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人物

湖南洞口少女杀父案调查

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实习生 周铭洁 徐帆

2018-03-28 21:10  来源:澎湃新闻

3月18日下午两三点,湖南省邵阳市洞口县某小区还是和往常一样,街坊邻居吃过饭开始在楼下搭起桌子玩起了桥牌,抱着孩子的妇女在一旁围观、闲聊。远处一间车库里,几位老先生在一张象棋桌上摆开了棋阵。
47岁的初中老师罗中光(化名)也经常来这里下棋,但这天下午他匆匆回到家,几个小时后,他的遗体从家里被抬了出来。从小区楼里出来的,还有他15岁的女儿罗珊(化名)和妻子曾华春(化名)。一位邻居看到,戴着手铐的罗珊在走上警车时浑身发抖。
命案
3月18日下午2点51分,罗中光的电话响了。
电话那头是一位姓雷的培训机构负责人,罗中光正值高一的女儿罗珊不久前在雷老师那里报了数理化三个班,3月17日周六第一天开班。18日上午,罗珊原本要上物理和化学两门课,物理课结束后她向雷老师提出,“我的化学成绩还不错,能不能不上化学?”雷老师同意了,随后罗珊就离开了补习班。
等到下午的数学课开始,雷老师发现罗珊迟迟没来,他便打了个电话给罗中光。罗中光得知后回家查看,罗珊随后也回到家。
罗珊所在课外补习班的课程安排表

据案发时在场的罗中光母亲介绍,孙女回来后,儿子便开始质问她为何没去上课,罗珊随口说去别的地方读书了,罗中光认为其撒谎,于是父女之间开始了争吵,随后升级到肢体冲突,“(罗中光)先骂她,再打她屁股,我不准儿子打她的头。”罗母说。
一见到罗中光动了手,妻子曾华春便上前制止,此时罗中光的脾气也上来了,夫妻之间开始了争吵。
随后三人前后脚进到卧室,留下罗母抱着刚出生40多天的孙子在房门外。罗母说,她不知道三人进入到卧室后发生了什么,既没有听见打斗声也听不到呼喊声。过了一会她进到卧室,看到儿子斜躺在床上,背上已有血迹。
见此情景,她对儿子说,“中光你身上全是血,快去医院吧。”而这时罗珊和母亲两人蜷缩在床头,罗珊手上拿着一把水果刀。
罗母回忆,此时坐在床上的罗珊拿刀指着她说,“我把我爸杀了,我也要把你杀了。”罗母问道,“罗珊你把爸爸杀了?”接着她看到,孙女坐在床上一边拍手一边哈哈哈大笑三声,“杀得好、杀得好。”
在这个过程中,罗中光缓缓起身,一言不发,踉跄地走到门口,打开防盗门后倒在了楼道里。
罗中光的家 文中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拍摄

“华春啊,中光死了,你快去救救他啊!”在见到儿子倒下后,罗母慌乱中对儿媳说。曾华春是一位内科医生,她起身去门口,一边喊着“中光你起来”,一边试图把他扶起。但此时罗中光已经没了动静,罗珊拨打了120急救电话,救护车赶到时罗中光已经死亡。随后罗中光的表嫂从20多公里外的农村老家赶到现场并报警,罗珊被警方带走。
3月19日凌晨,洞口县公安局在微博上发布了官方通报。通报称,犯罪嫌疑人罗珊因周末校外补课与父亲罗中光发生争执,遭到罗中光打骂,随后罗中光因子女教育问题殴打妻子曾华春,罗珊见状情绪失控,持家中水果刀将罗中光刺伤,罗中光抢救无效死亡。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致命水果刀
18日下午从4点32分开始,罗母不停地给女儿罗中燕(化名)打电话,但女儿一直没接到。等得知消息后,罗中燕怎么也不相信,侄女会杀害自己的父亲。她随即从山东赶回湖南。
案发后第二天,罗中光的父亲罗正(化名)与家里人租了辆车赶到殡仪馆,这位74岁的老人见到了儿子的遗体。
罗正回忆,在场的法医称,罗中光身中八刀,但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警方证实。洞口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相关人员称,不方便透露有关案件的更多信息。
罗中燕说,当时哥哥的额头都是淤青,手上有牙印,右脚上的袜子已经磨破了后跟。
3月20日上午,罗中燕在一家宾馆见到了嫂子曾华春。罗中燕说,曾华春的腿上也被砍了一刀,刚从医院换药回来,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澎湃新闻记者就罗母与罗中燕所说情况向曾华春及其家人进行核实,均遭到拒绝。而网上流传的一份落款为洞口县教育科技局、题为《关于洞口县积极稳妥处理一起伤害致人死亡案件的报告》的文件,对现场进行了细致的描述。
“据罗珊在公安机关自述称,她先是想拿凳子去帮母亲,但又一想父亲身材那么大可能制服不了,一眼瞅见客厅隔断上有把水果刀,就把刀揣进口袋里,正好罗珊母亲挣脱了其父亲的手打开了卧室门想跑出来,却又被罗中光拉回房间。”
“罗珊与其奶奶进入卧室后,见两人仍在厮打,此时的罗中光正将妻子曾华春按在了床上,罗珊见状拿出水果刀敲击父亲罗中光的头部,水果刀先是连着鞘子的,敲了几下后鞘子脱落露出了刀锋,罗珊便持刀戳罗中光背部,戳了几下后可能罗中光感觉到了疼痛,放开妻子回过身来夺刀,手一扫将罗珊扫到了床上。此时罗珊也许吓坏了,仍持刀对着父亲罗中光乱舞,罗中光可能因为混乱中站立不稳,一下扑倒在罗珊身上,而刀尖正好插进了罗中光心脏部位。”
洞口县教育科技局一位尹姓工作人员表示,前述文件的确是由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起草,但只是草稿。
而上述文件描述的细节亦尚未获得警方证实。
村民们聚集在罗中光的老家
四口之家
40多天前,罗中光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罗珊多了一个弟弟。为了帮忙照顾孩子,罗母住到了儿子家。罗正曾经听老伴说过,有了第二个孩子后,罗珊曾在家里闹过,说爸爸生了弟弟就不爱她了。
曾华春的同事和邻居杨女士否认了这一说法,两人常一起上下班,聊天时提起,当初曾华春的另一个同事叶女士生了二胎,罗珊缠着她妈妈也想要一个弟弟,罗老师夫妻为了二胎还做了很多准备。
2002年,罗中光与曾华春经人介绍相识结婚;2003年5月,罗珊出生,父亲在洞口县某中学教书,母亲在医院工作,一家三口挤在罗中光所在学校的教职工宿舍里,近几年他们才在县城里买了新房,约160平方米。
罗征石回忆,罗珊“从小读书就很厉害”。2015年,罗中光被聘为一所中学教师,罗珊也在此上学。罗珊的一位初中同学说,罗珊经常考进年级前100名。
等到高中,罗珊不仅上了家边上的重点高中,还被分到了“火箭班”,即尖子生所在的班级。班主任邓老师说,她是一个听话的学生,学习努力,从来不惹麻烦。
同班同学小朱(化名)说,罗珊的梦想是考上北京大学,但在火箭班,她的成绩不如以前拔尖了,因此压力很大,“她最近很努力,有时候我在看小说,她会劝我别看了好好学习。”
在学校,罗珊是个内向的学生,她喜欢玩手游“荒野求生”和看动漫,经常在空间里分享一些游戏战绩和自己的“男神”。
小朱说,罗珊平时话不多,很少提及家里的事。罗中光也很少在学校提及女儿。
罗中光个头在170公分左右,体形微胖,头发灰中带白。在同事王老师的妻子印象里,他常年穿一条牛仔裤,裤脚都磨破了,卷了一层又一层。
同事王老师说,罗中光会把工资卡交给老婆,平时用钱会跟老婆要。“我们坐他车,有时候听到他跟老婆说,老婆今天我加油加了多少钱。”
王老师一家曾经和罗中光一家一起出去旅游,“只要一段时间没看到老婆和女儿,罗老师就会找她们,老婆、宝贝你们去哪里啦,不要走丢了。”而罗珊会嫌他啰嗦。
王老师的妻子也说,两家人一起出去玩时,罗中光总是在后备厢里装满了东西,到了目的地随时都有吃的。有次他还对罗珊说,“宝贝啊,你想吃什么,老爸今天口袋有钱。”
罗中光所在小区的街坊邻居们平时见到罗中光次数较多,见了面都是笑呵呵地打声招呼,与曾华春和罗珊则见得较少。
平日里罗中光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周末和别人下下棋,一位棋友形容他“脑子转得很快,但毛躁”。罗中光不打牌也不抽烟,有时间就在家里给学生补课。
潇潇(化名)就是在罗中光家里补过课的学生之一,她和罗珊同龄,也在一中上学。有次补课回家,潇潇跟父母说,自己挺羡慕罗珊,每次罗老师喊女儿吃饭,都是喊“宝宝吃饭了”。
家暴疑云
被父亲唤作“宝宝”的罗珊在最近一条QQ空间签名写道:“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还不是因为孤独。”
据罗母介绍,2018年春节前,罗珊偷了600元想要离家出走,但没走成;等到正月初十,罗珊离家出走了三天三夜,急得罗中光报了警。罗珊回来后就说自己去了洞口县以南35公里外的武冈县,也没说干嘛去了。
前述洞口县教育科技局的文件里记录了这一情况,“2018年春节前几天,罗中光以罗珊学习退步为由,对罗珊又进行了殴打,扯住罗珊头发往沙发上撞。正月初十,还是同样的理由同样的做法,罗珊一赌气离家出走三天。”
对此,罗母有不同说法,她表示儿子在学习方面的确对孙女管得比较严,但不会打女儿。罗家人说,罗珊有些叛逆,不服父亲管教。在罗中光家补课的潇潇也目睹过。
“有一次我在补课,中途休息,他(罗中光)就去房间看他女儿,然后看到她在玩手机。”罗中光发现后一把将手机夺过,罗珊就与他发生了争吵。罗珊往父亲身上扑想要夺回手机,“一边扑一边抓,把她爸爸手和脸都抓伤了”,潇潇说,随后罗中光把罗珊按在床上将其制服,两人在床上撕扯,罗老师当时也没打她。
街坊刘女士也曾经看到过,罗中光的脖子上有明显的抓痕,他们问是不是被老婆抓了,罗中光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杨女士和叶女士与曾华春是同事,也都住在同一个小区,挨得很近。由于医院距离县城20多公里,她们三人经常一起开车上下班。
杨女士的丈夫说,罗中光性格容易急躁,脾气很犟,每次教育女儿的时候都比较凶。他曾不止一次目睹过罗中光因为成绩问题批评女儿,“说的话都很刻薄,怎么难听怎么骂,比如‘你给别人擦屁股都不配’。”
他介绍,曾华春几个在医院的同事也都在同一个小区买了房,家里的孩子也在一中上学,互相会有比较,罗中光对女儿要求比较严格,不允许她玩手机。
曾华春为了这个问题也向杨女士诉过苦,觉得丈夫要求女儿非得考多少名有点过分。杨女士的丈夫遇到罗中光,也会劝他不要太过严格。罗中光嘴上说知道了,但回过头还是骂。
叶女士介绍,罗中光经常当着别的孩子的面批评女儿。女儿被骂急了也会还嘴,或者掉头就走。
除了罗珊的亲属,文件中还提到“班主任多次做过父女两人的思想工作,但一直收效甚微。” 就此,罗珊的班主任邓老师对澎湃新闻表示,自己曾经和罗中光通过电话,罗中光说,自己为了女儿的学习曾经打过她,他对女儿在学习方面比较严格。
事发后,曾华春在娘家人的陪同下住进了宾馆,她还要哺乳刚出生40多天的小儿子。罗家对门和楼上的邻居也已陆续搬走,楼道里到处有纸符和香炉。
罗中光任教中学的下课铃是一段语音,“下课了,老师您辛苦了”,如今罗中光再也听不到了。
每天晚上9点40分左右,是罗珊就读中学高一高二学生放学的时间。9点开始,校门外就聚集了卖小吃的推车和接孩子的家长。时间一到,穿着校服的学生涌出校门,三五成群有说有笑。或奔向家长,或直奔小吃摊。十几分钟后,校门口又恢复了宁静。
这曾经也是罗珊的日常,但现在一切都回不去了。(为保护受访人隐私,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罗珊家楼顶的自制秋千
责任编辑:彭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热门推荐