张献忠义军的辎重银。据记载,张献忠每日每人发放军事粮饷一钱,十人即一两,十万人即万两,数十万众则日需数万两之多。相比之下,如今发掘出来的白银数量微不足道。
    3、这么多银子做啥用?
    多位专家都认为,张献忠随军携带大量金银财宝,是作为军费使用的,尤其是张献忠江口沉银以后屡战屡败,更能说明这一问题。但是,张献忠似乎并没有花大把银子购买先进武器。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赵世瑜提出,从出水文物来看,目前只发现了冷兵器遗存,张献忠船上并没有装备火器。而火器在明末清初已经被大规模使用,这为探寻张献忠败亡原因提供了更多的认知。
  • 10:48

    火铳等火器佐证明末战场遗址为真
    2018年4月18日,成都,2017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出炉,江口沉银遗址上榜。视觉中国 图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众考古中心主任李飞介绍,在二期中发现的火铳等火器,佐证了此处是文献中所描述的明末战场遗址。二期发掘主要是对一期的补充,但是最新的发掘面积较于第一期来说相对减少。
  • 10:25

    四川江口沉银遗址现场,大批文物出土面世
    4月20日,澎湃新闻记者位于四川眉山市江口沉银遗址现场,参与发掘考古工作人员正向记者展示出土的文物。
  • 10:10

    江口沉银遗址:考古为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不是传说
    文物出水现场。社科院考古所中国考古网 图
    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工作的开展,证实了彭山江口是张献忠大战失败后的沉银之地,以考古实物为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不是传说。遗址共出水各类文物三万余件,其中包括属于张献忠大西政权的金封册,“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和“大顺通宝”铜币等。此外还有属于明代藩王府的金银封册、金银印章等。从时代上看,从明代中期延续至明代晚期;从地域上看,这些文物的来源涵盖了明代的大半个中国。本次考古发掘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内水考古项目。围堰排水进行水下考古的工作方法,也开创性地为今后滩涂考古、浅水埋藏遗址的发掘提供了工作范式和借鉴经验。在专业性较强的考古工作中公开招募志愿者且全程参与考古发掘,真正做到了让公众了解考古、走进考古和享受考古。
  • 10:00

    360°全景|走进“江口沉银”遗址发掘现场,揭开百年谜团
    2017年1月开始的四川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在两个多月后取得重大进展:出水文物超过一万件,实证“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江口沉银遗址位于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的岷江河道内,近年来在当地工程建设中发现了大量文物,文物出水地点与文献记载张献忠“江口沉银”地点一致,出水文物中包括铭刻年号的金册、银锭及“西王赏功”金币、银币等。
  • 10:00

    江口沉银项目入选中国考古界“奥斯卡”
    2018年4月10日,眉山市彭山区江口沉银项目被评为2017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这一奖项被称为中国考古界“奥斯卡”。
    2016年,江口沉银水下考古项目获得国家文物局批准。
    截止2017年4月,发掘共出水各类文物30000余件,其中包括有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金册、银册、银锭以及戒指、耳环、发簪等文物。
    2016年12月15日,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视觉中国 图
    2016年12月15日,西王赏功金币。视觉中国 图
    江口沉银水下考古项目获得如此荣誉主要因为以下两点:
    一、发掘技术新
    为国内规模最大内水考古项目。本次考古发掘,系四川首次开展水下考古发掘项目,也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内水考古项目。发掘过程中创新工作理念,运用了大量的新方法和新技术。
    二、文物级别高
    就像打开一部明代百科全书。江口共出土文物3万余件,大致分为五类:抢劫明朝藩王的财物、州县官府的库银、民间百姓的金银财宝、张献忠自己铸造的货币、打仗用的兵器。
    经考证,这些文物的历史范围横跨明代中期至明代晚期,长达130年左右。所跨区域,北至河南,南至两广,西到四川,东到江西,其范围涵盖了明代大半个中国。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刘志岩介绍:“这批文物,实物确认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的同时,还犹如打开了一部了解明代历史的百科全书,必将推动明代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财政、生活史,尤其是四川明清史和移民史的研究。”
  • 09:29

    四川江口沉银二期发掘成果公布,大批文物重现天日
    江口水下考古印证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4月10日,新疆通天洞、四川沉银等列入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4月20日,四川江口沉银遗址2017-2018年度水下考古成果新闻通报会在四川举行,澎湃新闻带你一起揭开历史的神秘面纱。(导播:赵昀,编辑:石轶君、祝文博(实习),记者:邓雅菲、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