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能见度

院士建议停止发展燃气热电联产及三联供,煤电气电争议再起

卢彬 朱妍/中国能源报

2018-04-10 14:06 

“无论从能源安全、大气清洁,还是应对气候变化等角度,天然气都不是最终的解决途径。尤其对于北方供暖的热源方式来说,燃气热电联产和冷热电三联供既非高效,又增加电网峰谷变化,还占用了宝贵的天然气资源,各地应尽快停止发展。”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节能中心主任江亿在公开发言中如是说。
此观点一出,顿时在业内激起千层浪,再度引发了关于气、煤孰优孰劣的大讨论。
燃气热电联产项目的效率究竟如何?以热定电模式下,电网如何合理调峰?北方地区真的不宜大力发展天然气吗?围绕上述问题,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主要观点:
中国工程院院士江亿
燃气热电联产和冷热电三联供既非高效,又增加电网峰谷变化,还占用了宝贵的天然气资源,各地应尽快停止发展。
中电联专职副理事长王志轩
宏观与微观的判断不能相互混淆,不能因为具体某个项目的情况去说煤电、气电行业哪个更好,关键看项目、政策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
天然气更像是巴黎香水,宝贵的能源应用在合适的地方。如用在靓女靓男身上,就比抹在老头老太太脸上更合适。
效率之争 不可一概而论
在江亿看来,燃气热电联产的总体效率目前仍不及燃煤。前者的发电效率可达55%以上,但燃气蒸汽联合循环过量空气系数大于燃煤,所产生的烟气量约为燃煤机组的2.5倍,由此损耗了大量热能,整体效率不足80%。而燃煤热机组的发电效率以35%计算,通过供热改造综合利用余热供暖,整体效率可达85%以上。“天然气作为优质能源,一定程度上决定其先天高效,而非热电联产提高了效率。”
与此同时,因供冷是把低温中的热量排至高温当中,需依靠抽蒸汽做功,热-冷效率约为1:1.2,即1份热可转化1.2份冷。如用同样的蒸汽送入低压缸发电,效率约为25%。按照1份电产生6份冷计算,热-冷效率可达1:1.5,高于直接冷热电三联供。
对于上述说法,山东某电厂相关负责人并不完全赞同。“烟气量过大的确是当前燃气热电联产机组的制约,但就具体项目来看,综合效率也有望突破80%以上。”据介绍,该公司计划投产的燃气热电联产项目,设计发电能力接近60%,可研显示综合效率为81%-82%。“此外,每年供暖只有4个月左右,但燃气机组不只在供暖季运行。从全年效率来看,必然优于于燃煤机组。”
“从已投运的冷热电三联供项目看,具有制冷需求者偏商业用户居多。在冷用量足够大的情况下,同样可用余热制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举例称:“如上海迪士尼乐园就是应用天然气分布式冷热电联供技术,满足冷、热、电、生活热水、压缩空气等多种需要,能源综合利用率超85%。”
“像北京、上海等地区,没有条件建设大规模燃煤电厂,小型的分布式燃机在解决这些地区综合用能需求方面优势非常明显。”某分布式燃气热电联产项目负责人也称。
“讨论效率问题,除设计数值外,还要看系统设计、运行管理等水平。”中国城市燃气协会分布式能源专委会主任徐晓东指出,理论效率想要落实,需综合考虑热电联产项目与用户、电网等多方面协调,“燃煤机组灵活性不如燃气机组,负荷水平整体不高时效率自然会受到影响,不能一概而论。”
孰优孰劣  关键看怎么比
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在技术层面的看法虽不一致,但均从不同角度表达了“燃煤、燃气各有优势,不能简单评定谁更优秀”的观点。
“吃‘细粮’的不应和吃‘粗粮’的去比效率。”江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天然气作为宝贵的资源,应在调峰等方面发挥优势,这也是他不建议大规模发展燃气热电联产的原因,“燃气机组灵活性本身很高,热电联产反而限制了其调节能力。”
这一说法,得到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的同意。“以煤为主是符合我国资源禀赋,且不可改变的事实。相比而言,天然气更像是巴黎香水,宝贵的能源应用在合适的地方。如用在靓女靓男身上,就比抹在老头老太太脸上更合适。”
“通过做好系统设计,热电冷联供在灵活性方面的问题基本可以得到解决。”而徐晓东表示,“了解好能源用户的需求情况,分布式项目完全可针对性进行设计统筹,这正是‘分布式’的优势体现。”
郭焦锋则称,煤炭的节能减排、污染治理等成本高于天然气,将这部分外部成本内部化后,燃煤的成本优势实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明显。“传统观念认为我国天然气资源匮乏,而无论从世界范围还是我国范围来看,非常规天然气资源量都是已探明储量的数倍,只是缺乏勘探、开采方面的投入。”
“具体到某个项目,企业在经济性方面一定会做系统考量。”中电联专职副理事长王志轩指出,在满足环保、电网、政策等约束的前提下,经济性的判断也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输气管道、气源气价等情况,都影响着燃机项目的成本和收益。经济性上,煤电、气电项目也没有绝对的优劣之分。”
除具体项目需要根据一系列指标具体分析外,王志轩认为,宏观层面上,也需要根据明确的目标指向,来选择合适的项目。“宏观与微观的判断不能相互混淆,不能因为具体某个项目的情况去说煤电、气电行业哪个更好,关键看项目、政策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他指出,燃煤发电与燃气发电在成本、功能等各方面均存在差异,选择发展时需要科学的评价标准进行判断,“2017年中央经济会议工作会议指出,要加快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在燃煤和燃气的选择上,首先要明确目标,然后建立一套指标去进行评价。”
(原标题:院士建议停止发展燃气热电联产及冷热电三联供——煤电、气电优劣争议再起)
责任编辑:杨漾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